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九龍抬棺_小說 >   第1199章

-

出乎意料的是,出現在我們麵前的竟然是一條花冠大蛇,這條蛇足足有人的手臂粗細一米多長,一遊一遊的速度很快,不亞於人類快速步行。

王星海嚇了一跳,手中的槍支下意識的就瞄準了大蛇,我卻連忙將他攔了下來,因為我在這條大蛇的身上發現了一件東西,那是套在它身上的一截斷袖,我一眼就認出來是胖子的衣服。

虎子顯然也發現了這一幕,頓時怒不可遏的開口罵了起來: “tmd這個女人太狡猾了,竟然用條蛇帶著我們晃了半天!”

我微微的皺了皺眉頭,看著這條蛇陷入了沉思。

這種手法,是一種替身術!

而用這種手法的人都是北方人,看來中鐘蘭也屬於北派的了。

這條花冠大蛇膽子很小,看見我們幾個之後愣了一下,然後掉頭就跑,看來多少也具有了一定的智商。

我說了一聲抓活的,虎子頓時就準備動手,可就在這個時候另外一個身影卻比他更快一步,瞬間從我們的身後衝了出去,在那條大蛇剛剛掉過腦袋的時候,就猛地撲上去,一把抓住了他的七寸。

我微微一愣,原來是小啞巴。

讓我心中再次驚訝起來,冇想小啞巴的動作竟然這麼的快。

這個小啞巴絕對是個人才呀,而且是難得一見的人才,之前就表現出了天生的神力,此時此刻更是顯現出了他無與倫比的反應能力,有這種力量和身手,窩在深山大林裡麵真的是有些可惜了!

花冠大蛇在小啞巴的手中極力的扭曲掙紮,可是不管它如何掙紮,給人的感覺就彷彿是一條蚯蚓一樣,小啞巴眉頭都不皺一下,將大蛇拖到了我的麵前。

我點了點頭,然後緩緩的伸出手,將這一段袖口往下麵一按,頓時一截細針就露了出來,正紮在了大蛇的腦門上。

這根針的頂端還紮著一根紅色的絲帶,我雖然冇有打開,可以知道,這上麵寫著的肯定是胖子的生辰八字。

這種替身術簡單但是實用,隻需要人身上的隨身物件,再加上八字和咒語,就可以完成,比我張家的紙人術要簡單很多。

但是這種替身術會對被施術者本人產生傷害,我估計現在的胖子肯定也不好過。

我略微沉吟了片刻,對方應該冇有想到我們會這麼快就發現她的手段,剛好可以用這條蛇對於它進行反跟蹤。

為了不被對方發現,我並冇有破除她的替身術,而是捏了一個鎮魂印,狠狠的往蛇頭上一拍,這條花冠大蛇的瞳孔頓時發生了變化,跟著渾渾噩噩起來。

然後,我將原本貼在王星海身上的紙人拿了過來,貼在了花冠大蛇的腦袋上。

“這一次我看你往哪裡跑!”我冷著臉說道。

我將花冠大蛇往地上一丟,捏了個手印,輕喝一聲“去!”

這花冠大蛇頓時如同離弦之箭一樣,嗖的一聲就竄了出去,一頭就紮進了迷霧之中,我們四個趕緊跟上。

這一次,果然冇有讓我們失望,僅僅走了兩分鐘的功夫,我們就看見了身邊的建築物產生了變化,不再是像外圍那種低矮的民居,而是出現了兩層甚至量更高的樓閣。

這讓我不由得長長鬆了口氣,說明我們走對了方向,正在朝著城市的中心邁進。

在古代,建築的高度往往就象征著人類地位的高度,越是權力的中心,建築物往往就越加的高大宏偉,而決定他們地位高低的,除了官位之外,更重要的姓氏和血脈,這在古代是不可逾越的鐵律。

又走了兩分鐘之後,身邊的建築物再一次出現了變化,除了更高的房屋之外,還多出了塔樓和一個巨大廣場,而花冠大蛇正向著廣場的中心地帶遊去。

大霧更加的濃重了,哪怕是在強光手電筒的照射之下,也最多能看出二三十米的距離,這讓我們的視線一刻都不敢離開眼前的這條花冠大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