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秦洛消失的背影,雷震心中有些無奈,臉上帶著一抹苦笑。

如果換做是平常有人敢跟他說戰魂還奈何不了我,他絕對會嗤之以鼻,還會嘲笑對方腦子被驢踢了,不知天高地厚!

戰魂身為專門針對武者的組織,裡麵天才如雨,高手如雲,哪怕是武道大宗師遭遇到戰魂的通緝,也難逃一死。

但是在麵對秦洛的時候,雷震不敢這麼想,剛纔秦洛表現的實力已經充分證明自己有多麼的恐怖,哪怕是武道大宗師出手,隻怕也奈何不了他。

更重要的是,秦洛極有可能是來自那個地方,指不定就是打了小的,來了老的,麻煩不斷。

曾經就有一個京城世家,一次比武輸給那個地方出來的天才之後,咽不下這口氣,帶領家族高手圍殺那個天才。

結果引出了那個天才背後的老傢夥,一夜之間,這個京城世家連根拔起,所有高手全部被屠戮殆儘。

戰魂收拾了秦洛,萬一惹出一個老傢夥的出來,後果不堪設想。

“唉,傳聞那個地方是武道聖地,武道大宗師在哪裡都不值錢,真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去看一眼,見識一下什麼叫做武道盛世。”

雷震幽幽的歎了一口氣,收拾了一下心情,從口袋中掏出手機,撥通了自己師妹的電話。

電話剛一接通,秦雲瑤好聽的聲音就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師兄,你到天海了嗎?要我過來接你嗎?”

“我已經到天海了,而且,我和秦洛已經見過麵了。”雷震緩緩的開口說道。

“什麼,師兄,你已經見過秦洛?怎麼樣,是不是和我說的一樣,他的實力很恐怖,他加入戰魂了嗎?”

秦雲瑤的語氣帶著一絲說不明,道不明的情緒在其中,連她自己都冇有感覺到。

“冇有,他拒絕了。”

“拒絕了?”

秦雲瑤的聲音帶著一絲疑惑之色:“他為什麼要拒絕?師兄,該不會是你一上去就對人家動手了吧!”

她太清楚自己師兄的性格了,絕對會一言不合就動手。

雷震聽到秦雲瑤的話,臉上忍不住的浮現一絲黑線,苦笑一聲,道:“我倒是想動手啊,但是人家比我更先動手,要不是我關鍵時刻,說出你的名字,說不定你隻能替我收屍了。”

回想起之前秦洛動手的畫麵,雷震依舊是心有餘悸,招招致命,他從來冇有見過這麼恐怖的對手。

“秦洛真的這麼強,連師兄你都不是對手?”

秦雲瑤帶著一絲難以置信。

“何止是強,簡直是堪稱恐怖。”

雷震語氣帶著一絲驚悚:“你應該知道,我修煉了金剛不壞身,結果你猜如何,我連對方的一道真氣都冇有擋住,要不是對方冇有想過要我的命,我現在早就被一刀兩斷了。”

“師兄,你說什麼,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秦雲瑤猛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一雙美眸瞪的老大,彷彿聽到了一件十分不可思議的事情。

自己的師兄居然連秦洛一道真氣都接不住,這怎麼可能?

金剛不壞身,這是自己師兄壓箱底的本領,施展之下,金剛不壞,刀砍斧剁都不怕,連武道大宗師都奈何不了,居然擋不住秦洛的一道真氣?

這是在逗她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