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九龍抬棺_小說 >   第724章

-

我自然是知道馬老太太指的是什麼,畢竟我答應她三年的香火,人家的確幫我們解了圍,而且到目前為止,並冇有做出什麼對我不利的事情,我自然也就得兌現承諾。

可為什麼我的心中總是有種隱隱的不安呢?

看著老太太期待的眼神兒,我隻能是點了點頭,很自覺的取出供香,直接就在房間裡點了。

香霧嫋嫋,馬老太太頓時露出一臉陶醉的表情。

我向後退了一步,站在房間的正中間,默默的看著她,青衣可是警告過我,我也覺得應該離她稍微遠一點。

可是我剛剛站定,身邊卻突然響起來王勝利的驚呼。

“小心!”

我被嚇了一跳,還不等我回過神來,便聽到頭上傳來嘎嘣一聲響,彷彿有什麼東西斷裂了一樣。

緊跟著便腦袋一疼,有什麼沉重的東西,狠狠的砸在我的頭上。

我腦袋嗡的一聲,耳邊是玻璃和鐵環的聲音。

我直接被砸的雙眼發黑,差一點就栽倒在地上。

不過,我還是瞬間明白,砸我的是頭頂上的吊燈!

剛纔赤龍出來的時候,電燈就搖晃過,冇想到還是掉了下來,好死不死的砸在我頭上。

這還不算完,吊燈翻了個個,然後又重重的落在我的腳上,剛好砸中我的腳拇指,鑽心的疼。

我一跳三尺高,頭上也有一股暖流緩緩的流淌下來,用手一摸全是鮮血。

我頓時就嚇壞了!

王勝利一見我受了傷,趕緊站起來向我跑了過來,誰知道腳下一滑,一屁股坐在了玻璃碴子裡,頓時嗷的一聲就跳了起來,肥胖的身體就跟裝了彈簧一樣。

我看得很清楚,他的屁股上,被刺進去幾塊玻璃碴子,疼得他嗷嗷怪叫。

一時間,整個房間裡麵雞飛狗跳!

赤龍眼睛猛地一亮,突然一拍大腿,一臉幸災樂禍的大笑了起來。

“你笑個屁呀!”我憤怒的道。

赤龍冷笑的瞅了我一眼,隨後看向正一臉陶醉的馬老太太,突然之間像是想到了什麼,臉色逐漸的又苦了下來,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

我心中一動,這事莫非跟馬老太太有關係?

心中不由得聯想起之前發生的一件件怪事,漸漸的,我彷彿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了!

先是瘟神退讓,接著青衣逃跑,然後是赤龍無辜摔倒,現在又換成了我和王勝利。

這一切都是意外,可矛頭卻全部直指馬老太太,似乎所有和她接觸的人,都出現了意外......

想到這裡,我心中一抽,終於明白瘟神離開的時候,自言自語說的要倒黴的是誰了,原來不是說他自己,而是說我呢!

他一開始就知道,誰和馬老太太接觸,誰就要倒黴。

如果我猜的不錯,剛纔青衣那邊肯定是手機爆炸了!

漸漸的,我的思路開始清晰起來。

目光看向馬老太太,拚接著一切和她有關的資訊,一個傳說中的人物漸漸的浮現在了我的腦海中。

姓馬,拿著掃把,還有封神牌,讓瘟神都退避三舍......

這一切,逐漸鏈接成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