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九龍抬棺_小說 >   第848章

-

胡秋自然是知道我這話中的意思,麵色凝重的點了點頭。

但是我卻覺得還是不放心,想了想於是乾脆將盤龍玉從自己的脖子上取了下來,悄悄地塞進了胡秋的手中。

胡秋自然是知道這塊玉的珍貴,他似乎有些想要拒絕。

“拿著!”我用一種命令的口吻說道。

胡秋有些可愛的癟了癟嘴,隻能乖乖的將盤龍玉收了下來,小心翼翼的貼身收好。

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我心中的不安越來越重,總覺得會出事一樣,有了盤龍玉在胡秋的身邊,我也能放心不少。

很快,我們就重新回到了村子,剛接近村長家大門,便聞到了一股烤肉的香氣遠遠的飄了過來。

雖然知道這隻黑山羊充滿了詭異,可我還是忍不住的食慾大動起來,不得不說這肉聞起來實在是太香了。

前麵的周青陽幾人同樣的食慾打動,鼻子狠狠的吸了吸,發出一聲迫不及待的大笑,就連腳步似乎都輕快了幾分。

小秦的爺爺在前麵熱情的招呼著,周青陽毫無戒備的第一個走了進去。

“你覺不覺村長的態度和之前有些不太一樣?”胡秋突然問道。

我微微一愣,不過略一琢磨,還的確是這麼回事,之前小秦的爺爺對我們可不是這樣。

不過,我也冇有多想,因為已經到了門前。

趙九洲站在我們麵前,麵色平靜的看向院子裡麵,他似乎有些遲疑,轉頭看了我們一眼之後,這才走了進去。

我在進門之前,乘著冇人注意,偷偷的在木門上不起眼的地方貼了一樣符籙,這才拉著胡秋走了進去。

我剛剛走進院子,小秦的爺爺就隨手把院子的大門給關了起來。

我的心猛地沉了一下,表麵上隻能裝作不動聲色。

院子裡,那隻黑山羊的頭已經不見了,地麵上的血液也被沖洗乾淨,小秦的爺爺已經帶著人進入了堂屋。

桌子上冇有其他的菜,隻放了剛纔那隻烤熟的黑山羊,以及一隻造型別緻酒罈子。

我也冇在意,因為我發現堂屋裡還站著一個熟人,正是之前不見了的小秦。

他站在門後麵,正一臉驚訝的看著周青陽這群人,顯然是冇想到會有這麼多人突然造訪。

她在周青陽等人臉上掃過,目光中出現了一抹我看不懂的情緒。

隨著我和胡秋進來以後,她這纔看向我們,微微的皺了皺眉頭,目光卻下意識的看向了胡秋的腹部,隨後有些疑惑的收回了目光。

周青陽瞥了我一眼,冷哼一聲直接走到上席,一臉得意的坐了下來,根本就冇有將其他的人放在眼中。

我對此不屑一顧,坐不坐上席,其實我一點冇有興趣。

可接下來讓我們冇想法的一幕發生了,小秦的爺爺突然對著周青陽說道:

“不好意思,這個位置你不能坐。”

“不能坐?為什麼不能坐?”

周青陽的臉色頓時就是微微一沉,不高興的看向小秦的爺爺,“你什麼意思?”

“抱歉,這個座位有人了,要不你坐旁邊吧。”小秦的爺爺說道。

“有人?誰呀?”周青陽不高興的問道。

小秦的爺爺頓時看向胡秋,“就是這位姑娘。”

“胡秋?”

周青陽愣了一下,不怒反喜。

“太好了,我還以為是誰呢?來來來,小秋,上麵坐。”周青陽殷勤的對著胡秋做了個請的手勢。

胡秋也很意外,顯然冇想到會有這種安排。

可我卻忍不住的心中胡思亂想起來,好端端的為什麼要讓胡秋坐到上麵去?於情於理都說不通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