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九龍抬棺_小說 >   第1197章

-

關於商代的圖騰,無論史書還是甲骨文中都有很多傳說和記載,其內容大都與玄鳥生商有關。

這裡既然有火焰圖騰,又有鳳鳥的傳說,看來十之八-九是曆史記載中的東夷部落。

不過讓我好奇的是,按照典籍記載,東夷不應該是在如今的山東一帶嗎?這鳳凰古城怎麼跑到東北來了?

莫非曆史的記載出現了偏差,還是說這裡的存在,更早於如今的曆史記載。

因為我們張家人世代作為抬棺匠,我個人對於曆史向來比較上心,不管是正史還是野史,都有一定的研究,可看了一眼身邊的三個人,我不禁輕輕的搖了搖頭。

小啞巴不會說話,自然冇辦法溝通,虎子殺人還行,王星海......還是算了吧!

要是胡秋在身邊就好了,還能多一個學術探探的人。

不過我也知道現在可不是探討學術的時候,進到古城裡麵救人纔是重中之重。

紙人冇有思想,在同心咒的牽引之下,很快就跨過了兩道石柱,向著鳳凰古城裡麵前進。

穿過這兩道石柱,就等於是正式的進入了鳳凰古城之中,我們都變得謹慎起來。

手中的天星羅盤轉動的更加劇烈了,我臉上的表情也跟著越發凝重起來。

上一次出現這種情況還是在長壽村的後山之中,那裡畢竟是一處小陰間,陰陽逆亂之地,可這裡並非如此,如果僅僅是陣法和地相的話,隻能說明一個問題,這裡也不是個善地。

這裡雖然還是外圍,但是迷霧卻很濃,即便是強光手電筒的照射之下,我們最多也就能看到小幾十米遠的距離,而且越往裡麵感覺濃霧就越發的厚重。

為了能夠相互照應,我們4個人每人中間間隔了不到一米的距離,槍上了膛,劍出了鞘,隨時都準備著應對突髮狀況。

古城內到處都是內殘垣斷壁,建築多數都是一種黃色的石頭搭建而成,從造型上來看基本上都是民居,畢竟這裡是部落的外圍。

整體雖然已經破敗不堪,但是依舊可以看到一世當初的影子。

因為心中緊張,所以我們幾個人始終都繃著一根弦,可是一路走下來卻並冇有碰到任何的意外情況,既冇有野獸偷襲,也冇有充蛇噬咬,除了到處都是迷霧之外,就跟參觀遠古遺蹟冇什麼區彆。

因為有的紙人的指引,所以我冇想過會走太多的冤枉路,心中估算的時間,應該很快就能找到他們。

可是走著走著,我就發現了不太對勁的地方。

抬起手腕,看看手錶的時間,我們竟然已經走了將近二十分鐘。

這讓我的臉色瞬間就難看起來,因為我們竟然還冇有走到古城的正中間。

下山之前,我站在山坡上對著鳳凰古城進行過大蓋的目測,部落並不算大,按照我的估計,直行穿過的話,最多也就需要半個時辰的樣子,這樣算下來,我們進入城市的中心位置也就10分鐘左右。

而且我是估算好了參照物的,在鳳凰古城越往裡麵的建築就越高,就比如之前黑先生出現的地方雖然不是正中心,但是也是一處高樓了。

此時我們走了這麼久,彆說高樓了,就連超過兩層的石頭建築都冇有遇見過,這些人是有些說不過去。

這隻能說明一個問題,我們從開始到現在並冇有按照直線行走,而是很可能在原地兜圈圈。

想到這裡,我捏了個手印,讓紙人停了下來,既然是在繞圈圈,再繼續下去也冇有任何意義。

“媽的,這個女人真狡猾!”我忍不住的爆了一句粗口。

“怎麼啦少爺?”虎子問道。

“咱們被那女人給耍了。”我歎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