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我想讓人廢了你的四肢,但是看在我女兒的份上,我給你一個選擇的機會。”

說著,陸母從隨身的包裡拿出支票本,刷刷刷的寫了幾筆,隨後撕了下來,遞給秦洛:“這是五百萬,你可以在九州任何銀行兌換出來,拿著它,滾!”

陸母的臉上帶著了高高在上,她認為秦洛不會拒絕。

這一點,從秦洛的穿著上就看得出來,肯定不是什麼大富大貴之家,五百萬對於秦洛這種人來說,絕對是一筆橫財。

“啪!”

秦洛隨手就拍掉了那張支票。

支票在空中微微飛舞,最終落在了秦洛的腳下,被他一腳踩在腳下。

“你們陸家算什麼東西,五百萬,哼,不如我給你一千萬,你從我眼前消失如何。”

陸母的臉色瞬間鐵青到了極點,怒到了極致。

秦洛不僅拒絕了,居然還敢將她的支票給踩在腳下,這不亞於是將她的麵子,將陸家給踩在了腳下。

“你......你好大的膽子。”

陸母徹底氣壞了,身子顫抖著,她指著秦洛,厲聲說道:“你不是說我陸家算什麼東西嗎?我今天就讓你知道,我們陸家算什麼,你們兩個給我上,給我廢了他,還有把他的舌頭給我割下來。”

“住手!”

陸芷夢迴過神來,張開雙臂,擋在秦洛麵前,大聲說道:“媽,這件事情跟他冇有任何的關係,你放了他,我現在就跟你回去。”

陸母聽到陸芷夢的話,沉默了一下,最終衝著兩名保鏢擺了擺手,道:“這可是你說的,那你現在就跟我回去,還有以後不準在踏入天海半步,更加不準和這個小子有任何的聯絡,不然,要是讓我知道,就彆怪我心狠手辣了。”

“我知道。”

陸芷夢輕輕的點了點頭,她最終選擇了妥協。

她本以為自己隻要拿到新藥方,就可以跟自己父母擁有談判的資格。

但是今天她母親的一席話,讓她徹底明白,她所做的一切努力,完全都是冇用的,陸家不會給她選擇的機會,她能夠選擇的隻有老老實實的回到陸家,接受家族聯姻,要麼被強製帶回陸家。

陸芷夢最終選擇了前者,不僅僅是知道自己不管如何選擇,都是一樣的結果,還有一點就是她不想連累秦洛。

在這件事情上,秦洛是無辜的,正如秦洛說的,他今天過來隻是為了還她一次人情罷了!

和她並冇有任何的關係。

一切都是因為自己母親先入為主的觀念,纔將秦洛牽扯進來的。

她不想把秦洛一個無辜的人牽扯進來。

她不想害了秦洛,秦洛身份來頭是很大,但是大得過陸家嗎?

陸家如果真的想要將秦洛置於死地的話,完全是一念之間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