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九龍抬棺_小說 >   第1518章

-

若不是在最後的關頭,鳳鳥的鳴叫聲提醒了我,我估計真的就死在了夢裡麵。

“赤龍,出來!”我喝道。

紅光一閃,赤龍的身影出現在了我的麵前,它目光擔憂的看著我,顯然也發現了剛纔的異常。

“主人,剛纔怎麼回事,你冇事兒吧?”赤龍問道。

“我冇事,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看著赤龍問道。

赤龍麵色凝重,眼睛中光芒閃爍,他看著我。

“我感受到你的三魂七魄差一點跳出身體。

我點了點頭,心中後怕。

三魂七魄跳出身體,這是人即將死亡的征兆。

也就是說我剛剛差一點兒,就死在了夢裡麵。

我連忙站起來,走到旁邊的鏡子前。

一看之下我整個人都驚呆了,因為在我的脖子上麵有一行深深的勒痕。

竟然真的存在!

我猛的扭過頭,把剛纔自己的夢境跟赤龍仔仔細細的講述了一遍,並問他有冇有感到其他詭異的現象。

赤龍目光在病房中掃過,忽然之間輕咦了一聲。

“壞了,這房間中,我感受到了一股濃鬱濁氣!”

“濁氣?”我被驚的發出了一聲驚呼。

所謂的濁氣,指的是在人死之前卡喉嚨裡麵的的最後一口氣。

因為存在於生死之間,又在陰陽之內,所以這口氣不陰不陽,故被稱之為濁氣,也被稱為殃氣!

可為什麼病房裡麵竟然會存在濁氣呢,而且還是如此濃重的濁氣。

莫非是老爺子的,可就算是老爺子的,我不可能這麼重吧?

除非老爺子枉死。

濁氣可不是好東西,剛纔的夢必然跟它有關係。

一定是有人,操控著這一切。

能夠在夢中殺人,好可怕的手段。

我瞬間就想到了天機閣的天字長老,因為除了她之外,我想不到其他人。

我來醫院雖然是胡秋讓胡朗朗帶的話,但胡秋不會害我,除非帶話的並不是真正的胡秋。

這個天機閣的長老,著實有些厲害。

我不是第1次碰見,僅僅以夢境就可以影響人的感官並致人於死地的事,畢竟類似的情況,鐘蘭就可以做到。

但是,同樣的事情發生在我的身上,我就可以明顯的感覺出來,今天的這種手段可比鐘蘭高強太多了。

鐘蘭是厲害,可說到底它隻是利用幻境來操控人的感官,刺激的身體機能產生劇烈的感受反應,就比如說上一次,幻象製造的火焰,灼燒了我的皮膚。

清醒之後我的皮膚的的確確出現了被火焰灼燒的痕跡,可是那也僅僅是出現在皮肉之上,而且幻術也被我很容易就破解了。

可眼前的情況卻是通過夢境,足足比鐘蘭高了一個境界不止!

如果冇有鳳鳥的那一聲鳴叫,我可能真的就完蛋了。

可問題是,我是什麼時候睡著的呢?

我竟然一點印象都冇有。

這纔是最為可怕的地方。

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門外的走廊上突然傳來了腳步聲,緊接著便聽到了咚咚咚的敲門聲音。

“誰?”我問道。

“是我!”

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

我的身體不由得微微一緊,因為這聲音是胡秋的。

下一刻,病房的門被打開,胡秋那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我的視線中。

她的目光在病房中一掃,不由得露出了一絲錯愕的表情,顯然是冇有想到房間裡麵竟然有雞有狗。

胡秋看著雞狗的時候,我的眼睛卻同樣看著她。

目光死死的盯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