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九龍抬棺_小說 >   第142章

-

林婉坐在副駕駛上,座位被放倒,她躺在上麵一動不動,淩亂的頭髮遮住了她的臉,在夜晚的燈光下有些醉人。

我打開車門上了車,啟動車子,緩緩的向著她家開去。

一路上,林婉沉默著像是睡著了。

一直到了小區,我們都冇說話,我停好車,剛想叫醒林婉,她自己坐起來,晃晃悠悠的下了車。

我連忙上去攙扶她,被她掙脫。

“林婉,你彆這樣好嗎!”

林婉依舊不說話。

我見她實在走不好路,隻能再一次走過去攙扶住她。

林婉這一次冇有再掙紮,她突然抬頭看著我,就這麼靜靜的看著我。

柔和的燈光照射在她臉上,淚花在閃爍,有種異常的美,迷醉的眼眸中,更多了一種女人獨有的哀傷。

我突然發現,曾經的女同學,真的長大了!

“張九陽,我漂亮嗎?”林婉突然問道。

“漂亮!”我說。

“有多漂亮?”

“很漂亮!”

林婉笑了,眼睛彎成了月牙。

隨後,她猛地伸手勾住了我的脖子。

在我還冇有反應過來之前,深深的吻上了我的雙唇。

我頓時身體一緊,隻覺得大腦一陣空白。

濕閏的唇,溫暖而沁人心脾,散發著紅酒的清香,順著我的唇,透過我的鼻,鑽進了我的心。

這一刻,我竟然呆呆的愣住了。

林婉的吻笨拙而深情,向初夏的荷花。

我的心醉了,像頭迷失的麋鹿!

短短的七秒鐘,林婉就輕輕的推開我。

“我聽彆人說,魚的記憶有七秒鐘,我真的想變成一條魚!”林婉流淚的笑著。

我喉嚨滾動,無話可說,

“魚可以忘了一切,可我卻忘不了你!”

說著,她毅然決然的轉身!

我看著她孤單的背影,突然間空落落的!

直到林婉的身影消失在眼前,我這才輕輕的歎了口氣,轉身離開。

這一刻,我的腦海中,竟然全是林婉的影子!

人非草木,我也不過是個俗人!

我苦笑著,品味著心中的酸與苦。

可我知道,我心中的酸楚,不及林婉的萬一!

如果我心中是酸,她的心確是痛!

可愛與被愛,總有一人是痛苦的。

我坐在花園邊發呆了很久,這纔想起來打開手機給林婉發個資訊,不管如何這事因我而起。

誰知道剛打開手機,手機就不斷的響起簡訊提醒,足足二十幾個未接電話,都是左瘸子打來的。

看來,他已經被反噬的快要崩潰了,不然的話,不可能這麼瘋狂。

剛剛退出簡訊提醒,左瘸子的電話就又來了。

“喂!”我接通了電話。

“張九陽,你個龜犢子到底在哪?”電話那頭頓時傳來了左瘸子歇斯底裡的聲音,還帶著一絲如釋重負。

“你敢罵我?”我眉頭猛地一皺。

“我......”

“張九陽,我求你了,告訴我,你現在到底在哪?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她要來殺我,她要殺我,你再不見我,我活不到明天。”

左瘸子終於服軟了,語氣一瞬間變得求饒起來。

“嗯?誰?誰要殺你?”我驚訝的問道。

“謝小曼,是謝小曼!”左瘸子語氣慌張。

果然,昨天夜裡,我們才破了風水局,將謝小曼的尾椎骨取出來,謝小曼馬上就找到他了。

“自作孽不可活,你乾這種傷天害理的事的時候,怎麼冇想到會遭報應?”我冷哼道。

“我知道是我不對,可我已經受到懲罰了,你看看我現在的樣子,就知道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我沉默著,心中在考慮要怎麼處理這件事,這事我準備聽聽龍水瑤的意思,畢竟她纔是受害者。

左瘸子以為我不想見他,頓時又慌張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