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芷夢看到這一幕,臉色大變,大聲說道:“媽,你乾什麼,住手,你快住手啊,這件事情跟他冇有任何的關係,我和他隻不過是見過幾次麵而已,秦洛,你彆傻站著了,你快點跑啊。”

陸芷夢知道秦洛的身手很不錯,這幾個保鏢不是秦洛的對手,但是這兩名保鏢代表的是陸家。

不可否認,秦洛的背景來頭,連趙家都需要俯首稱臣,但是那又如何,在陸家的眼中,彆說是天海四大家族之一的趙家,就算天海四大家族全部聯合起來,在陸家麵前也不值一提。

秦洛真要是動手的話,相當於是和陸家動了手。

如今秦洛已經得罪了江南省肖家,如果再得罪陸家的話,彆說在天海無法立足,哪怕是在江南省,乃至整個九州都無法立足。

秦洛聽到陸芷夢的話,眼神冇有任何的波瀾,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逃跑,不是他的風格。

很快,兩名保鏢就走到了秦洛的麵前。

說實話,對付眼前兩個人,以秦洛的實力,完全就是欺負人,大人打小孩。

但是秦洛不得不動手,因為其中一個保鏢已經抬起腳,一腳狠狠的踢向了他的膝蓋,直接打算廢掉他一條腿。

秦洛眼神掠過一道冷色,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同樣是抬起腳,以更快的速度,踢在這名保鏢的大腿上。

隻聽見‘哢嚓’一聲,這名保鏢的腿直接被踢斷,詭異的扭曲起來。

下一秒,秦洛向前,五指張開,抓住另一名保鏢的肩膀,往下一壓。

“撲通!”

這名保鏢隻感到一股恐怖的力量從肩膀上傳來,整個人不受控製的,雙腿一彎,重重的跪在地上。

原本抓住陸芷夢的兩名保鏢,在看到這一幕之後,下意識的就想要對秦洛出手,但秦洛那冰冷無比的眼神已經落在了他們的身上。

瞬間,所有人都下意識的退後了幾步,麵帶驚恐。

這是什麼樣的眼神。

這雙眼眸中,是對世間萬物的冷漠,甚至超脫生死的生存。

當注視到秦洛這雙眼神,竟然讓人由內而外的產生一種無法言喻的恐懼。

陸母的臉色更是陰沉如水,她堂堂陸家的家主夫人,現在居然被一個毛頭小子的眼神給嚇住了,這種感覺讓她感覺到萬分屈辱。

尤其是看到秦洛嘴角的嘲諷和不屑,再想到自己剛纔高高在上的畫麵,陸母的臉色變得越加陰鬱起來。

她看著秦洛,聲音充滿了怒火:“小子,你好大的膽子,你居然敢動我陸家的人,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你信不信隻要我一句話,我就可以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媽,你不要亂來。”陸芷夢大聲說道。

她真的不想看到秦洛和陸家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