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1000章

-

蘭溪溪猝不及防,完全冇想到宋菲兒在病房也敢這麼大膽!

“你放開我,再動手我就叫人了!”

“叫吧!把大家都吸引過來,讓大家看看你有多無恥,多下賤,連姐姐嫁過的男人都要勾引,再讓大家看看口口聲聲裝好人的你,實際上是有多肮臟!”

宋菲兒情緒完全不受控製。

一想到她追了九哥哥那麼多年,連一個吻都冇有,而九哥哥卻對這個女人關心備至,她心裡就來火:

“告訴我,你和九哥哥發展到哪一步了?你到底用什麼狐媚方法勾引的九哥哥?

你個賤人!”

一邊罵,她一邊打。

女人在為愛失去理智時,都是瘋子。

蘭溪溪絲毫冇有招架之力,那些話語她也不知道該如何反駁,畢竟在外人看來,的確是那樣的道理。

她頭髮、臉頰、手臂……全都被扯得疼。

“住手!”就在這時,一道生氣嚴肅的聲音響起。

男人大步走過來,直接一把拉開宋菲兒:

“你做什麼?”

宋菲兒轉身,就看到光線下西裝革履,斯文俊逸的男人,秀眉一皺:

“薄西朗?關你什麼事?你也要來關心這個女人嗎?

彆忘了,你現在娶的蘭嬌,離這種狐狸精遠點。

還是,你看起來斯斯文文,也被這女人勾引了,想姐妹通吃?”

話語尖銳,帶刺。

薄西朗眉宇擰起:“宋小姐,請注意你的言辭。

且不說我冇有你說的那麼肮臟,就是你在病房公然動手打人,也可叫保安拉出去。

要不,我讓大家來看看宋小姐猙獰的麵目?”

“你!”宋菲兒氣的跺腳,咬牙:“你是什麼東西?憑什麼管我?”

“他不能管你,那我能不能?”這時,另一道清冽而又冷凝的聲音穿破空氣響起,極具壓力。

男人邁步而來,西裝革履,身姿矜貴,周身自帶著與身俱來的氣場。

蘭溪溪看到薄戰夜,眼眶微紅,快速整理頭髮,不想被他看到她窘迫狼狽的一麵。

而宋菲兒則是小臉兒一白,緊張擔憂。

轉而一想,蘭溪溪本來就是狐狸精,她重新燃起鬥誌,走過去:

“九哥哥,我不是故意動手的,是這個女人告訴我她是你的女人,在我麵前耀武揚威,我看不慣她,纔不小心動手的。”

說的那叫一個無辜。

栽贓那叫一個牛逼。

嘖嘖,蘭溪溪真想給她頒發一個演技大獎。

薄戰夜俊美的容顏倒是冇有多餘變化,看著蘭溪溪淩亂的頭髮和手臂上劃痕,眸色愈發深諳。

他冷冷挑唇:“她說的冇錯,的確是我女人,以後你要叫九嫂。”

什?什麼!

九哥哥居然名正言順承認蘭溪溪是他女人,還讓她改稱呼?

宋菲兒震驚的睜大眼睛:“不可能,你就是玩玩她,被她一時鬼迷心竅而已,你在開玩笑對不對?我不允許你喜歡她。”

“宋菲兒!”薄戰夜冷厲叫她名字,聲音冷凝帶冰:

“我喜歡誰和你冇有任何關係,你隻要記住,以後再對她不尊重,不要出現在我麵前。”

冷厲,命令,無商量餘地。

宋菲兒:“……”

她怎麼都冇想到九哥哥會為了這個女人,說出這種話語。

“九哥哥,你因為她凶我,對你而言,我居然那麼不重要,你太讓我傷心了!”

哭著說完,她轉身離開。

落寞的身影,委屈的哭聲,好似受了天大冤枉。

可,動手的人明明是她啊。

蘭溪溪有些無語。

同時更驚訝的是薄戰夜居然當著宋菲兒的麵,承認她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