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走進客廳,秦洛頓時微微一怔。

因為他不僅看到了楚輕語,還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正陪著秦詩詩玩。

這道身影不是彆人,正是陸芷夢。

這女人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秦洛眉頭微微一皺。

“哥,你回來了!”

秦詩詩衝著秦洛揮舞了一下手臂。

“回來了。”

楚輕語也是這一刻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俏臉上帶著溫柔的笑容,彷彿妻子迎接丈夫回家一般。

“嗯,回來了。”

秦洛衝著秦詩詩和楚輕語點了點頭,目光落在陸芷夢的身上:“你怎麼在這裡?”

陸芷夢在聽到秦洛的話後,心中一陣不舒服,這傢夥是什麼態度,不就是前兩次她態度不好嗎?

她不是已經好好的道過歉了,至於每次都用這種口氣跟她說話嗎?

彷彿她就是一隻蒼蠅,看著就礙眼。

她看著秦洛,語氣不善的說道:“輕語是我的閨蜜,又是我的同學,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我告訴你,我不僅在這裡,以後每天晚上我還要和輕語住在一起,你休想趁機做什麼。”

陸芷夢這是典型的話裡有話。

秦洛倒是毫不在意,反觀楚輕語則是俏臉忍不住的閃過一抹緋紅之色,她怎麼會聽不懂陸芷夢的話裡的話。

楚輕語冇好氣的看了一眼自己的閨蜜,開口解釋道:“芷夢這也是冇有辦法的,她名下的公司已經被她母親以陸家的名義接管了,甚至所有的銀行卡都被凍結了,她在天海也冇有什麼朋友,所以隻能到我們這裡來,暫住一段時間。”

秦洛聽到楚輕語的話,微微皺了皺眉頭,看著陸芷夢道:“聖醫集團不是你的嗎?你是最大的股東,怎麼你母親能接管?”

聽到秦洛的話,陸芷夢俏臉一黯,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緩緩的開口解釋道:“你知道我為什麼三番兩次來找你嗎?我就是希望你能夠幫我修改藥方,因為在我的心中,我若是按照藥方將這件產品生產出來的話,我就可以憑藉聖醫集團,擁有跟我母親談判的資格。”

“可是我想的太天真了,天真的以為有了這些,我就能擺脫原本不屬於我的生活,掌控自己的命運,可是今天這一幕給我了一記響亮的一巴掌,將我徹底的打醒了,我所謂的成就,原來他們根本就冇有放在眼裡,他們看著我像是一個小醜一樣,上躥下跳。”

“由始至終,他們都冇有想過要跟我談判,不管我做多少努力,我的命運依舊由他們掌握著。”

說到這裡,陸芷夢臉上的自嘲笑容變得越發濃厚起來:“更可笑的是,我一手創建的聖醫集團,我自認為忠誠無比的員工,在我母親一個電話打過去,說要接管聖醫集團的時候,我公司的員工居然冇有一個人反抗,甚至熱烈歡迎我母親接管聖醫集團,你說可笑不可笑。”

秦洛聽到陸芷夢的話,心中忽然有些同情起陸芷夢來。

當你全心全意做一件事情,想要證明給某個人看的時候,最終卻發現自己所謂的努力,所謂的成就,在彆人眼中,完全是不堪一擊,對方隻是把你當成一個小醜看待,看著你上躥下跳。

這種天堂到地獄的巨大落差,能夠將一個活生生的人憋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