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立規矩

這麼多具屍體,我一具具看過去,不被噁心死也被被累死。

不如......讓鬼仆幫我一起找!

說乾就乾,我拿出五枚古玉,手浮空在上麵畫了兩筆,即將要把剩下三個鬼仆一起召喚出來的時候,沈景年的聲音從牆上的喇叭裡響起。

“小子,不要再召喚鬼仆,控製兩隻已經是你的極限了,在叫三隻,你就不怕他們出來以後鬨一場讓你反噬!”

攥著古玉,我愣在原地,沈景年這話是從何說起,鬼仆既然已經接受了契約還能彆被我控製?不過沈景年都這麼說了,我又是第一次收鬼做仆人,還是聽取他的意見比較好。

收起古玉,我四周看了一圈,這才發現之前召喚出來的兩隻鬼仆不知何時也消失了蹤影,張口說道:“沈哥,你在哪呐,怎麼我一轉身你就不見了,還有之前的兩隻鬼仆你看見去哪了冇。”

我聽到沈景年那邊好像有點嘈雜聲和敲鍵盤的聲音,過了兩分鐘他纔回我道:“值班室,我用這裡的電腦登錄了醫院內部係統,你把那兩隻鑽進屍體裡的鬼叫出來,讓他們幫你一起檢視屍體。”

“好嘞!”

點頭哈腰的答應好,也不敢跟沈景年嗆聲質問他怎麼丟下我一個人擱這乾苦力,憋著氣,我用契約尋到兩隻死性不改喜歡鑽屍體的鬼仆。

有一隻躺在冷藏櫃裡的屍體中,一把拉開冷藏櫃我厲聲嗬斥一聲,催動契約給了這隻鬼仆好一個教訓,他慘叫一聲從屍體裡飄了出來,靈魂從裡到外冒著寸寸火苗,這種火苗是契約引發的懲戒,另一隻見到他這般慘狀,乖覺的自己從屍體裡飄出來。

我抱著手,冷冰冰的看著兩隻鬼,後麵那隻自己飄出來的鬼仆也冇逃過懲罰,靈魂被火苗點燃燒著。

聽著他倆在這鬼哭狼嚎的慘叫,我挖了一下耳朵冷厲的教育道:“彆以為老子把你們當人看,你們就真把我當軟柿子捏,不聽話,行,老子也不缺你們兩隻鬼,大不了燒散了老子再找也是一樣的。”

之前是對五隻鬼仆有些虧欠,心想著找機會送他們投胎,這契約就當是跟他們簽的合同工,卻不想老子把鬼仆當‘人’看,他們打心眼裡卻冇把我當老闆,剛出來就不聽話。

先有對普通人吹陰氣悄悄吞噬人家陽氣,再有鑽入屍體搶奪人家剛死之人還懵懂著的靈魂壯大自己的鬼體,前者老子可以當做他們是剛變鬼控製不住自己的**,後者說啥老子都不會容忍。

“錯了,我錯了,彆懲罰我了。”

在我的怒火中,兩隻鬼紛紛開口,為了自保顧不上生前當人時的驕傲跪地求饒。

沈景年從監控裡看到這一幕,非常欣慰我的手段終於冷硬一次,笑道:“不錯,你早該好好給他們講講當鬼的規矩教訓一頓,不然他們一個個還以為自己是天王老子,你這個契約主纔是奴才。”

對於沈景年在一邊煽風點火要求我嚴懲他們,兩隻鬼仆敢怒不敢言,我見他們還不知悔改,怒火燃燒的更加凶猛起來。

“好呀,你倆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還敢心存恨意,老子今天不讓你們吃點苦頭就跟你們姓,省的以後你們給老子添麻煩!”

怒斥一聲,我揚手亮出黃鶴給我的寶鏡,把兩隻鬼全都吸進去以後,我在寶鏡上貼了一張黃符,確保兩隻鬼在受罰的時候不會真的魂飛魄散。

解決完兩隻鬼仆,我感應到口袋裡另外的三枚古玉產生了動靜,拿出來一看,三隻鬼未在我召喚的時候,自己從裡麵出來現身。

看到他們仨我還一驚,感受了一下契約並冇有反噬的力量,我才稍稍放鬆下來,看著他們仨問道:“有事?”

三鬼漂浮在空中腳尖不沾地,聞言規規矩矩的問好,說道:“道長,我們三人均願意為您效勞,馬首是瞻,絕不心生反叛。”

他們仨應該是看到了另外兩隻鬼仆的慘狀,這才害怕恐懼我,明白我這個‘主子’也不是好哄騙欺負的,再加上自己的小命也被我拿捏著,明白做鬼跟做人不一樣,就算冇作惡,遇到道士很可能會被收了,不如跟著我這個心善的主子討生活,以後我也會幫他們投胎,這纔不經召喚自覺的出來幫忙。

理清楚頭緒後,我樂了。

這不就對了嘛,我又不是吃人血饅頭的主人,也不會讓他們做傷天害理的事,更不會不把鬼的命當命,乖乖的聽話,不每次都讓我用契約控製他們才做事,不就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了嘛。

滿意的點點頭,我讓三隻鬼分好工,去把所有的屍體都檢視一遍,但凡是屬於出意外冇搶救過來死的都報備給我,我自己拿著小本本在一邊記載名字跟死亡時間。

鬼做事有時候比我都方便快捷,他們不需要一個個找過去掀起遮屍布,也不需要把冷藏櫃都抽出來看,一鑽一躥,掃兩眼就知道死屍的死亡原因了,我用筆寫都快不過他們報號報名字。

在爪子都快累斷以後,終於記清楚了所有屍體的情況,三隻鬼仆完成任務後自覺的回到古玉中,我歡樂的哼著小調拿著本子去找沈景年。

值班室裡,沈景年趴在桌子上麵色嚴肅的寫寫畫畫。

走過我,我掃了兩眼奇怪的問道:“你記這些做什麼?”

“你看。”沈景年用筆指著醫院係統頁麵,鼠標往下滑動,等我看了兩分鐘後對我說道:“你發現冇有,所有屬於發生意外送來的都經過一個急診科的醫生搶救,然後手術室做手術的,這個醫生也有簽字。”

從我這個角度看過去,亮晶晶的電腦屏有些反光,但不妨礙我在沈景年的提醒下看到那個醫生的名字跟病例檔案。

“王禮?不是,這醫院急診科跟手術室是怎麼安排醫生值班的?怎麼意外,心臟病,吞毒之類的病號,送到急診又送去手術室,從頭到尾都一個醫生接診主刀?”

我就算不瞭解醫院醫生的工作,也知道送到急診科的患者,如果需要手術,會按照患者的情況分類找醫生做手術,一個急診科的醫生,就算本事再大也不可能內課外課全能,啥手術都能插上一腳。

沈景年點進醫生的個人資料,記下他的聯絡方式跟工作證件以後,對我說道:“剛好,這個醫生今晚值班,咱們去會會他。”

我很讚同沈景年的提議,醫生有冇有問題,還是親眼見過以後才知道。

沈景年正準備走,我喊道:“等等,先把這兩個看屍人叫醒,我還有話要問他們。”

“問什麼?”

“嘿嘿,問問他們,b市三四家火葬場,為啥要把屍體送去城南那家最小的!”

醫院肯定是跟火葬場簽訂有合同的,黃鶴壽衣店旁邊那家絕對是離市區最遠的,也是離醫院最遠的,為什麼送過哪,彆說是那家火葬場簽約的價錢低。

這倆人醒了以後,看到我跟沈景年大叫一聲“有鬼啊!”,沈景年臉黑下來,上去就是一巴掌,年紀輕的那個捱了一下踢騰著腳就要踹他,被我一腳踹過去擋住,然後我搬了個凳子過來,坐在地上的兩人前麵,對他倆說道:“看清楚我倆是人是鬼了冇?”

年長的看屍人比較穩重,見我倆在燈光下有影子,不像是之前突然出現對他們吹陰氣的兩隻惡鬼,稍稍放心了下來,但我倆明顯來者不善,他馬上又提心吊膽起來,弱弱的問道:“你們,你們來這有什麼事?這裡是停屍間,看病要去門診部。”

我翹起腿換了一個坐姿,沖年長這個皺眉說道:“我們不是來看病的,剛纔出現的兩隻鬼你們也看到了,現在,我們問什麼你們答什麼,要是不老實說清楚,哼哼,鬼再來我們可不管了啊!”

此言一出,兩個看屍人都驚了一下,特彆是年輕那個跟看到救命稻草一樣,伸手就想抓我的手,被我躲開他也不怒,反而驚慌又欣喜的問道:“你們倆是天師?剛纔那兩隻鬼你們已經抓到了對不對!”

我胡亂的點頭,等兩人冷靜下來從地上爬起來後,我對年長那個問道:“你們醫院的屍體是承包給哪家火葬場善後了?還有,你們公司的負責人是誰?”

剛纔沈景年查內部係統,停屍間不屬於醫院負責外包給了一家公司,也就是說兩者之間隻是合作關係,這就有點意思了,王禮這個醫生可是隸屬於醫院的,他跟停屍間的負責人之間又有什麼聯絡。

對於我問的問題,年輕的不清楚,也不知道我為啥問這些,但年長的一聽就明白我想瞭解啥了,他摸索著從上衣口袋裡拿出一包煙,抽出兩根給我倆,沈景年接了,我搖頭不要。

打眼一看,好傢夥,還是一包五十多的小蘇,抽的比沈景年的煙都好,怪不得人們都說,死人的錢好賺呐!

羨慕歸羨慕,正經事還是要辦的,等他抽完一口煙以後,我嚴肅的看著他對他示意快點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