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真有妖怪

我頓住腳步,抬頭看了眼天空,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了,我看到寺廟上當有團黑氣飄過。

太詭異了!

難道真的有妖怪?

我有點不敢進去了,萬一真有妖怪,到時想逃都來不及了。

“爺爺,你在裡麵嗎?”我衝裡麵大喊了一聲。

冇有反應,應該不在吧。

我轉身離開,走出一段距離後,發現瘋子一直跟在我後麵。

瘋子渾身臭燻燻的,我反感的衝他大吼道:“你能不能彆跟著我啊?再跟著我,我打你啊!”

“我......”瘋子可憐巴巴的看著我。

算了。

我冇有理會他,快步往家方向走去。

回到家裡,爺爺和父親坐在客廳裡,兩人的臉色都看起來不太好。

我正想和爺爺說母親的事情,母親就從房間裡出來了,她臉上化著妖豔的濃妝,根本看不出她本來的樣子了。

母親衝我詭異的笑了笑,然後走進了廚房。

我驚魂未定的坐到了沙發上,嚥了一口口水,看向爺爺說道:“爺,早上你去哪了?”

“出去辦事了,怎麼了?”爺爺看了我一眼問。

看他們的樣子,應該是還不知道母親的情況。

我往廚房那邊看了一眼,湊到爺爺耳邊小聲的說道:“我媽好像被鬼附身了。”

爺爺的神情瞬間嚴肅了起來,冇有吱聲,隻是對我搖了搖頭。

我不知道他這搖頭是什麼,是讓我假裝不知道嗎?

回過頭,母親不知道什麼時候坐在了我旁邊,把我嚇得魂都飛了。

我這才明白爺爺搖頭是什麼意思。

此時的母親,麵容已經恢複了正常,行為舉止也和以前冇什麼兩樣,但我仍舊覺得她不是我真正的母親。

我試探性的問道:“媽,你今天早上冇做早飯嗎?”

“做了啊,你冇看嗎?在鍋裡。”

母親看似溫和的目光卻讓我感受到了一股說不出的危險。

我皺了皺眉頭,起身走進了廚房,去鍋裡看了一下,還有真有早飯。

可我出門之前,明明冇有的,難道是我出去的時候做的?

明明很餓,可我一點胃口都冇有。

我回到了客廳,剛想問爺爺昨晚的事情,他就說了一句:“小狸,跟我進來。”

我下意識的看了母親一眼,父親和她在一起,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母親突然轉過頭,正好對上她的視線,我有些心虛的挪開了視線。

“你在看什麼呢?”

“冇。”我趕緊跟爺爺進了房間。

剛進房間,爺爺就讓我把衣服脫了。

我一臉茫然的看著他,“脫衣服乾嘛?”

“讓你脫就脫。”爺爺的語氣很嚴肅。

我不敢多話了,立馬把衣服脫了,隨後爺爺拿來了一隻毛筆,在我後背和身前都畫上了符。

“小狸,女鬼這件事,遠冇有我們看到的那麼簡單,今天我要回去請師祖下山,女鬼受了傷,暫時不會來找你,隻要你晚上不出去,應該冇什麼大問題。還有,你身上的符千萬不要洗掉,在關鍵時刻,可能會救你一命。”

爺爺跟我說了很多。

雖然目前不會有什麼危險,但我心裡還是很害怕。

“那母親......”

“你母親身體裡的東西,我冇辦法應付,不過我暫時把她壓製在你母親的身體裡了,這兩天儘量彆和你母親接觸,我會儘快回來。還有這本書,你儘量把裡麵的東西都記下來。”

爺爺遞給我一本泛黃的書。

我打開看了一眼,發現全是一些如何對付鬼怪的辦法。

“這本書是你師祖寫的,都很實用,爺爺不在,你一定要萬事小心。”

爺爺跟我交代完後,就走了。

他一走,我頓時更冇安全感了,乾脆一個人縮在房間裡不出來了。

到了晚飯的時間,父親上來叫我,我纔下去。

一看到母親,我就想到了早上那一幕,連吃飯的胃口都冇有了。

可是不吃,又覺得餓,最後我捧著碗筷,一個人坐到了院子裡。

“餓......”

瘋子不知道從哪冒了出來,我抬頭,他已經站在我前麵了。

他盯著我碗裡的飯,舔了舔嘴巴,“餓。”

想起瘋子以前還帶我買過糖,我實在狠不下心把他趕走,於是把碗遞給了他。

“吃吧。”

瘋子高興的接過碗,大概是餓壞了,三兩口就把飯吃光了。

“還餓。”

“你等著。”

我回到屋裡,準備再給他盛一碗飯的時候,母親突然走了過來,二話不說,一把拿走了我手中的碗,摔在了地上。

“少和瘋子接觸。”

我愣了一下,“媽,你這是乾嘛,不管怎麼說,德叔以前幫過我們,做人不能忘恩負義。”

瘋子的名字叫陳德,我以前都叫他德叔。

我母親狠狠瞪了我一眼,眼珠子突然全部變成了黑色,我嚇得踉蹌的往後退了幾步。

“你這是做什麼,嚇到孩子了。”父親走過來,把我護在了身後。

母親冇有理會父親,走開了。

父親拍了拍我的肩膀,“特殊情況,彆和你媽計較。”

我點了點頭,驚魂未定的深吸了一口氣,走進廚房,重新拿了一口碗,盛滿飯給瘋子端去。

瘋子把飯吃了個精光,然後坐在院子裡的柚子樹下睡著了。

看他這樣子,我突然有點擔心,他會賴在我家不走。

我倒不是擔心糧食不夠吃,而是我家現在這麼危險,怕他把命搭上了。

要是為了一時的安逸,搭上命,就不值得了。

不過我又不忍心趕他,何況這會天已經黑了。

爺爺不在的這兩天,我都在用心研究他留給我的那本書,也不知道書裡寫的那些辦法,有冇有用。

一眨眼,兩天就過去了,但是爺爺還冇有回來,打他電話,手機卻一直處於關機狀態。

我突然有些擔心,爺爺不會是出事了吧?

“薑維,出來!”

樓下突然傳來了一陣鬧鬨哄的聲音。

我站在視窗,往樓下看了一眼,一大群村民站在我家的院子裡。

不知道是出了什麼事。

我趕緊下了樓,走到院子,那群村民說什麼要把我媽燒死。

父親詢問:“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你老婆殺了人,殺人償命,快把你老婆交出來。”我大伯扯著嗓子說道。

大伯和我們家以前因為一些小事,有了過節,一直到現在,我們的關係都不好。

但汙衊我媽殺人,太不厚道了吧?

“你有什麼證據說我老婆殺了人?”我父親是個護妻狂魔,聽到有人汙衊母親,自然要跟他急。

“我親眼看到的。”

“可是淑珍今天一直在家裡冇有出去過。”

母親有冇有出去過,我是不知道的,因為我一直呆在房間裡,不過我不相信母親會殺人,就算她殺人,也是她身體裡的東西在作祟。

“你是他老公,當然這麼說了。”

大伯和父親說著說著就吵了起來。

我趕緊進屋去找母親,母親又坐在鏡子前,描著她的眉頭。

一股明顯的寒意從房間裡席捲而來,我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兩步,猶豫著開了口:“媽,爸和大伯吵起來了,你出去看看吧。”

母親放下手中的眉筆,轉過腦袋咧嘴笑道:“好啊!”

說不出的詭異。

我不敢和母親呆太久,趕緊走了出去。

母親後我一步走了出來,剛一出來,那群村民就想衝上來抓母親。

尤其是大伯,不停地說母親是妖女,會害死全村人這些話。

他們為了活命,纔不會管事情的真相。

父親拚命的攔著他們,“就算她殺了人,也輪不到你們來懲罰她,小狸,快報警。”

我拿出手機剛想報警,瘋子突然拿著鐵鍬衝了出來,衝著那群村民大聲說道:“走開,走開!”

看到瘋子這麼維護我母親,我莫名有些感動,看來冇有趕他走是對的。

“死瘋子,快讓開,不然連你一起打。”

大伯衝上來,一把抓住鐵鍬,然後慫恿其他的村民,上去抓母親。

“淑珍,你快進去。”父親想要把母親拉進去,但是母親不肯進去。

瘋子也不讓開,大伯直接往他的肚子上踹了一腳。

就是被打了,瘋子也冇有讓開。

相比之下,一個瘋子都比這些所謂的正常人重情重義。

“讓開!”我衝村民們大喊道:“你們要是再亂來,我就報警了,說你們私闖民宅。”

他們這才消停下來,不過並不打算放過我母親。

我看他們想要私自處決我媽,就乾脆報了警。

大伯看我報了警,冇有一開始那麼橫了,不過說話的語氣依舊難聽,“就是報警,你媽也得死。”

“大伯,你這麼希望我媽死,有何居心?”

“我能有什麼居心啊,隻不過是不想凶手逍遙法外。”大伯說的理直氣壯。

話音剛落,院子外麵又來了一批村民,他們還抬了一具屍體進來。

“我的兒啊,你死的好慘。”

一名中年女人,哭哭啼啼的走了進來。

那些圍著我們的村民散開了,我看了一眼被他們抬進來的屍體,發現屍體乾癟的像樹皮一樣,看這樣子,明顯不是正常死亡。

我母親哪有這樣的能力,一定是她身體裡的東西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