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母身影僵在原地,半天回不過神來。

一直到保鏢叫了她好幾聲,陸母這才清醒過來,回想起秦洛那冰寒刺骨的話,她的臉上控製不住的浮現出震怒無比的神色。

讓陸家徹底從江南省除名?

好大的口氣?

他以為他是誰?

“夫人,那小子把小姐給帶走了,怎麼辦?我們要不要追上去。”一個保鏢對著陸母開口說道。

陸母冷冰冰的看了這保鏢一眼,寒聲說道:“追上去有用嗎?你們還嫌今天的臉丟的不夠嗎?”

“夫人息怒。”

幾名保鏢臉色大變,紛紛跪在了地上。

“起來吧!”

陸母冷眼掃過這幾名保鏢,回想起剛纔的一幕,低聲喃喃自語:“這個毛頭小子到底是什麼人,身上居然有這麼可怕的氣勢,他真的是一個無名小卒嗎?難道說他是某個大世家,或者某個隱世家族出來的人?”

陸母的腦海中閃過一個個的念頭,剛纔的秦洛給她一種極端恐怖的感覺,甚至那一瞬間,她幾乎都要跪在地上。

突然,陸母像是想到了什麼,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在電話接通後,直接說道:“幫我調查一個人,他叫秦洛,天海人,我要知道他所有的資料。”

......

廣場之上。

感受到周圍傳來的種種目光,陸芷夢終於回過神來了,連忙掙脫秦洛的手臂,俏臉上帶著一絲化不開的緋紅之色。

但不知為何,當甩掉秦洛的手臂後,她的心中又莫名的湧現出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失落之色。

“秦洛,你......你剛纔為什麼要那麼做,你應該知道,你現在已經得罪了肖家,如果在得罪陸家的話,你在江南省會寸步難行的。”

陸芷夢輕咬著紅唇,神色有些複雜的看著秦洛。

秦洛看了陸芷夢一眼,淡淡的說道:“你不用擔心我會給你帶來麻煩,這件事情我會處理好,而且,我對你母親說過的話,依舊有效,隻要你留在天海,冇有人能帶你的。”

陸芷夢在聽到秦洛的話,粉拳下意識的握緊,不會給她帶來麻煩?

這個傢夥到底什麼意思?

他把她陸芷夢當成了什麼人,那種忘恩負義的小人嗎?

“秦洛,我知道你的意思是什麼,但是我不會走的,這件事情是因我而起,我不會讓你一個人來麵對的,我會和你一起並肩作戰。”

陸芷夢那雙靈動的美眸看著秦洛,帶著一絲堅決。

“隨便你。”

秦洛聳了聳肩,對著陸芷夢說道:“要是冇其他的事,我就先走了,你隨意。”

話音落下,秦洛乾脆的轉身朝著自己停車的地方走了過去。

陸芷夢站在原地,咬著紅唇,使勁的跺了跺腳,她好歹是一個漂亮的大美女,雖然前幾次發生了不愉快的事情,但是不已經解釋清楚了嗎?

一個大男人要不要這麼的小心眼。

你不知道在這江南省,有多少男人想要留在她身邊,哪怕多一秒也願意。

“哼,等你被陸家人欺負的時候,你就知道陸家到底有多麼恐怖了。”

陸芷夢心頭冷哼一聲,她本來還想跟秦洛說說陸家到底有多麼恐怖的,他對著自己母親說出那麼一番狠話,陸家肯定會報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