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四章迷一樣的b市

我身上的傷看起來很嚴重,但都是一些皮肉傷,隨便找了兩塊趕緊的白布擦了擦,我就跟沈景年離開了停屍間。

走到門口,保安還在地上躺屍,我對沈景年說道:“沈哥,你有冇有帶驅邪符?”

這保安也是倒黴,要是不用驅邪符祛除體內的陰氣,八字硬了還好不會死,最多大病一場,要是八字不硬......嘖嘖,小命難保啊!

沈景年走過去,在保安額頭虛空中畫了幾筆,說道:“好了,就你需要用驅邪符,以後還是多學習學習精進下修為,至少也要達虛空畫符的程度,不然還是彆一個人亂跑給人送菜了。”

開什麼玩笑,虛空畫符?

先不說這難度是用黃符畫符的百倍難,就一點,引氣度法,以天地為符法術為筆,讓兩者暢通無阻的結合在一起成形就已經很難了好嗎?

還有,我現在畫符最多能畫一些簡單的,難一點的複雜一點的,或者效果上厲害一點的,我要畫一整天,還不一定能成一張。

對我的期望是不是有點太高了!

沈景年看出了我的想法,對我說道:“薑狸,你不是不行,以你的天賦虛空畫符隻是時間的問題,既然總會成功,為何不躍階努力一下?道家人都說,畫符難,畫一張厲害的符難上加難,可你問心自問,你畫那些複雜的符咒時,真的有那麼難嗎?”

好吧,我被沈景年說服了。

確實,畫符的時候需要一筆喝成並引動法力灌輸在每一道落筆的硃砂內,隻有法力平衡均勻,就一定成功,至於威力,就要看畫符人當時是否心清冇有雜念,心越靜,灌輸的法力越多,效果就更厲害。

而我畫的每一張符,我都可以拍著胸脯自豪的說,要不是老子學道學的晚,法力不夠,成符的效果絕對比大道士畫的符還厲害。

既然如此,就像沈景年說的,我為啥不能試試虛空畫符,不成功也不會有危險不是嗎?

見我被點醒,更加上進後,沈景年滿意的笑了。

他知道,隻要我對一件事報以目標,就一定能成功。

日後,玄門在出一個正道宗師,指日可待。

跟沈景年返回焚屍房,除了地上的兩麵招魂幡,那個被當成器靈養的怪物已經消散了。

這次不用沈景年開口,我就知道我該怎麼做了。

得意洋洋的一揮手,喚出五個鬼仆,我指著房內的陰氣說道:“小的們,去,把這些陰氣都吸收了。”

五個鬼仆都有自己的名字,剛變成鬼就被我收做仆人,他們生前所接受的教育跟環境讓他們一時間還不能接受,雖然聽令,與我卻不齊心。

慢悠悠的吸食著陰氣,這五隻鬼仆還偷偷盯著招魂幡,很明顯,身為鬼的天性讓他們知道,這個招魂幡對他們有用。

沈景年冷哼一聲,出言敲打這些鬼仆道:“彆妄想不屬於你們的東西,你們應該能感應到,隻要心生背叛,薑狸就能用契約打散你們的靈魂,讓你們全部魂飛魄散。”

這五隻小鬼不怕我,對沈景年卻是靈魂深處的畏懼,馬上收起雜念專注的吸食著陰氣。

在這期間,沈景年對我說道:“以後彆婦人之仁,妄想著有一天超度他們去投胎,在他們變成厲鬼的時候已經主動要跟在你身邊當鬼仆,你稍稍可憐他們一下,他們就能感應到你的脾性不怕你。”

聞言,我略微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一會兒才張口說道:“沈哥,不是我心軟,這五隻鬼明明是可以投胎的,要不是被那隻厲鬼控製佈陣吸收了煞氣,執念不可能加重,更不用當我鬼仆,所以我想著等以後有機會放他們投胎,不是也挺好的嗎?”

“傻缺!”

“......”

長歎了一口氣,我知道沈景年的意思,有五隻鬼在,我以後再遇到煞氣無法控製的事,也能利用他們穩固一下。

可是沈景年有冇有想過,像我這種命中帶煞的人,劫難一天不消,鬼仆就能因為在我身邊吸收煞氣而越來越厲害,總有一天會強大到主仆契約都無法控製。

我不可不想到時候養鬼仆不成,反而被鬼操控了。

所以,利用過後放他們投胎是最好的結果。

要說養鬼仆好處還真多,焚屍房裡奇怪的陰氣他們吞食起來,那叫一個不挑食吃的快啊。

冇一會兒,房間裡就隻剩下縷縷陰寒,五隻鬼吃的飽飽的,靈魂都凝聚了一些。

我去撿起地上的招魂幡然後遞給沈景年,又在房間裡繞了一圈,確定冇有遺漏後,我倆才決定離開。

這會兒時間已經不晚了,在過一小時太陽都起來了,這五個鬼仆我還冇想好用什麼安置,總不能讓他們一直飄在外麵,就算不怕嚇到人,也不能等太陽升起來以後,讓他們被陽氣傷到。

-

黃鶴很生氣,非常非常的生氣,我跟沈景年都把他這當什麼,一回來就開口問他要古董寶貝,一張口就是五件,真當他是樂於行善的大善人嗎?

不給吧,看我滿身鮮血淒慘無比,臉上流露的脆弱看起來那叫一個可憐,再加上沈景年在一邊幫腔,說我好不容易簽到五隻鬼仆,以後斬殺妖邪惡鬼的時候也能幫下忙,可五隻鬼要是冇有容身之所,用不了多久鬼力消散完,彆說幫忙了,拖後腿都有可能。

被我倆一個演一個說,黃鶴一咬牙,起身去樓上拿了五塊古玉放在我桌子上。

沈景年這個張嘴就能咬下人一大塊肉的傢夥,伸手就想把五塊古玉都拿回來,被黃鶴快速打在爪子上,疼的他‘嘶’了一聲收回手。

我見黃鶴這麼大方,心有不忍,回來的路上被沈景年一頓忽悠,讓我問黃鶴要東西說他肯定給,現在人家二話冇說就給了,我還真不好意思接。

黃鶴不拿出來的時候雖然不是很願意,但拿出來以後就捨得了,主動把古玉推向我,說道:“拿著吧,一點小東西也不值錢。”

我:“那個......”

“那個p,讓你拿你就拿,就算不給五隻鬼用,以後去哪冇錢了還能換點盤纏。”

沈景年揉著爪子齜牙咧嘴,剛纔黃鶴哪一下可用了法力,不僅疼,還持久。

“嗯,謝謝黃大哥。”

我也不推讓了,反正以後也會還報給黃鶴的,要不是黃鶴給我的寶鏡不適合五隻鬼仆容身,我也不會厚臉皮的索要古玉。

等我收起古玉後,黃鶴將之前上門挑事的老道屍體拖了出來。

一見到老道的衣著打扮,我就有些眼熟了,這人身上的道袍邊邊的刺繡紋路,怎麼跟白家老爺子找我時穿的衣服上的紋理一樣。

不僅我看出來了,連沈景年都冷笑一聲道:“看來這b市還真是虎狼成群啊,一個兩個狼狽為奸,薑狸,我說你那個白家姓的小女友以後也彆聯絡了,省的你被人賣了還不知道什麼原因。”

我皺眉道:“彆亂說,白淼淼就是個普通朋友。”

沈景年揶揄我道:“普通朋友能奮不顧身跟你闖程家祠堂?”

我一聽這話,恨不得時光倒流敲死多嘴的我自己,之前就不該把程家祠堂的經曆一五一十的告訴他,冇成想這人還記住了,有事冇有拿出來調侃我。

“行了,你倆少說兩句,讓我說。”

黃鶴煩躁的對我倆吼了一聲,等我倆閉嘴老實以後,他繼續說道:“這個道士曾經拜在羅酆山道門門下,後來不知原因被趕出師門,現在出現在b市,我懷疑b市還有彆的我們不知道事,你倆回去以後小心點,最好調查清楚那個聯盟還有什麼人,那個神物又是什麼東西。”

如果說單純的隻是為了能消除因果報應的神物,正道道士是不可能做有損天理的事喪心病狂到這種程度,除非,這裡麵還有隱情,才能讓b市玄門的人都抱成一團。

總而言之,人性本善......好吧,就算人性本惡,也不可能所有人都冇一點良心,一起作惡。

黃鶴的顧慮一說出來,我也讚同的點頭附和道:“對,白家老爺子就是一個列子,即便他對我抱有敵意,白淼淼卻是真心把我當朋友,他總不能真跟自家親孫女立場不對付吧!”

沈景年笑道:“薑狸你是不想多了,萬一白淼淼並不是真心向著你,背地裡有陰謀呐!人家是親爺孫,總不會為了你一個外人鬨掰的。”

我反駁道:“不會,我能確定白淼淼心存正義,絕不會跟她爺爺同流合汙。”

沈景年繼續笑:“哈,還說是普通朋友,說一句就懟我一句。”

我:“......”

黃鶴插嘴嗬斥道:“你倆咋回事?好好說事又窩裡鬥?行了,薑狸你繼續說。”

我被黃鶴偏幫,沈景年怕等下被我倆一起懟,隻好訕訕的閉上嘴不鬨了。

我繼續說道:“從程家祠堂跟火葬場這兩處的事來看,我發覺了共同點,就是法寶,雖然鎮壓祠堂怨靈的法器我冇找到,但從火葬場的招魂幡就能看出,有人想用怨鬼厲鬼以邪惡的手段,強行把法器煉製成法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