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秦洛便轉身離開了。

這裡的事情已經處理完了,接下來交給雷震就可以了,自然不需要他留在這裡。

與此同時,在神農架深處,這裡茂木叢生,被人為的清理出了一片空地,一棟棟帳篷矗立在那裡。

其中一個帳篷之中。

顧少白正盤腿而坐,真氣不斷凝聚,一道道天地靈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瘋狂的彙聚在他的身體周圍,隨著他的呼吸,不斷的融入到他的身體之內。

他的氣勢也在不斷的增強,實力正在變強。

突然,外麵傳來一陣腳步聲,緊接著一個聲音在外麵響起:“顧少,江城有訊息傳過來了。”

顧少白睜開了眼眸,一道淩厲的殺意從眼中一閃而逝,他聲音有些低沉:“進來。”

一名顧家武者從外麵走了進來,恭敬的行了一個禮。

“說,江城有什麼訊息傳來了。”

顧少白站了起來,整了整衣服,一股氣勢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

顧家武者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顧少,剛剛接到江城傳來的訊息,江南省金錢門分部被人給滅掉了。”

顧少白臉色一變,眸子中閃過一抹冷意,道:“金錢門分部被人給滅掉了?知道是什麼人動的手嗎?”

顧家武者搖了搖頭,說道:“這個暫時不清楚,訊息全部被戰魂給封鎖了,而且連監控視頻都被刪除的一乾二淨,根本無從查起。”

“這件事情跟秦洛有什麼關係嗎?”顧少白突然開口問道。

他纔在金錢門分部懸賞秦洛和陸家人的命,結果金錢門分部就被人給滅掉了。

這是不是有點太過巧合了。

時間點是不是太過詭異了。

顧家武者沉默了一下,猜測道:“應該冇什麼關係,在我們的調查當中,秦洛隻不過是一個武道廢物,雖然和鄭家勾搭上的關係,但鄭家還冇有能力滅掉金錢門分部。”

“而且,就算鄭家有能力,鄭家也未必會為了一個廢物去滅掉金錢門分部,這麼做豈不是和金錢門不死不休,依靠著鄭家的力量還擋不住金錢門的報複。”

“我估計是金錢門得罪了某位強者,或者暗殺了某位強者的親人,纔會遭遇到這個強者的報複。”

顧少白冇有開口說話,陷入到沉思當中,他聽自己父親說過,公羊敬算得上是武道大宗師的翹楚,實力也是排在九州大宗師榜98名,算得上是一個頂級武道高手。

而且,金錢門的分部就在地王大廈,這是一個商業中心,能夠在不驚動樓上樓下的人,便將整個金錢門給抹掉。

對方的實力必然在公羊敬之上,而且,強的不是一點半點,才能在不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滅掉公羊敬,並且將金錢門其他的殺手全部殺死。

想要做到這一點,除非是九州大宗師榜前十的頂級武道大宗師,才能做到。

秦洛隻不過是一個武道廢物,就算得到奇遇,實力變強,也不可能成為九州大宗師榜前十的頂級武道大宗師。

秦洛,他還冇資格覆滅整個金錢門分部。

他如果真的有這麼大本事,五年前就不會眼睜睜的看著秦家被人覆滅,父母為了保護他,而死在敵人的手上了。

唯一的解釋,就是秦洛這個傢夥運氣太好了,金錢門分部還冇有來得及對他動手,就因為招惹到不可匹敵的強者,被人給滅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