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三年冇有見到肖啟白,在加上滿臉的血汙,但是廖光華敢肯定,眼前這個人就是肖啟白!

就是這個畜生,害得他家破人亡!

就是這個畜生,讓他親手殺死了自己的妻兒!

就是這個畜生,他從江南省戰魂的部長,擁有光明的未來,變成了現在這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

一切都是因為眼前的這個人。

整整三年零三個月,整整一千兩百個日夜,他無時無刻不在想著有朝一日將肖啟白這個畜生碎屍萬段!

現在他終於有機會了,他終於可以給自己妻兒報仇,慰藉她們在天之靈了。

秦洛看著陷入激動當中的廖光華,直接開口說道:“人,我已經替你帶過來了,他的丹田被我廢掉了,穴道也被我點住了,他現在隨你處置,等處理好了,你來找我,我在外麵等你。”

話音落下,秦洛冇有再說什麼,直接轉身朝著外麵走去。

壓抑了三年多的仇恨,他知道廖光華需要發泄。

等到秦洛離開,廖光華臉上浮現出濃濃的殺意,猛地抓起角落裡的一把柴刀,狠狠的砍在肖啟白的大腿上麵。

“啊!”

肖啟白髮出一聲痛叫聲,整個人從昏迷當中醒了過來。

“肖啟白,你還記得我嗎?”

廖光華的聲音充滿了沙啞,雙眼猩紅一片。

肖啟白下意識的抬起頭,看著麵前那張臉,遲疑了一下,緊接著整個人辱通見鬼一般,發出歇斯底裡的嘶吼聲:“是......是你,廖光華,你怎麼會在這裡,你不是啞巴了嗎?為什麼你能說話?你想做什麼,你不要亂來。”

“當然是我了,肖啟白你當年陷害我,給我下毒,導致我神智迷失,親手殺死了梅兒和我兒子,三年三個月,這三年三個月,我無時無刻不在想著這一天,想著有一天把你碎屍萬段,在我妻兒的墳墓前,將你千刀萬剮,用你的血來祭奠他們的在天之靈,現在這一天終於來了。”

說話之間,廖光華直接伸出手,抓住肖啟白的頭髮,硬生生的拖著他,朝著自己妻兒的墓碑前走去。

“不......不,廖光華,你不能這麼做,我是肖家的人,你不要亂來......。”

肖啟白嘴裡發出殺豬般的慘叫聲,身子拚命的想要掙紮,但全身穴道被封印,哪裡能夠掙脫出來,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拖到了兩座墳墓前......。

荒山外圍。

秦洛和雷震兩人站在那裡。

聽著裡麵傳來一聲聲淒厲無比的慘叫聲,雷震眉頭皺了皺,道:“秦先生,我們要不要......。”

“不用管他,一個壓製了三年多的仇恨,三年多的痛苦,是需要找一個出氣口的,不用管他,我們等著就好了。”秦洛擺了擺手說道。

雷震張了張嘴,最終什麼都冇有說,和秦洛站在荒山外麵,靜靜的等待著。

隨著時間的推移,山林中先是傳來肖啟白破口大罵的聲音,還有凶狠無比的威脅聲,最終化作求饒,這個聲音也隨著時間的推移,聲音變得越來越小,最終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切都塵埃落定。

又過了幾分鐘,一陣腳步聲傳來,一道渾身是血的身影踉蹌著從遠處走出來,一路朝著秦洛走過來。

“撲通!”

他雙腿一彎,重重的跪在了秦洛麵前,腦袋更是狠狠的磕在地麵上,完全不顧地麵那尖銳的石子。

“砰!”

“砰!”

“砰!”

幾個響頭下來,廖光華的額頭已經變得有些血肉模糊起來,但是他彷彿冇有感覺到一樣,依舊不斷的磕著頭。

大恩不言謝!

秦洛對於他恩重如山,親手讓他報了血海深仇,慰藉妻兒在天之靈。

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感謝秦洛,隻能用這種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