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天海越來越近了,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

秦洛心急如焚,他真的無法想象,向來活潑可愛,古靈精怪的妹妹怎麼會說出這麼絕望的話來,那個時候,她該有多害怕,多麼的無助,纔會哭成那樣......。

而且,他給未婚妻楚輕語打過電話,想要問問秦詩詩到底怎麼了,可他足足打了十幾通電話,楚輕語的電話始終都顯示無人接聽的狀態。

他又將電話打到楚輕語名下公司去,卻得知楚輕語竟然和一個富家公子喝咖啡去了。

這個回答,讓秦洛心中的怒火怎麼都無法控製的爆發出來。

楚輕語,是他這輩子最信任的一個女人,也是他唯一深愛的女人。

當初在秦家,楚輕語表現出對秦詩詩的嗬護,完全把她當做親生妹妹對待。

可現在,秦詩詩都絕望到想要自殺,楚輕語居然還有心思和彆的男人去喝咖啡。

置秦詩詩的生死不顧!

這麼一個蛇蠍心腸的女人,他居然還惦記了整整五年,還想回去娶她為妻。

這簡直就是一個天大的諷刺!

“楚輕語!”

秦洛握緊了拳頭,牙齒咬得咯咯作響。

“叮咚!”

突然,一條資訊發送過來。

秦洛收回思緒,第一時間打開簡訊,隻有短短一句話:“天海第一醫院,六樓,603病房。”

“去天海第一醫院!”

秦洛大吼一聲。

那直升機駕駛員冇有任何猶豫,立刻加大油門,轟鳴而過。

二十分鐘後,一架直升飛機直接停在天海第一醫院的天台。

秦洛的身影直接衝出直升機,連電梯都懶得按,沿著樓梯,快步衝到了六樓603號病房。

剛衝進去,卻發現病房裡麵壓根就冇有自己妹妹的身影。

他麵色一變,對著旁邊病床的人,急聲問道:“你好,請問603病床的病人去哪裡了?”

其中一個病人家屬瞥了秦洛一眼,道:“你說的是那個小女孩吧!剛纔她的護工把她推出去了,應該是去後花園了吧!”

說到這裡,這病人家屬還隨口說了一句:“這小丫頭還挺可憐的,攤上這麼一個護工,平常對她非打即罵,連吃的東西都是剩飯剩菜,這會兒把她帶到後花園去,肯定是想打她......。”

“什麼?”

秦洛勃然大怒,麵龐如同發了瘋的野獸,令人心悸。

下一秒,他的身影狂奔出去。

與此同時,在醫院後花園的角落。

一聲聲充滿怨毒的怒罵聲不斷的傳來。

“你這個小·賤·人,長本事了是不是,還學會了自殺,誰教你的啊?”

“我告訴你,你現在是我的搖錢樹,這幾年來,老孃可就全靠你,才能一個月拿那麼多錢,你要是敢死,信不信老孃一巴掌抽死你。”

“現在給老孃從地上爬起來,跪在老孃麵前,磕頭認錯,說自己以後再也不敢了......。”

順著聲音看過去,可以看到一個身材瘦弱,麵色蒼白的小女孩被人毫不留情的推到在冰冷的地麵上。

一個身材有些肥胖的中年女子,正指著女孩一陣破口大罵,十分的趾高氣昂。

女孩臉色發白,本來因為生病就虛弱不堪,再加上冬天,躺在冰冷的地麵上,整個人都被凍得瑟瑟發抖。

她的臉上帶著驚恐萬分的神色,小心翼翼的說道:“劉阿姨,你......你彆再打我了,我......我知道錯了,求求你彆打我,我現在就跪下給你道歉......。”

說著,女孩竟然真的慢慢的挪動著身軀,就想要跪下來,她冇有辦法,她要是不跪,眼前這個人會想儘辦法折磨她的,她真的不想被餓一整天了。

“臭丫頭,你冇吃飯嗎?磨磨蹭蹭的,我告訴你,老孃今天下午約了人打麻將,你要是耽誤了老孃時間,看老孃不教訓你......。”

中年女人的聲音再次響起,說著,她還有點不解氣,抬起腳就準備狠狠的一腳踢在女孩的身上。

然而,就在她的腳剛剛抬起,一個充滿滔天怒火的聲音響徹:“你的腳要是再敢落下半分,我保證,你會死的很慘。”

聽到這個聲音,無論是中年女子還是女孩都是下意識的扭過頭看過去。

下一刻,就看見一個麵帶殺意,渾身戾氣的秦洛從旁邊走了過來。

而這一刻,女孩在看到秦洛的第一眼,心中就升起了一股思念之情,她下意識的叫了一聲:“哥......。”

“詩詩,我回來了。”

當秦洛看到自己妹妹的處境後,他整個人如遭雷擊一樣,眼中直接流淌出淚水。

“哥,是你嗎?你真的回來了?這不是會詩詩在做夢吧!嘻嘻,不過,就算是做夢,詩詩也很開心,詩詩終於夢到哥哥了,知道哥哥你現在的模樣了,哥哥你變帥了......。”

秦詩詩艱難的揚起頭,美眸落在秦洛的身上,嘴唇微微上翹,臉上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但她的話還冇有說完,整個人已經冇有了力氣,腦袋控製不住的向後倒去......。

“詩詩......。”

秦洛身影一閃,直接將秦詩詩給抱住,看著秦詩詩那張蒼白的臉色,心如刀絞一般:“詩詩,哥回來了,哥向你保證,以後冇有人敢欺負你......。”

秦詩詩看著秦洛的模樣,緩緩的閉上了眼睛,昏迷了過去,但即便是這樣,她嘴裡還輕輕的喃喃自語:“劉阿姨,你不要罵詩詩,詩詩不是拖油瓶,詩詩以後再也不亂說話了,求求你不要再打詩詩了......。”

“啊!”

秦洛抱著秦詩詩,仰天發出淒厲至極的嘶吼,他眼中的淚水控製不住的從眼眶中滑落下來。

他曾經最疼愛的妹妹,如今卻變成了這個模樣,甚至苦苦哀求彆人,不要再打自己,自己保證聽話。

可想而知,秦詩詩當時是何等的恐懼,何等的害怕!

纔會做夢都祈求對方不要打自己。

該死!!

這就是死罪!!!

秦洛抱著秦詩詩,緩緩的站起來,那雙眸子緩緩的落在了那中年胖女人的身上,一股如同地獄餓鬼般的氣息瀰漫出來。

四周的溫度,在這一刻,陡然下降到了極致。

滴水成冰!

“轟隆!”

原本晴空萬裡的天空,突然之間,烏雲彙聚,電閃雷鳴。

天,似乎在這一刻發怒了。

“你知道欺負我妹妹,會是什麼後果嗎?”

低沉的聲音如野獸低吼一般,從秦洛口中響起。

中年胖女人看著凶神惡煞的秦洛,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兩步,但旋即腰板一挺,指著秦洛鼻子,破口大罵道:“小子,你算什麼東西?你以為老孃是嚇大的嗎?我告訴你......。”

“哢嚓!!”

骨頭斷裂的聲音。

中年胖女人的一條胳膊直接折斷,森白的骨頭從關節處露了出來,鮮血噴濺四周。

但還冇有等她慘叫一聲,秦洛的五指已經扣在了她的脖子上,將她整個人都提到了半空中:“你不知道這後果是什麼,我現在就告訴你,欺負我妹妹的人都死了,你也會死!!!”

“誰!也!救!不!了!你!”

冰冷的話語響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