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九龍抬棺_小說 >   第384章

-

刀子深深的刺進了阿刀的身體,他忍不住的悶哼一聲,然後反手一肘擊,狠狠的擊在了李東海的腰上。

伴隨著一聲哢嚓骨頭斷裂的聲音,李東海直接將他手肘擊倒,隨後被一腳踢飛了出去。

阿刀用手捂住自己的後腰,身體一個趔趄,臉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他冇有去看李東海,而是目光瞬間落在了謝小曼的身上,手中的短刀嗖的一聲投投擲出去,短刀帶著一道青光,狠狠的紮中了謝小曼。

謝小曼慘叫一聲,身上濃鬱的陰煞之氣砰的一聲潰散開來,整個人倒飛出去,被釘在了衣櫃上。

這把刀上竟也帶著道家符咒的力量,一瞬間就把謝小曼打的重傷。

房間裡麵頓時就響起了其他幾個陰鬼的尖叫聲,可這些陰鬼雖然憤怒,卻冇一個敢撲上去,他們根本不敢接近符咒。

接著,房間裡麵瞬間陷入了詭異的安靜之中。

阿刀捂著自己的後腰,緩緩地滑坐在地上,鮮血順著他的手指不斷的向外流淌。

我懷疑這一刀肯定是刺中了他的腎臟。

幾個眨眼的功夫,阿刀的臉色已經一片的蒼白,呼吸急促,,整個身體也一點一點的向地板上滑落。

“阿刀,起來!”

李文風驚慌失措的咆哮著,他非但冇有伸手去拉阿刀,反而抬腳狠狠的踢著阿刀的身體。

“起來,你給我起來!”

“李文風,你他媽還是個人嗎?他已經快死了!”我忍不住的吼道。

李文風的身體微微一顫,眼睛裡再一次露出了恐慌和絕望,阿刀要真死了,他也就完蛋了。

劇烈的疼痛讓阿刀的呼吸急促,麵對李文風的暴行,他平靜的看著對方,眸子中的眼神忽然變了變得冷漠而無情,

“李總,我欠你的還清了!”

說完這句話後,阿刀彷彿是甩掉了身上的包袱,長長的縮了口氣。

李文風的身體猛的一顫,臉色瞬間變得蒼白如紙。

而阿刀已經冇力氣站起來!

他平躺在地上,眼神平靜的看著頭頂的天花板,呼吸這一點一點的變得緩慢,眸子中的神采也在漸漸的消散著。

“哎!結束了!”

我不由得長長的歎了口氣。

話音剛落,阿刀身上的青色光芒便一下子消散了。

這種符咒,和紙符不同,是用特殊的方法刺在人的皮膚上,發動的時候是以人的血氣和生命作為代價,威力遠比紙符要強大。

可一旦血氣不足,便不能激發這種符咒的力量,青光芒消散,說明阿刀的生命即將走到儘頭。

看著阿刀滿是鮮血的身影,我忽然在心中為他感到了一絲惋惜和不值。

為了報恩屈身李家,卻落得個這種下場。

而謝小曼因為受了重傷,也失去了對李東海的控製,李東海本人則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不知道是死是活,我估計著他八成也活不了了。

我什麼也冇有說,緩緩的走到了謝小曼的麵前,伸出手將短刀從她的身上拔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