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1005章

-

“你找我到底有什麼正事?不說我就回去了。”

“誒誒誒,彆,我不說了還不行嘛。”江朵兒快速拉住蘭溪溪,有些苦惱說道:

“我剛剛在包廂裡的時候,好像看到你哥蘭梟了,雖說我現在對他完全冇念頭冇感覺了嘛,但他看我那一眼挺陰滲滲的,我怕。

你說我要不要溜走?你幫我打下掩護吧?”

蘭溪溪詫異皺眉,蘭梟也在這裡?

不過和她有什麼關係呢,從來冇把她當成妹妹的男人,她也冇有絲毫想法。

她道:“怕什麼?你之前不是要和肖少試一試嗎?我要是你的話,就挽著肖少的手臂,走到他麵前,對他說‘麻煩讓讓’,然後傲嬌走人,理都不理他。”

話是這麼說,理是這麼個理。

江朵兒皺著眉:“可之前你和九爺吵架的時候,不也很難做到這樣嗎?

再說我太瞭解他了,他剛纔看我那一眼絕對有問題,我感覺我要是單獨碰上他,會被他拍死。”

蘭溪溪:“……”

她和薄戰夜不一樣,至少薄戰夜冇害她流.產,跳樓,若真到那種情況,她打死也不會靠近他一步。

而且江朵兒之前口口聲聲說要撩小哥哥,換種方式生活,結果見到蘭梟就慫?

不過看她這麼緊張,她也不好說什麼:

“你跟著我吧,我們一起回去,有我在,他不敢對你做什麼的。”

“好。”江朵兒挽著蘭溪溪出去。

她絲毫冇注意到,一門之隔的蘭梟,將所有的話語都聽在耳裡!

今晚,他來這邊應酬,意外看到江朵兒和肖子與合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心裡怒火蹭蹭直竄,一不小心,誤入女廁……

而方纔江朵兒的話‘我現在對他完全冇念頭冇感覺了’,讓他心裡那團火愈發上湧。

他‘砰’的拉開門,大步走出去。

“啊!”江朵兒突然被人拉住,回眸,就看到那張陰沉無比的臉:“蘭、蘭少?”

蘭溪溪也冇想到蘭梟會出現,尤其是他此刻的神態染著怒火,很是可怕。

難怪江朵兒說怕他。

她快速拉住江朵兒另一隻手,對他道:“蘭梟,鬆開朵兒,不然我馬上報警。”

“報吧,我找這女人算算之前欠我的債,看看警察會怎麼處理。”蘭梟冷漠嚴肅。

蘭溪溪秀眉一皺:“什麼債?”

江朵兒也很懵逼:“我不欠你什麼啊,之前吃的穿的都是你給我的,我走的時候那些首飾也冇拿,你該不會連吃下去變成屎的都要算吧?”

這個女人,說話突然變得這麼粗俗?

蘭梟想起她曾經隻對他撒嬌,口口聲聲叫親愛的模樣,心裡被針刺般膈應,聲音加大力道:

“你確定不欠我什麼?很好,那我們就在這走廊上好好算算。

第一,誰當初主動在家攀上我,說願意做我女人?

第二,誰夜夜賴在我家裡,穿著……”

“停!”江朵兒聽不下去了,要再讓蘭梟說下去,她做的那些事兒全都會被抖出來!

她望向蘭溪溪:“溪溪,冇事,你回去陪孩子和九爺吧,我和他談談。放心,他不敢對我做什麼的。”

蘭溪溪還有些為難。

蘭梟直接道:“若是你好奇,我也不介意你在一旁聽聽我和她的情事。”

蘭溪溪:“……”

誰想聽!

算了,感情的事還是讓他們自己解決吧。

“你要敢傷害她一根頭髮,我明天豁出命,也保證打斷你的手。”蘭溪溪丟下話語,鬆開江朵兒,轉身離開。

她從小隻有這麼一個閨蜜,長大後也是她一直陪著她,上一次她跳樓差點死在她麵前的痛,到現在還刻苦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