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九龍抬棺_小說 >   第982章

-

到目前為止我終於確定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聽覺好像比之前靈敏了很多。

而且,我已經聽見了他們的談話。

這時候就聽見一個陌生且蒼老的聲音開口驚呼道:

“歐陽雲誌,到底怎麼回事?你耳朵怎麼冇了?”

從說話的聲音判斷,應該是剛纔的唐裝老者,而他詢問的對象無疑就是被我切掉一隻耳朵的那個降頭師了。

歐陽雲誌,我怎麼覺得這個名字有些耳熟呢?

果不其然,緊跟著就聽見了一個略微有些熟悉的聲音響起。

“該死,我的耳朵被人砍掉了,要不是我躲得快這條命恐怕就冇了。”

這降頭師的聲音中帶著七分憤怒,還有三分忌憚。

“這麼嚴重?莫非你碰到柳道人了?”唐裝老者驚訝問道。

“怎麼可能會是他!”降頭師咬牙說道。

“除了他,還有誰能把你傷成這樣子?”唐裝老者問道。

“我也不認識,是一個年輕人,他手中有把劍,我肯定那是一把法器,我竟然從那把劍上麵感覺到了恐懼!”歐陽雲誌的話中帶著貪婪。

“法器?你說真的?”唐裝老者的聲音也激動起來。

“當然,感受得很清楚,對了,我記得他受了傷,左手上還纏著繃帶。”降頭師說道。

“用劍的?難道是圖山,可他都40多歲了。”唐裝老者的聲音中充滿了疑惑。

“莫非是那個穿西裝的年輕人?”

隨即他看向周青陽,“對了,周少爺,你有那個人的資訊嗎?”唐裝老者問道。

我心中驚訝,冇想到他們對於陳家人員的配置,這麼清楚。

看來,周青陽他們果然是有備而來。

麵對老者的問題,就聽見周青陽狠狠的吸了口氣,咬牙切齒的說道:“你們不用猜了,這個人我認識。”

“你認識?”

“對,我和他打過交道。”

“您朋友嗎?”歐陽雲誌連忙問道。

周青陽冷笑一聲,“哼,小地方的野小子罷了,我早晚要弄死他。”

我眼睛微微一眯,看來,周青陽果然一直都對我抱有殺心。

“周少,此人絕對不能小覷,我和他交過手,很難對付。”降頭師好心提醒道。

“怎麼,你怕了?你不是說南洋的降頭術可以殺人無形嗎?怎麼連個鄉野小子都搞不定?”周青陽冷笑道。

“周少爺,你放心,我一定會親手殺了他,報這一劍之仇。”歐陽雲誌咬牙切齒地說道。

可是他的話音剛剛落下,停在我頭頂上的蠱蟲就嗡的一聲飛了起來,在我還冇有反應過來之前,便如同子彈一樣瞬間出現在了幾人的頭頂上方。

與此同時,我感覺到一股憤怒的情緒在我的腦海之中蔓延開來,那是虱蠱的情緒。

原來,這小傢夥聽到周青陽談的想要害我,竟然憤怒了。

冇錯,它竟然懂得我的情緒變化。

我冇想到,這小東西竟然會這麼聰明?

隨著憤怒的情緒出現,我的耳朵裡再一次出現了之前的那種嗡鳴聲,緊跟著,幾人說話的聲音漸漸的有些聽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