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1006章

-

所以,她拚了命也要保護她。

江朵兒心裡十分感激,蘭溪溪明明有九爺那麼強大的男朋友,還不忘朋友,可見其善良,真心。

她深吸一口氣,看向蘭梟:

“走吧,去哪兒談?”

蘭梟拉著她,直接到地下車庫,上車。

由於喝了些酒,他坐上去時身子一晃。

若換做以前,江朵兒必然趁機扶著他,靠近他,趁機吃他豆腐,但現在,她竟然毫不猶豫退到最邊邊上,直入主題:

“蘭少,你想說什麼?快點說完吧。”

態度更是疏離。

好似曾經那個纏著他索愛的女人,不是她一般!

蘭梟心裡那股怒氣再次上湧,一把掐過她下巴,目光直直盯著她:

“怎麼,迫不及待上去和你新男朋友唱甜蜜蜜?”

什麼新男朋友?

江朵兒錯愕,下一秒意識到他誤會她和肖子與了,心裡冷笑,並不打算解釋:

“是又如何?我們已經分手一萬八千年了,關你什麼事?

哦,不,我們那都不叫交往,是我下賤的自願成為你的pao友。”

蘭梟嘴角一抽。

他心裡的確是那麼認為的,但從她嘴裡出來,十分膈應。

他加大力道:“那你的意思是,現在成了肖子與的pao友?”

說這句話時,他麵色異常冷,語氣異常冰。

江朵兒甚至感覺自己快要窒息,下巴更是被他掐的疼。

她又惱又氣,一把打開他的手:“我說了這和你沒關係,你問這些做什麼?難道蘭少有好奇彆人私事的癖好嗎?”

蘭梟看著她煩躁的樣子,不知道女人變心怎麼可以那麼快,再次將她一拉扣在懷裡:

“很不耐煩我?

當初口口聲聲說愛我,願為我赴湯蹈火,隻在乎我的人是誰?嗯?”

江朵兒冇想到他會說出這些話語,顯得好像很在乎她一樣。

而且他居然抱她?

他成熟的氣息混合酒味,太過野性,危險。

她侷促又抗拒:“你就當我覬覦你身子,說的甜言蜜語吧,那些話,誰不會說?

唔!”

話音剛落,強勢的吻鋪天蓋地將她襲來。

江朵兒整個人猝不及防被壓下。

她拚命掙紮,拍打蘭梟,可男人完全像洪水猛獸,令她冇有絲毫招架力。

更可怕的是身體有記憶力,在麵對他氣息時,竟情不自禁產生共鳴。

該死!

“蘭梟,你放開我,你混蛋!”

蘭梟按住她:“隻許你覬覦我身子了?

女人,是你招惹上我,那你便永遠欠我!”

所以,他的意思是覬覦她身子?

和在乎無關。

江朵兒之前還以為他問那麼多,是吃醋,在意,現在看來,真是蠢得可笑。

她的心,一下涼入穀底,絕望閉上眼。

‘砰!’就在這時,車門被人拉開。

車外,站著一道修長高大的身姿。

是他?

“蘭少,光天化日對女孩子用強,不太好吧?”肖子與幽幽掀唇。

明明是好聽的調侃聲,偏偏有些危險。

蘭梟眼眸一沉,起身,將江朵兒衣服拉好,對肖子與道:

“肖少未免管的太寬?即使想要她做你的pao友,現在她還在我懷裡,後麵排隊。”

這話說的太過冷厲,也帶著濃濃的侮辱!

江朵兒怎麼都冇想到他會說出這種話語,手心拽的死死的,有紫痕泛起。

就在她生氣的要給蘭梟一巴掌時,肖子與伸手將她一拉,她整個人猝不及防下車,落入他懷裡。

他一隻手抱著她腰,一隻手揣兜,清貴邪晲的望著蘭梟,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