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是誰,我告訴你,我......我的女婿是秦洛,他很厲害的,天海第一人,連鄭家都和他的關係不錯,你要是敢對我怎麼樣,我女婿不會放過你的。”

楚海山看著肖仁,臉上帶著一絲掩蓋不住的恐懼之色。

他們之前聽說在秦洛在天海的所作所為之後,便在心裡暗自盤算著今天來江城,看看能不能嘗試修複一下跟秦洛之間的關係,爭取讓秦洛原諒自己。

到時候他們就可以憑藉秦洛在天海的威望,成為天海真正的貴族,那些曾經他們巴結的人,現在都要來巴結他們。

結果還冇有來到江城,半路上就和一輛麪包車發生了剮蹭,正打算下車和對方理論,結果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所有的意識。

等到他們清醒過來的時候,就已經出現在這裡了,成為了階下囚。

“秦洛?”

聽到這個名字,原本還微笑著的肖仁臉色一下子陰沉了下來,寒聲說道:“你知道老子最恨的是什麼嗎?老子最恨的就是有人在我的麵前提秦洛這兩個字。”

話音落下,他猛地抬起手,淩空一掌拍出。

狂暴的勁氣呼嘯而出,重重的拍擊在楚海山的身上。

楚海山瞬間被轟飛了出去,五臟六腑傳來一陣撕裂般的劇痛,一口鮮血從嘴裡控製不住的噴了出來,臉色瞬間蒼白如紙,受了重傷。

“老公!”

看到楚海山淒慘的模樣,呂淑萍的臉色大變,急忙跑過去,將楚海山扶起來。

“你......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抓我們,我們和你無冤無仇。”

呂淑萍有些驚恐的看著肖仁。

武者!

抓他們的竟然是武者。

秦洛這個傢夥到底做了什麼,怎麼會得罪這麼恐怖的人?

“無冤無仇。”

肖仁一臉森然的說道:“你剛纔不是說秦洛這個小·雜·種是你們的女婿嗎?這個小·雜·種三番兩次跟我們肖家作對,害得我們肖家在江南省顏麵儘失,你說我現在抓你們做什麼?”

“肖家?你們是江南省肖家?”

楚海山,呂淑萍三人在聽到這番話,幾乎要嚇得魂飛魄散,雙腿都發軟了,幾乎要癱軟在地上。

江南省肖家,對於他們來說,就是一座萬丈高峰,永遠隻可仰望的存在。

他們萬萬冇想到,秦洛惹事的能力這麼大,竟然招惹到了江南省肖家。

這可是一個龐然大物。無論是楚海山,還是呂淑萍都有一種天塌地陷的感覺,再也控製不住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臉色慘白到了極點。

呂淑萍臉上勉強擠出一個笑容,道:“這......這位大爺,其......其實我老公剛纔是在胡說八道,我們隻是聽說他很厲害,所以纔想借一借他的威風,實際上,我們跟這個秦洛冇有半毛錢關係,我們不認識他。”

“嗯嗯,是的,請您相信我。”

楚海山也是在旁邊不斷的點頭,希望可以撇清和秦洛的關係。

雖然秦洛已經算得上是天海第一人,和鄭家也關係不錯,但肖家可是江南省的頂級大家族,秦洛怎麼可能會是對手,鄭家也不會為了秦洛和肖家撕破臉皮。

他們現在哪裡還想巴結秦洛,巴不得跟秦洛冇有半點關係纔好。

“冇有半點關係?”

肖仁哈哈大笑著說道:“你看我像傻子嗎?你放心,你們現在留著還有用,我不會殺你們的,等中午我肖家大宴開始,我會將你們兩個當著所有人的麵,千刀萬剮了,所以現在你們現在還有幾個小時可以活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