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1022章

-可唐大哥氣質好像不是這樣……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她不能在這裡。

“幫幫我,求你。”蘭溪溪用僅有的意識求助。

男人墨色瞳仁盯著她,裡麵異常深黑複雜。

他知道她今天會在這裡,本想遙遠一看,冇想會遇到她發生事情。

此刻她待在懷裡,身子嬌小,小臉兒精緻,好似還是以前清純陽光的模樣,又好似更漂亮……

“小溪兒。”男人暗啞喚了聲,手輕輕撫過她的臉頰,柔聲說:

“我已經叫了醫生,馬上就到。”

隨著話落,車門被敲響。

阮慕楓上車,一眼判斷出情況,道:

“在這種場合怎麼會出這種情況?彆擔心,我馬上給她打鎮定劑和特效藥,很快便會好。”

“嗯。”男人抬起她的手臂,尤記得她一直怕打針,另一隻手本能輕揉她的髮絲,安慰:

“乖,不疼,堅強點。”

蘭溪溪嘴角發出一聲嚶嚀。

她覺得自己魔怔了,眼前的人異常溫柔,異常迷人,連打針都心疼她,怎麼和以前的南大哥一樣?

南大哥……

他不可能會在這裡。

疼痛感傳來。

蘭溪溪秀眉一皺,漸漸暈迷過去。

男人心疼皺眉:“多久會醒?”

阮慕楓道:“十分鐘左右。之前我下來時,看到上麵很多保鏢在找,應該是薄九爺的吩咐,他們很快會找來。”

男人眸光眯起。

薄九爺……

他看過他的資料,一個優秀翹楚,天之驕子,最主要還是蘭溪溪喜歡的人。

他抱著女孩兒的手心緊了緊,最後道:

“你帶她過去吧,不用透露我。”

現在不是機會,至少不想給她帶去麻煩。

阮慕楓皺眉:“為什麼?你救了她,這是出現在她麵前的機會,難道你還打算看著照片過日子?

彆怪我說話嚴重,我隻是覺得你再不出現,會徹底失去機會。”

男人氣息微沉。

有些機會,他可能早已經失去。

“聽我的,暫時先這樣。”他不捨將蘭溪溪抱過去。

即將鬆手時,低頭在她額間一吻:“溪兒,通過我的驗證。”

那個微信新增,幾個月前就發送,一直未得到她的迴應。

說明她在有意躲他,避她。

他希望,他們的見麵至少要是她願意之時。

外麵,有腳步聲。

阮慕楓無奈,隻好快速接過蘭溪溪,抱著她下車。

“阮醫生?”聲音冷凝異常,且威脅至極。

阮慕楓看著薄戰夜,知道他誤會了,解釋道:

“蘭小姐在紅毯上突發問題,意識不清,我帶她過來治療。

已經打了鎮定針,大概十多分鐘會清醒,到時會冇事,九爺好好照顧她。”

竟是如此?

薄戰夜盯著阮慕楓看了一秒,冇看出異色,而蘭溪溪身上衣服也是好的,他冇再追究,伸手抱過蘭溪溪:

“小溪,我來了。”

小姑娘冇有反應,他憐惜抱她回去。

高大的身軀在後視鏡中越來越小。

車內,男人手心漸漸收緊,眸色被濃重的霧籠罩。

剛剛短短幾分鐘,他看的出來,薄戰夜也很在意蘭溪溪。

溪兒,何時在意你,保護你的男人,換做了彆人?

蘭溪溪做了一個很奢侈夢。

夢裡,她考上重點大學,歡呼喜悅的對南大哥告白,告訴南大哥‘我現在是大人了,不想再做你的妹妹。’

然後,南大哥答應她的告白,她和他開始交往,他比以前更溫柔、更愛護的寵她。

並且那個夢裡,冇有傷痛,冇有落魄,奶奶也冇有死,是那麼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