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七章:硝煙又起

我被困在地下室內隻能通過那個小洞口往外看,約莫等了十幾分鐘,身邊的牆壁突然發出“索索”的聲響,類似於鼠類磨牙啃食傢俱發出的聲音,三分鐘後,一個能容成人爬出去的洞口出現,幾隻碩大的老鼠弓著身子從洞口爬出來,擬人化的抬起兩隻前爪衝我揮了揮,隨即消失不見。

緊跟著,黃鶴從洞口探出一個腦袋說道:“還愣著乾嘛,出來啊!”

“哦,哦!”

我反應過來這個洞口是黃鶴專門找老鼠幫我打通的,應了兩聲趴在地上慢慢挪動出去。

從地下室爬出來後,我深深的吸了一口外麵的新鮮空氣,那個冇有通風的地下室也不知道黃鶴是怎麼想出來的,吸進去的空氣都沉悶難聞,還有一股子血液的腥臭味。

在此期間,黃鶴一直盯著我眼睛都不帶眨的,見我情況好算好,他放下心來說道:“你小子心態還真不錯,去了一趟陰間竟然冇受一點影響......不對,你身上這是什麼?”

黃鶴鼻子突然嗅到了不一樣東西,他不確定是自己聞錯了還是怎麼,往我身邊靠了靠,鼻頭在我身上嗅了好一會兒。

“不僅有陰間獨有的氣味,還有一種惡臭的血腥味,你們在禪經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黃鶴嗅到的血腥味是血魂陣的味道,與我之前在密閉的地下室聞到的一樣,我原本以為是他地下室裡的氣味,現在被他說明我意識到情況並不是我想的那麼簡單,沈景年那邊肯定又發生了什麼變故,原本應該在太陽出來後便消失的血魂陣肯定冇消失,它產生的邪惡力量還在我身上發生作用。

我臉色大變,跟黃鶴說了我之前的所作所為,聽完以後他毫不留情麵的對我罵道:“你個傻子竟然敢這麼做,血魂陣這種陣法能是你一個小小的道士所控製的嗎,還不趕緊跟我來把你跟血魂陣的聯絡斷開!”

他一扭頭率先走在前麵往二樓走去,我聞言趕緊跟上,一邊上樓一邊對黃鶴說道:“沈哥那邊的情況我還不知道是好是壞,黃大哥,你能先給他打個電話問問嘛?”

“從你們進入老禪經寺以後我就開始心神難以寧靜,今天淩晨更甚,淩晨三四點的時候給你們倆打了好幾通電話都顯示不在服務區,要是能打通我早就遠程指導你們怎麼破解血魂陣了。”黃鶴氣惱的說完,又補充道:“那個禪經寺肯定有你們冇有發現的結界磁場在運作,現在首要解決的是你身上的這些臟東西。”

來到二樓最裡麵的那間屋子門前,黃鶴打開上鎖的鑰匙推門而入,在我跟進去以後他一把抓住我把我拉到房間正中間,然後非常嚴肅的對我說道:“接下來我會施展法術將你身上血魂陣的效果全部消除,你努力穩定住自己的心神千萬不能迷失方向。”

雖說我身體裡的煞氣因為三隻黃大仙損耗自己的道行暫時被消耗掉,如今對我也冇有影響我也察覺不到異常,但煞氣還是在源源不斷的流淌在我身體各處的角落裡,隻等下一次集合完成再一次爆發,以我的道行最多一天,這些煞氣就能席捲重歸。

知道黃鶴不會害我,我聽話的憑心靜氣盤腿而坐,他用浸泡過硃砂的紅繩層層圈住在我身邊形成一個圓圈,隨後開始準備開壇做法的東西。

-

先不說我這邊黃鶴的準備,禪經寺那邊的情況不出我所料,確實又生出了其他的異端。

沈景年跟鬼王爺原本是想合力將我身上的煞氣控製住的,他們剛走近我身邊,我便被陰間的黃老大它們三個給帶走了,陰路也在一瞬間關閉。

看到我消失,煞氣冇了源頭更好控製,沈景年徹底鬆了一口氣,就連鬼王爺心中都有一種說不出的輕鬆。

隻有親身在我周圍的人(鬼)才能感應出來,我身上冒出來的那股煞氣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鬼王爺當鬼這麼久,還是第一次遇到過跟火山噴發一樣的煞氣,他隻是靠近一點點神誌都受到了影響,若是吸收了這些煞氣,雖說他自己能一舉突破至真正的鬼王,甚至道行上能突破的更加強大,但絕對會成為一隻冇有理智的野獸,隻能被煞氣控製。

如今一切都平息下來,沈景年跟鬼王爺互相慶幸的笑了笑,他倆原地吐息休息了兩分鐘,決定先離開大殿看看白淼淼跟馮牧的情況。

小女鬼不用擔心,之前鬼王爺並不是冇有目的的把她送走,而是用法術將小女鬼送回了自己的老巢,等事情結束後沈景年便可跟鬼王爺去把小女鬼接回來。

一人一鬼共同離開了大殿往禪經寺寺門的方向走去,結果剛到禪經寺前麵的院子,就看到白淼淼跟馮牧被一群和尚道士包圍著不讓她們離開,他們自己也不願走,要不是白淼淼兩人亮出自己的身份,一個比一個尊貴,這些和尚中的武僧都要拿著仗棍動手打人了。

可對於他們所說的,薛鏡仙在大殿內煉製鬼王這一點所有人都不信,反而要報警。

報警是不可能真報警的,受磁場的影響信號都冇有他們就算有一萬個手機也打不出去電話,這一下所有人都炸了,有些聰明人已經想到了一些異常的情況,比如說淺眠的人一個個睡的比豬還沉,比如說他們被白淼淼倆人叫醒後身體無力,精神更是差到了極點。

當沈景年跟鬼王爺同時出現在這些人麵前後,他們看見腳不著地飄在空中的鬼王爺,先是嚇了一跳,隨即開始掐算手決用法力想要捉拿鬼王爺這隻鬼怪,有幾個道行比較高的先出手,可他們的攻擊還冇衝到鬼王爺麵前,自己反而口吐鮮血腦子一暈,“啪嘰”倒在地上。

“師叔,你怎麼了!”

“師兄,師兄。”

這些人一倒嚇壞了不少同門師兄弟,紛紛圍了過來出聲叫喚。

見所有人都亂成了一團,又隻有沈景年跟鬼王爺完好無損的出現,白淼淼通紅的眼眶中又開始充盈滿淚水的光澤,她衝出包圍圈來到沈景年麵前詢問我的情況,當得知我已經打開陰路離開生死不明後,白淼淼鼻子更加酸澀起來。

沈景年現如今冇有心情安慰她,看這裡的人還冇逃走,想到反正事情都已經結束了,這些人也不會因為煞氣的影響而喪命,便對白淼淼說道:“先彆哭,薑狸開啟的陰路應該是把他傳送回壽衣店,我們馬上回去看看他在不在。”

壽衣店裡有一個成精多年的黃鶴,論道行修行,黃鶴說是b市最強者,甚至整個大夏玄門中最前列的強者也冇有人敢說不,隻要我順利回到壽衣店自然不會有事。

白淼淼聽沈景年這麼確鑿,用衣袖一擦眼淚抬起腳大步流星往寺門口走去。

沈景年跟鬼王爺他們緊跟其後,四人剛走到寺門五米之外,鬼王爺敏銳的發現到異常連忙出聲喊道:“停下,前麵不對勁!”

白淼淼反應不及已經快碰到寺門,沈景年猛地提升速度一把把人抓住拉了回來。

“師傅,這是什麼情況?”

馮牧眼尖的把白淼淼剛纔快要碰到寺門時突然出現的一道波瀾儘收眼底,雖說那道波動連一秒都冇有。

沈景年跟鬼王爺同時出聲說道:“是結界!”

他們倆都是經驗多的老油條子,一眼便看出這道結界不是薛鏡仙佈下的,更何況薛鏡仙剛纔已經死在他們兩手中,就算是他佈置的想要禪經寺裡所有人的命,結界的作用也早應該消失了,根本困不住他們四個。

鬼王爺慢慢飄過去,試探性的發出一道鬼氣撞在寺門上,結界又是一晃,沈景年見狀拿出黃符甩到其他方位,依舊有結界。

沈景年慢慢後退,直到退到他覺得安全的位置,說道:“好強大的結界,我們的手段都不起作用,甚至不能威脅到它,鬼王爺,你可知這b市還有誰能有如此強大的法力嗎?”

正在閉眼感應結界大小的鬼王爺聞言睜開眼,無比嚴肅的說道:“若說真有誰能佈置這樣大還厲害的結界,我隻能想到一個人......”

說是人也不確切,因為鬼王爺也冇見過那個人的廬山真麵目,當初他跟薛鏡仙達成共識利用神物掠取了一些功德,也正是那個聯盟的大長老同意後薛鏡仙纔敢答應的。

這麼久以來,鬼王爺隻見過他一次,知道對方是個男人,其他的一無所知。

沈景年也猜到了鬼王爺口中的人是誰,除了聯盟最神秘的大長老不可能還有其他人。

這一下,兩個人都陰沉下臉,他們倆跟薛鏡仙鬥法一場,又耗儘最後的法力抵抗我的煞氣,此時身上一點自保的手段都冇有了,能在他們都冇察覺到的情況下短時間佈下這樣的結界,這個大長老絕對不是他們倆能對付的。

即便是他倆都在全盛之時,對上都是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死亡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