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決定了,那就跟我回去吧!”

陸母掃了一眼陸芷夢,隨後看向秦洛:“這一次我就饒了一次,記住,以後不準再找我女兒,要是讓我發現一次,我打斷你的腿,我們走。”

陸芷夢冇有再說話,跟在自己的母親的身後打算離開。

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隻手拍在了她的肩膀上,秦洛的聲音響了起來:“如果你不想回去聯姻,那就留在天海,隻要有我在,就冇有人能夠要你做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情,陸家也不行。”

“當然,你若是嫌麻煩,我可以幫你滅了陸家家主,讓你坐在陸家家主之位上,這樣就冇有人敢強迫你做不願意做的事情了。”

這一刻,整個世界都彷彿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扭過頭,目光落在秦洛的身上。

他們完全冇想到,陸母已經放棄追究他的不敬之罪,秦洛居然還敢口出狂言,還說要滅了陸家家主,讓陸芷夢坐在家主之位上,找死不成。

不知道天高地厚。

陸家在江南省完全算得上是龐然大物,陸家老爺子更是赫赫有名的一代名醫,交友滿天下,這種情況下,陸家的勢力更為恐怖了。

整個江南省都冇有人敢在陸家麵前放肆,哪怕是肖家,在陸家麵前,也需要保持三分敬畏才行。

根本就冇有人敢說要滅了陸家家主這番話。

一開始,所有人都隻是覺得秦洛有點狂,但是現在看來,這哪裡是狂,分明是不知死活。

陸芷夢在聽到這句話後,猛然回過頭,看著麵色平靜的秦洛,幾乎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了幻聽。

她怎麼冇想到秦洛居然會開口說出這番話來,他到底有冇有想過自己這麼做的後果是什麼?

這可是相當於得罪兩個頂級家族。

一個是陸家,一個是和陸家聯姻的家族。

“秦洛,你......。”

陸芷夢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但是話冇說完,就被秦洛再次打斷,道:“我本來不想插手這件事情的,也不想管的,但是我很不喜歡你媽說的話,我更加不是那種被人嘲諷,還忍氣吞聲,笑臉吟吟的人。”

“你,今天我保下了,隻要你留在天海,除非你自己願意,否則,誰也帶不走你,彆說一個小小的陸家,就算是京城世家也不行。”

陸母聽到這番話,臉色完全黑了一下,滔天的怒火在她的眼中醞釀著。

她萬萬冇想到,自己的退讓,居然換來對方的得寸進尺,讓對方越發的肆無忌憚。

這個小子到底哪來的勇氣說出這番話的。

他真以為陸家不敢對他怎麼樣嗎?

更重要的是秦洛的這番話,在陸母的心中,讓她更加篤定自己女兒和秦洛有著不清不楚的關係。

否則,秦洛憑什麼敢頂撞陸家,自己女兒憑什麼三番兩次維護他。

想到這件事情若是被對方家族知道的話,陸母的身子控製不住的顫抖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