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令天聽到這番話,沉默了一下,最終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兩個多月前,雅玲才傳信給我,說她正準備競爭飛羽門掌門繼承人的位置,暫時脫不開身,現在打電話給她的話,萬一影響到她怎麼辦?”

“況且,雅玲不是留了一件寶貝在肖家嗎?若是顧家敢動手,剛好讓他見識一下這件寶貝的威力。”

肖啟白聽到這話,眼中同樣的閃過一抹精光,這件靈寶可是從武道界帶出來的寶貝,冇有人知道這件靈寶的存在,顧家要是敢來找肖家的麻煩,一定讓他有來無回。

“好了,老二,看天氣,估計馬上就會有一場狂風暴雨,你先回去吧!有什麼新的發現,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肖令天看了一眼天氣,說道。

“大哥,那我先回去了。”

肖啟白點了點頭,站起身來,朝著外麵走去。

在肖家外麵,早就有一輛邁巴赫等在哪裡。

一名司機裝扮的男子看到肖啟白走出來,立刻打開後門,讓肖啟白上車。隨後自己轉身坐進了駕駛座。

“二爺,我們現在回彆墅嗎?”男子恭敬的問道。

“嗯!”

肖啟白隨意的擺了擺手,靠在椅子上,閉目養神。

車子內安靜一片,連車載音樂的聲音都冇有。

由於快要下雨了,街道上也看不到多少行人。

邁巴赫一路朝著肖啟白的彆墅而去,當行駛到一處較為僻靜的馬路時,突然邁巴赫一陣急刹車,直接停在了馬路中央。

肖啟白猛地睜開眼睛,眉頭皺起,帶著一絲怒火,道:“怎麼回事?”

“二爺,前麵的路被人放了路障,我們暫時過不去了。”

肖啟白聽到司機的話,眉頭微微一皺,透過車窗,隻見在車子的前麵,放著專門紮輪胎的路障,從馬路邊緣延伸到馬路中央的花壇,將半邊馬路都攔了起來。

在一個路障的旁邊,一個青年正站在哪裡,嘴裡叼著一根香菸,一臉悠閒的抽著,隻不過,他微微低下頭,看不見麵容如何。

當看到邁巴赫停下來之後,青年直接朝著車子走了過來,一絲絲的冷意瀰漫在空氣當中。

“退!”

肖啟白臉色微變,他知道自己被人埋伏了,冇有任何的猶豫,立刻指揮著司機往後退。

這條路是通往他居住的地方必經之路,尋常時期,雖然這裡的車流量很少,但是絕不會一輛車都看不到。

那麼隻有一個解釋,他遭遇到了伏擊,對方將其他車子全部擋了下來。

男子聽到肖啟白的話之後,冇有任何的猶豫,直接發動汽車,就準備後退。

秦洛看到這一幕,嘴角勾勒出一抹嗜血的笑容,深深的抽了一口煙,隨後屈指一彈,帶著火星的菸頭就好像一顆子彈一般激·射出去。

如果你仔細看,必然會發現菸頭的表麪包裹著一絲真氣。

‘哧!’的一聲,菸頭直接洞穿車子擋風玻璃,毫無阻礙的穿過那個司機的眉心,隨後貫穿駕駛座,直接擦著肖啟白的臉頰飛過去。

“你總算來了,我等了你很久了。”

肖啟白下意識的摸了摸臉頰,瞬間感覺到臉頰上一陣火辣辣的疼,臉色不由變了變。

一個菸頭居然能夠有這麼可怕的力量!

對方的出手速度也快到了極致,他還冇有反應過來,菸頭已經近在咫尺,快的讓他來不及反應。

當看到秦洛朝著車子走過來的時候,肖啟白臉色再次變了變,遲疑了一下,冇有選擇留在車上,而是打開車門走了下來,他知道這輛車雖然是經過特殊改裝,是一輛防彈車,但還是擋不住對方的。

“肖啟白?”

青年的身影停在了肖啟白數米開外的地方,聲音有些低沉。

“閣下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