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雷音寺,乃是佛門祖庭。

無數紀元之前,曾經有三尊佛祖橫空出世,開創佛道紀元,光輝燦爛,耀眼奪目,為一方紀元之主,也曾經稱霸諸天寰宇。

所以,大雷音寺的底蘊無比深厚,更不要說還有著三尊活著的佛祖,更是無人敢與之為敵。

空相大師更是一尊九劫準帝,大雷音寺之中強者眾多,又有因果塔這件天道至寶鎮壓底蘊,所以蘇塵很難相信,大雷音寺會遇到什麼大劫。

又有誰,敢和大雷音寺為敵?

“歡喜佛祖!”

空相大師輕歎了一聲道。

“歡喜佛祖?”

蘇塵微微一愣,就是那個藉助因果塔才逃走的老和尚嗎?

“陛下有所不知!歡喜佛祖,本是大雷音寺的弟子,後來違反戒律,被驅逐出去,冇有想到他有大造化,竟然能夠證道成帝,甚至還開創了歡喜禪寺一脈!

前段時間,我大雷音寺的長明燈有熄滅的跡象,那是三位佛祖留下來的印記,指引歸來的路,是歡喜佛祖耗費本源,穩固了長明燈,所以我們纔會借出因果塔!

不過,這一戰之後,歡喜佛祖重傷,他恐怕會對因果塔起覬覦之心,而且還有可能會對長明燈動手,吞噬了三位佛祖的印記,他不但可以傷勢痊癒,說不定還能夠趁此機會,重返神帝之境!

若是在這之前,他或許還不敢鋌而走險,但是現在他受到重創,又害怕你秋後算賬,隻怕會不顧一切的提升修為!這也就是我大雷音寺的大劫了!”

空相大師苦笑了一聲道,將前因後果解釋了一遍。

“原來如此!不過,大雷音寺既然將因果塔借給了歡喜佛祖,想必應該有收回來的手段吧?難道因果塔,還無法鎮壓一個重傷的歡喜佛祖嗎?”

蘇塵有些好奇的問道。

他的眼神中有著一絲古怪之色,如此說來,他重傷了歡喜佛祖,反而給大雷音寺造成了不小的麻煩。

“大雷音寺確實有收回的手段,不過歡喜佛祖畢竟是一尊神帝,神帝執掌天道本源,可以鎮壓一切,也隻有神帝才能夠抗衡!大雷音寺的手段,恐怕對他並冇有太大的作用,說不定歡喜佛祖已經將因果塔的印記磨滅了,也不一定!”

空相大師苦笑了一聲道。

“那這樣說來,你之前說給我一道因果塔的本源,是故意騙我的了?”

蘇塵冷笑了一聲道。

“不敢!人皇陛下,老僧有怎麼敢騙你?實在是歡喜佛祖,太難纏了,恐怕會對大雷音寺造成滅頂之災,還請人皇陛下相助!”

空相大師苦笑道。

“好吧!既然如此,那事不宜遲,咱們現在就去大雷音寺,如何?我倒要看看,那歡喜佛祖,敢不敢來大雷音寺撒野!”

蘇塵沉吟了片刻,淡然一笑道。

出手一次,不但能夠得到因果塔的一道本源,還能夠和大雷音寺結盟,這對於人族來說,確實算得上是一件好事。

而且,蘇塵也想要去九重天闕一趟。

畢竟,那藏著開天斧的神魔禁地,也在九重天闕。

“好!多謝人皇陛下!”

空相大師心中鬆了一口氣,連忙點頭道。

他之前還怕蘇塵不會答應,畢竟是大雷音寺對不起蘇塵在先,冇有想到蘇塵一口就答應了下來,這讓空相大師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心中充滿了感激。

“走吧!”

蘇塵淡淡的說道。

人族天庭之中,現在有李青禾和軒轅老祖等四大至尊長老處理事物,蘇塵並不需要擔心什麼,所以他和空相大師以及迦葉一起,朝著九重天闕而去。

……

九重天闕。

這是一片漂浮在神界九天之上的神秘大陸,浩瀚無邊,古老而神秘,自有一種古老而洪荒的氣息波動。

歡喜禪寺。

這是佛門的分支,也是大雷音寺的棄徒歡喜佛祖所開創的不朽勢力,弟子上百萬,實力極為恐怖。

歡喜禪寺的禁地之中,一片雲霧繚繞的山穀,瑞氣蒸騰,佛光普照,歡喜佛祖臉色有些蒼白,擦了擦嘴角的血跡,眼神中有著一絲驚喜之色。

“終於算是初步將因果塔煉化了!”

歡喜佛祖看著漂浮在眼前的一座古塔,眼神中滿是興奮和激動的神色。

“蘇塵啊蘇塵,若非你將我重傷,我也不敢鋌而走險,煉化因果塔,如今看來我是走對了這一步!因果塔太強了,若是我能夠重返神帝無暇之境,憑藉著這件天道至寶,哪怕是三大佛祖歸來,我也能夠與之抗衡!”

歡喜佛祖自言自語道。

“不過,想要徹底煉化因果塔,還需要我重返神帝之境才行!看來,隻能對大雷音寺出手了,三大佛祖留下來的烙印,我要定了!”

歡喜佛祖緩緩說道,眸子之中有著一絲森然之色,殺氣騰騰。

“還有蘇塵,你給我等著!等我重返神帝無暇之境,徹底的煉化了因果塔,到時候就是你的死期!”

歡喜佛祖心中暗暗想道,他是恨極了蘇塵。

這一次,若非有因果塔的保護,他恐怕已經徹底隕落在蘇塵的那一劍之下了!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