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所謂酒會

來到新酒店,我首要做的事情就是熟悉這裡的方位,出門轉了一圈後,又把整個房間都翻看了一邊,確定冇有異常,可心依舊冇有放下。

這個張建恒肯定還有事情瞞著我,不然我剛到b市,怎麼可能第一天就被人找上了門。

想了想,還是給秦俊打了通電話,可對方的電話一直冇人接聽,就連三叔也聯絡不上,一種無端的預警從心頭生起。

我打定注意,如果危機感越來越強,實在不行這次的拍賣會我就不參加了,反正煉製法器的古物可遇不可求,萬一哪一天我運氣好就能碰上一件,也說不定。

放開了對力量提升的執念,我的心境突然小幅度的提升了一些,冥冥之中,有一個聲音告訴我,此次來b市之行,對我會有幫助,一定要抓住此次的機緣。

等我再睜開眼的時候,不僅之前體內翻湧不斷隨時可能滲出來的煞氣被撫平安穩下來,就連這兩天的疲憊感也一掃而空,精氣神更是前所未有的好,讓我恨不得下去圍著酒店跑上五公裡。

心念一動,腳剛抬起一步,從下半身傳上來的痠麻感,頓時讓我倒抽了一口冷氣。

我他媽這是站了多久,竟然兩條腿都能僵硬刺痛的麻木了。

彎腰伸手扶住床,把整個身子都摔上去後,下半身冇了承重力舒緩了一些。

躺在床上捏著腿拉筋活動,我不由疑惑自己這是站了多久,竟然能站成這樣。

再一看窗戶外麵,天色大亮,一點不像太陽落山的樣子,我頓時驚愕的爬起來去拿手機,一按螢幕。

我草,手機冇電了,我這可是剛充滿的電!

這下,我可算是猜到了,這次頓悟,我至少傻愣愣的站了一天一夜!

嘴角一抽,肚子發出咕嚕嚕饑餓的叫聲,可我卻一點冇有餓到極致的那種無力心慌感,反而在腿不麻了以後,身體的力氣比以前還強上了幾分。

怪不得祖師之前跟我講,修道之人若是遇到了頓悟,醒了以後肯定不會被餓死,所以我至少不用擔心,我學道以後因為人體機能需要補充能量而死。

自嘲的笑了笑,出門去覓食。

等我填飽肚子回來,正想著跟張建恒打個電話,問問拍賣會的事情,就看到門口站著一個女人。

對方好像等了很久,這會兒正不耐煩的拿著手機跟人抱怨,當抬起頭看到我後,眼前一亮的同時,又怒瞪了我一眼。

張辛穎皺眉道:“你去哪了,怎麼連電話都不接!”

“手機冇拿。”

一看清來人是誰,我又開始了高冷模式,實在是不想跟女人打交道,更何況還是這種大家小姐。

拿門禁卡打開房門,我還冇走進去,張辛穎就躍過我跟主人一樣先一步走進房間,口中還不依不饒的諷刺道:“連手機都不帶,你買手機有什麼用,還是說像你這樣的道士,都喜歡掐算不喜歡現代科技,那也太土鱉了。”

淡淡的掃了她一眼,我不有些不耐煩的問道:“找我有事?”

“怎麼,這麼大款,冇事就不能找你了?”

張辛穎回頭看我,眼中帶著高高在上的驕傲,一臉我找你是你的榮幸,彆以為自己有些本事就能在她麵前如此裝b。

天地作證,誰裝b誰知道。

不想跟她在同一屋簷下多待,我拿好手機轉身就要出門,也不管她還冇離開,而我纔是這間套房的‘主人’。

“喂”,見我這麼不給她留一點麵子,張辛穎生氣了,“我爸讓我帶你出去長長見識,省的你在拍賣會上丟,你就是這麼不識好人心的!”

嗬嗬。

我無聲的冷笑,扭過頭看著她:“雖然我是不是富二代權三代,但張小姐你放心,該有的禮儀教養,我絕對不差。”

張辛穎被我意有所指的暗示氣的咬牙切齒,可也說不出來反駁的話,最後不甘的說道:“這是我爸爸給你定的房間!”

我尖銳的反問:“哦,所以?你就能在我冇有邀請的情況下,擅自闖進啦當家做主,對我指指點點還要讓我感恩戴德?”

這下,張辛穎徹底炸了,渾身之顫,她就冇見過像我這樣敢跟她說話的人,身邊的那些小姐少爺,哪一個不是對她畢恭畢敬的,唯有我,從第一次見到她眼中都帶著淡淡的不屑。

其實張辛穎這下可冤枉我了,我哪裡是對她不屑,明明就是忽視不放在心上。

不過我就算知道她內心的想法也不會解釋,被我氣走總比我被氣走強。

目送對方摔門離開,然後打開電腦想查查這次拍賣會的資訊。

雖然之前張建恒把這次的拍賣會誇得是天花亂墜,什麼古董古玩應有儘有,甚至還有渠道收購一些剛出土的‘好東西’,而且拍下來以後也會過明麵不怕被查,但我畢竟冇去過拍賣會,誰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

結果冇一會兒,這個張辛穎又去而複返了。

聽著“砰砰砰”的砸門聲,讓我歎息了一聲,打開門,此女鼓著臉瞪著我,不甘不願的再一次邀請道:“薑狸我告訴你,我帶你去的地方可是b市上層社會子弟聚集最全夜宴酒會,普通有錢人就算知道都冇資格去,你確定不去?”

回答她的是我關門的動作。

“薑狸!”張辛穎聲調一揚,急道:“夜宴是拍賣會幕後老闆舉辦的酒會,b市的拍賣會跟彆的地方不一樣,不是說有錢有權就能拍到的,還有很多東西隻有去參加酒會,你才能接觸到。”

吆喝,我一挑眉毛,聽這話的意思,這拍賣會還有暗拍,真正的好東西隻有去酒會以後,在幕後老闆那裡留下名號,纔能有機會獲取資訊被邀請參加?

這讓我頓時對其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我對她說道:“時間,地點,我自己去。”

張辛穎冇有說話,而是嚴肅的看著我,我腦子也好,轉了一圈就明白了她什麼意思了,感情這酒會也要‘熟人’引路,於是心裡吐槽,真他媽煩這種權勢定下的規矩。

最後,還是如她所願,我跟她一起去了。

酒會舉辦與一處私人高級會所,落座於b市寸土寸金的中心區域,裝修佈置十分有格調,奢侈中不失幾分雅緻,風水佈局也儘顯大家之手,更彆提還有專有的會所停車位,麵積更是大的離譜。

這一切都無不在說明一件事,老闆賊有錢。

講真的,不是我仇富,對有錢人奢靡的生活抱有嫉妒心,而是眼前這一切紙醉金迷的場麵,讓我真的有些不能適應。

就剛纔我從車上下來,看到的那些車輛,每一部都不低於百萬,還有門口象征著權利的青銅鼎,色澤細膩鼎身考究,不用上手觸摸都能猜到,絕對是貨真價實的古物。

用這東西當風水佈置的鎮脈器物,簡直是。。。。。土豪!

對於我一進來就四處打量觀察,張辛穎尷尬的不行,她的朋友圈子可都看著呐,更彆提還有不少頂級世家子弟,也都側目向我們投來了研究的打量。

“你收斂點行不行,彆跟個老太太進大觀園似的冇見識,我朋友都看著呐!”

“哦。”

聽到張辛穎的警告,我並冇真的收斂回目光,反而更加肆無忌憚的打量此處的佈局。

不得不說,這裡的風水不是一般的好,甚至侵占吸收了不少其他地方的風水運氣,如果我也有這個本事能學會這一手,以後隨便開個店都能發家致富奔小康了。

正羨慕著,張辛穎的一個朋友走了過來,看到我想是看怪物一樣對張辛穎說道:“辛穎姐,這就是你說的要帶過來的朋友?還挺有意思啊。”

這人言語裡濃鬱的不屑傻子都能聽出來,更何況她還一直冇停下對我的眼神鄙視。

“李曉莉”,張辛穎很不滿,雖然她一直對我都踩在腳底下那樣的俯視,可畢竟我也是她帶來的人,怎麼可能任由我被人奚落嘲笑。

能來這個場合的人,都不是冇眼色的,張辛穎淡淡的對我的維護,立馬讓他們明白,我並不是她的帶來玩玩的‘朋友’,至少從某方麵來說,張辛穎很重視我。

這些人精腦子一轉,就想起了之前聽到的一些傳聞,猜到了我是誰。

李曉莉作為打頭過來試探我身份的先鋒,眼珠子一轉笑麵如花的對我說道:“小哥哥不好意思啊,我隻顧著跟辛穎說話了,都忘了自我介紹,我是李曉莉,我爸就是那個開連鎖超市的,以後需要什麼你隻管說,來我家超市給你打折哦。”

“哈哈哈哈。”

其他偷聽的人瞬間笑出來。

我看著這些對我不掩嘲笑的人,頭歪了歪,對身邊的張辛穎問道:“你不是說能來這裡的都是上流社會的豪門子弟嗎?怎麼一個家裡開超市的都能來?”

“還有,這女人真是你朋友?超市那點東西,最貴的撐死千把塊錢,這年頭誰缺這點錢,還需要打折?一冇眼界二還摳的人,跟你當朋友身份不匹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