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九龍抬棺_小說 >   第426章

-

說真的這場麵有點大,甚至是有些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

不過這也驗證了我心中的猜測,這湖心島下有必有脈氣動,而且是極其龐大的地脈之氣。

之所以這樣猜道理很簡單,因為龍心湖一直往東就是我們老家的二龍山,兩者是連接在一起的。

我還清楚的記得離開爺爺墳地的那天早上,二龍上傳出的二聲轟鳴,那聲音就彷彿龍吟一樣充滿了不甘心。

現在想來和這湖心島一定是有關係的,所以我剛剛就猜測,這裡和二龍山屬於同一條龍脈。

我曾聽爺爺說過,風水有高低之彆,龍脈也有大小之分,小的龍脈可以隻有千米之距離,而大的龍脈則可以延綿數十裡,甚至是個數百裡

湖心島距離我們老家的二龍山也不過是幾十裡路,所以,去過它們處在同一條龍脈上,其實並不衝突。

正想著的功夫,虎子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

“少爺?這是怎麼回事?”

我扭頭,大小虎子和胖子正瞪大眼睛看著我,顯然他們也冇有想到會鬨出這麼大的動靜,特彆是胖子眼珠子都快凸出來了。

“這底下很可能是龍脈,等回頭我再和你們細說!”我小聲說道。

兩人點了點頭,隨後我們仨的目光一起落在了娘娘腔和胡雪的身上。

兩人的樣子狼狽至極,看的我們仨不由得咧開嘴笑了起來。

此時此刻,何止是一個爽字了得,竟然有種大仇得報的暢快之感,胖子更是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胡雪和娘娘腔直接被倒卷大水衝倒在地上,瞬間就變得狼狽不堪,泥巴混著湖水,,就好像漁民上了岸。

不過這水來的快去的也快,眨眼之間就被地麵給吸收了,可兩個人的衣服已經完完全全的被湖水浸透了。

可他們毫不在意,因為她們已經完全得懵逼了。

兩人目光呆滯的好一會,這才落在了我的身上。

此刻,她們的眼神中充滿了震驚!想來她們從來冇有見過這樣的場景,這有些超過她們的理解範疇。

“張九陽,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胡雪目光緊緊的盯著我。

“如你所說,風水之術,分三六九等,而風水之地,也分福禍吉凶,這水龍眼就是一處是非之地,水龍盤踞,勢必氣脈受阻,我隻不過是稍微釋放了一些地脈之氣罷了!”

胡雪一臉不解,我說這些顯然對於她來說,屬於對牛彈琴。

“怎麼樣,還入的了你的法眼吧?”我一臉嘲諷的問道。

胡雪深吸口氣,有一些不可置信,顯然是一時半會兒冇辦法接受這樣的事實。

虎子也開口反問起來,“胡二小姐,現在,你還覺得二十萬很貴嗎?和你們胡家的風水顧問比怎麼樣?這天底下能有幾個人有我們少爺這樣的本事?”

連續的被我倆嘲諷,胡雪的臉色有些掛不住了,銀牙緊咬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見她如此難看,我覺得也差不多了,就不準備再和她斤斤計較,將目光落在九宮之中的另外三根桃木樁上。

“少爺,還繼續嗎?”虎子問道。

我搖了搖頭,看向麵前的黑色石鼎,“先等等看吧!”

說話間,我連忙扭頭看向湖麵,一股狂風從湖麵吹開,整個湖麵上都波濤洶湧起來,隨之而來的是一股極其冰冷的氣息,島上的溫度似乎是都降了下來。

胡雪和娘娘腔同時打了個冷戰,二月的寒冷還是讓兩人打起了寒顫。

胡雪咬著牙,看著突然波濤洶湧的湖麵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突然問我,“為什麼我之前冇有聽說過風水術還有這種功能?”

“你不知道的多了,隻能說明你無知?”胖子開口懟道。

“我還是不太相信這是風水術,萬一隻是氣候變化帶來的巧合呢?”胡雪突然說了句讓我意外的話。

我們仨頓時感覺到有些無語,心中是又好氣又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