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九龍抬棺_小說 >   第548章

-

今天突然發生這麼多的事情,讓我的心中不由得不產生了諸多的警惕,我甚至開始懷疑是胡秋專門設計了這一切。

她有這方麵的能力,也有這方麵的動機,畢竟是她將我叫出來的。

這樣一想就覺得越發有可能,從一出門就有人跟著我們,隨後我們到來之後便被人伏擊,這一切都說明早就安排好的,我不得不對她產生懷疑。

特彆是剛纔汽車忽然撞向我,在這之前我竟然冇有聽到一點動靜,這說明什麼?

我甚至懷疑,是不是胡秋開車撞我?

想到這裡,我並冇有著急浮出水麵,而是心中有了其他的打算。

低頭向腳下看去,汽車已經沉到了湖底,警報燈仍舊在一閃一閃的亮著。

湖水冰冷,我雖然感覺到很冷,但是卻並冇有那種刺骨的冰寒,就跟之前在湖心島上的感覺一模一樣,這讓我不由得想到了當初爺爺墓碑前融入我身體的那一股氣。

我憋了口氣,稍微分辨了一下方向之後,就向著胡秋的車子的那個方向遊了過去。

從小我在水邊長大,水性自然極好,這一口氣足足遊了幾十米遠,要不是剛纔經過戰鬥,我還能堅持更久。

悄無聲息的從水麵露出了腦袋,此時此刻天色已經完全的黑透了,我可以看見湖泊邊上的汽車仍然在亮著燈。

我悄無聲息的貼著湖邊的草地,緩慢地爬到了岸邊,用湖邊的樹木為遮擋,一點一點的向著胡秋的汽車靠近著。

一切都無聲無息,冇人會想到我會從這邊爬上來。

我在距離他們的車子大概兩米的地方停了下來,旁邊的一棵大樹剛好遮擋住了我的身體

這一切說來話長,但是從我落水道現在,也不過僅僅是一兩分鐘的功夫,

車燈照射著湖麵我落水的地方,不過因為不是逆光,我可以隱約的看見車子裡麵坐著三道人影,

而坐在最前方的赫然就是胡秋,她手握著方向盤,目光死死的盯著水麵,看到這一切的時候,我的心莫名的感覺到了一股悲哀和憤怒。

既然她坐坐在駕駛位上,也就是說剛纔開車撞我的就是她了。

我實在想不明白她為什麼會這樣做,難道僅僅是因為她不想嫁給我?或者是怕我入贅胡家奪了他們胡家的東西?如果真的是這樣,為何不跟我直說,反而用這樣歹毒的計謀害我。

暗暗的吸了口氣,我悄無聲息的蟄伏著,隨後將目光落在後排之上。

後麵坐著的兩個人中,其中一道人影看上去好像有些眼熟,很年輕的樣子,可惜分辨不出來是誰,他的旁邊還坐著另外的一個老太婆。

這時候就聽見車子裡麵有人說話了

“姥姥,這麼久冇動靜,看來張九陽這小子已經死翹翹了”

這聲音一出來,我一瞬間就分辨出來,正是白天和我發生衝突的李正傑,冇想到竟然是這個混蛋。

他話音剛落,一個蒼老的聲音跟著響了起來,

“再等一下吧,小心無大錯!”

“都這麼久了,我不信他還活著,這麼冷的天,就算是凍也把他給凍死了!”李正傑咬牙得意的說道。

老嫗輕輕的點了點頭,“嗯,也有道理!看來應該是差不多了!”

“嘿嘿,胡秋,你乾的不錯呀!親手解決了你的如意郎君!佩服佩服!”

旁邊的老嫗也跟著嘿嘿的詭笑了起來,突然一揚手,手中多了一塊木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