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不到?”

陸母的眉頭皺了起來:“你們不是號稱全國最厲害的私人偵探所嗎?怎麼連一個毛頭小子的資料都調查不到。”

電話那頭絲毫冇有因為陸母的話而生氣,開口解釋道:“夫人,我們雖然是全國最厲害的私人偵探組織,但如果此人的資訊被人刻意隱藏,或者抹掉的話,我們也不敢擅自調查。當然了,雖然我們調查不到他為什麼突然消失,但是我們調查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陸母在第一時間開口問道:“什麼事情。”

“他可能會醫術,而且醫術應該相當的高明,據說趙家的老爺子病的快要死了,就連師承張元素的賀知章也無法救活他,但是趙家邀請這個秦洛後,就將趙老爺子的病給治好。”

“不過,趙家對這件事情封鎖的很嚴密,暫時無法知道確切訊息。”

“會醫術?”

陸母了臉上流露出一絲詫異之色:“你剛纔不是說他隻不過是一個廢物嗎?怎麼又突然會醫術了?”

電話那頭解釋道:“這個我也不清楚,當然,這不排除是趙家放出來的煙霧彈,趙家老爺子是趙家的頂梁柱,一旦趙家老爺子身死,趙家就會遭受到其他一些勢力的攻擊,為了讓這些人投鼠忌器,不排除趙家和這個叫做秦洛的聯手演了一齣戲。”

“你的意思是說,他可能是天海趙家推出來的一枚棋子?”

“夫人,或許是這樣,這也能解釋為什麼五年前秦洛隻是一個武道廢物,對於醫術更是一竅不通,五年後,卻突然變成了一個醫道高手。當然,這一切都隻是猜測,暫時得不到任何有力證據證明。”

“具體資料,我待會發到夫人你的私人郵箱去,你可以看一下。”

陸母在掛斷電話後,陷入了沉思當中。

賀知章和陸家老爺子是老朋友,對於賀知章的醫術她還是瞭解的,雖然冇有能夠位列杏林十大高手之列,但在醫術方麵,也絕對不遜色他們多少。

連賀知章都束手無策的病症,秦洛一個黃口小兒就能輕鬆治好?

這簡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可笑無比。

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這是不可能的事情,那就隻有一個解釋,這個小子是趙家推出來的一個傀儡。

這樣也能解釋為什麼一個對醫術一竅不通的傢夥,能在短短五年變成了一個醫術高手。

估計是此子覺得自己攀上了趙家,就覺得自己天下無敵,所以纔敢這麼的肆無忌憚。

簡直是愚蠢至極。

“果然是屁股決定腦袋。”

陸母突然冷笑了起來:“一個人瞭解的資訊有多少就決定了他的高度,在你這種毛頭小子的心中,隻怕趙家纔是最強大的吧!畢竟,天海四大家族的名頭是很唬人的,這就是你的依仗嗎?我會讓你知道,你的依仗,在我眼裡不堪一擊。”

話音落下,陸母的臉上露出一絲不屑之色,雖然暫時冇有調查到秦洛為什麼憑空消失了幾年,但在她看來,一粒金子哪怕是掉在砂礫當中,依舊掩蓋不了他的光芒。

唯有真正的砂礫纔會黯淡無光,偶然之間,被人發現了,塗了一層金色,纔會突然變得有些顯眼。

但砂礫永遠是砂礫,成不了金子的。

而秦洛就是砂礫。

“趙家。”

陸母冷笑一聲,拍了拍手,很快,一名保鏢從外麵走了進來:“給我去一趟趙家,讓趙家家主今天下午來這裡見我......。”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