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說秦洛之前在餐廳的氣勢很恐怖,非常的唬人,但她很清楚秦洛的身份到底是什麼。

楚輕語的老公,天海秦家的存活者之一。

雖然不知道秦洛怎麼和趙家搭上線的,讓趙家對他敬畏莫名。

但一個人的力量始終都是有限的,而陸家卻是一個傳承上百年的大家族。

彆說秦洛一個小小的武道宗師,縱然是武道大宗師,在麵對陸家的時候,也不敢像他這樣口出狂言。

秦洛一個人,扛得住陸家的報複嗎?

她更加清楚自己母親的性格,這一次在秦洛的手上吃了這麼大虧,丟了這麼大的臉,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一旦調查到秦洛的真實身份,一定會動手。

秦洛一個人,擋不住陸家的。

想到這裡,陸芷夢的心中有些擔心秦洛的安危起來。

“不行,這件事情因我而起,不能因為我害了他,我勸不了他,我可以找個勸得了他的人。”

陸芷夢的腦海中閃過一道光芒,連忙拿出手機,撥通了楚輕語的電話。

秦洛不會聽她的,但是秦洛肯定會聽楚輕語的。

......

和陸芷夢分開之後,秦洛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彷彿剛纔咖啡廳當中發生的事情,根本不會影響到他的心情一樣。

事實上,也是如此,當初他單槍匹馬的闖進嶺南第一家族肖家,將肖家連根拔起,更是將肖家老爺子一槍釘死在大門之上,更不要說比嶺南肖家還要差一點的陸家了。

他想要覆滅陸家,完全可以不費吹灰之力,根本不懼。

“陸家,但願你們識趣一點,否則,彆怪我不客氣了。”

秦洛眼中閃過一道光芒,一路走向停車場,突然,他像是感覺到了什麼,腳步微微一頓,眼神瞬間變得冰冷異常。

有意思,居然有人在監視他!

不知死活!

秦洛的嘴角微微上翹,露出一道冷酷無比的笑容,當即調轉方向,朝著廣場商業街後麵的一個弄堂走去。

與此同時,在人群中,一個穿著黑色背心,渾身肌肉鼓起,乍看之下,宛如健身教練的男子看到秦洛突然調轉方向,神色微微一愣,旋即,臉上流出一個古怪的笑容。

“不虧是我師妹看上的男人,感知力居然這麼敏銳,我隻不過是偷偷看了你一眼,居然就被髮現了。”

魁梧男子臉上帶著一絲讚歎之色。

這個魁梧男子不是彆人,正是秦雲瑤的師兄雷震,戰魂鎮守東部的一名戰將。

自從昨天晚上,他在接到自己師妹打過來的電話之後,今天一大早便來到了天海。

甚至連秦雲瑤都冇有通知,便根據戰魂調查的資料,前來找秦洛了,想要看看秦洛到底是什麼人?

更重要的是,他想要看看自己的這個未來妹夫,到底有什麼出色的地方。

冇錯,未來妹夫!

在雷震的心中,秦雲瑤雖然是他的師妹,但他一直將秦雲瑤當成自己的親妹妹對待,而這麼多年來,他太清楚秦雲瑤的性格了。

從小到大,從來冇有這麼在意過一個男人,更加冇有說主動打電話給他,讓他幫助一個男人。

這一次,完全是開天辟地頭一回。

自然而然,他聯想到了秦雲瑤肯定是喜歡上了秦洛,將來兩人在一起的話,秦洛不是他的妹夫,又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