-秦洛則是坐在椅子上,衝著旁邊的侍者擺了擺手,要了一杯咖啡,慢條斯理的喝著。

魏老眼角的餘光看著秦洛的動作,心頭重重的冷哼一聲,心頭很是不舒服。

聖醫集團新產品配方幾乎是他一手研究出來的,如今卻被人亂改一通,待會他發現這張藥方有問題,他一定要讓秦洛好看。

魏老的心中充滿了輕視,打開A4紙,當看到第一個藥材的時候,心中的不滿之色越發的濃鬱起來。

這個藥材在中醫界簡直就是萬金油的藥材,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但偏偏卻能和其他藥材的藥性融合,完全不衝突,很多藥企都喜歡新增這個藥材,不為彆的,隻為這個藥材的名字看起來十分的高大上。

魏老強忍著心頭的怒火,耐著性子繼續往下看,可是當一個個藥材呈現在他的眼中的時候,他心中的輕視之色變得越來越少,臉色反而變得越來越凝重起來。

到了後麵,他的身體都控製不住的顫抖了起來,臉上浮現出難以置信之色,呼吸也變得急促無比。

“魏老,你怎麼了,你冇事吧!”陸芷夢被魏老的模樣嚇了一大跳,急忙說道。

魏老卻彷彿冇有聽到陸芷夢的話,眼神緊盯著配方,嘴裡發出喃喃自語的聲音:“不可思議,不可思議,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我怎麼會冇想到呢!原來這張藥方的問題出在這裡,原來如此,我懂了,我懂了......。”

“魏老,你在說什麼啊,這藥方到底行不行。”陸芷夢忍不住的推了推魏老,再次問道。

魏老這纔回過神來,他雙手拿著配方,就彷彿拿著稀世珍寶一般,一臉激動的說道:“陸總,不好意思,我看得太入神了。這張藥方很不對勁,非常非常的不對勁......。”

冇有等魏老說完,陸芷夢身子一個踉蹌,險些暈倒過去,她強忍著內心的失落,開口說道:“魏老,你的意思是說,這......這個藥方冇有解決我們之前遇到的問題?”

“不,不是的。”

魏老看著陸芷夢的模樣,急忙搖了搖頭說道:“陸總,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是意思是這個藥方實在太完美了,他不僅完美的解決了我們遇到了問題,還將整個產品的藥效給提升了非常多。”

“如果說將我們之前的產品比作第一代產品,那麼這個配方就是第二代產品,它的藥效從理論上來說,比之第一代產品,至少要高出百分之二十到三十藥效。”

“還有更重要的一點是,這僅僅是我的一個猜測,如果在實驗室進行數據模擬的話,這個數據,可能會遠遠超過百分之三十,能夠達到百分之五十也不一定。”

魏老的這番話一出,陸芷夢隻感覺到大腦嗡的一聲,整個腦海一片空白,半天都回不過神來。

你彆看魏老說秦洛交給她的藥方,僅僅是在原來的藥方上麵,提升了百分之二十到三十的藥效,但是這個增長絕對是逆天的存在。

要知道聖醫集團為了研究這個配方,耗費了不知道多少的人力物力,還有時間才做到這一點的。

而秦洛拿到藥方纔多久,滿打滿算,估計也就不到兩天的時間。

短短不到兩天,這個藥方的藥效就足足提升了百分之二十到三十,甚至可能達到百分之五十,這是什麼概念?

這說明秦洛背後的那個高人,一個人就能吊打整個聖醫集團,以一己之力,兩三天就能打造出一個完全超越聖醫集團的大集團。

甚至可以創建出一個全九州大地,乃至全世界最頂級的藥企。

至於魏老會不會撒謊,陸芷夢壓根就冇有想過。

魏老是醫學界的泰山北鬥,和她爺爺也是老朋友,纔會加入到聖醫集團。

他根本不認識秦洛,根本不可能為秦洛撒謊。

換而言之,魏老說的話,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