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1029章

-

邊說,他邊伸手拍拍薄戰夜的肩膀,希望他早些忘卻過去蘭嬌。

其他人見兩位大佬如此都開口這麼說,當然也跟著附和。

並且在他們心裡,的確認為兩人很般配。

一時間,蘭溪溪直接成為局外人,她坐在位置上,心裡微微澀然。

之前,郎譜森問那個問題時,她還在找藉口,可薄戰夜那麼自然而然應對,否認關係。

之後,大家一句句紛紛撮合、誇讚薄戰夜與秦千洛,他們坐在一起,完全有幾分真情侶的感覺……

她不該在意的,可眼睜睜看著,還是無法做到平靜。

“嗨,你叫蘭溪溪是吧?在你眼裡九爺和秦小姐應該也挺般配?”身邊一位女星好奇聊天。

她也是受邀參與聚會,有點特彆原因便坐到後麵。

蘭溪溪轉眸,看著漂亮如同赫本的女人,眼裡閃過一抹驚豔,生澀僵硬點頭:

“嗯……般配……”

說自己男朋友和彆的女人般配,這滋味特彆苦!

當晚,有人來敬酒,蘭溪溪不方便拒絕,又或者是看著薄戰夜和秦千洛那般般配,心裡那杯苦澀還在蔓延,她冇有拒絕:

“謝謝。”

“Cheers!”

對於一個漂亮的東方女星,還是有不少人喜歡,他們或敬酒,或交流,又或想發展進一步的關係。

可惜,蘭溪溪一杯醉的體質,不到一分鐘便醉倒在沙發上。

“小姐?酒量這麼低嗎?還真是有趣的小女人。”他們F國的女人,大多酒量特彆。

男人伸手想抱起她……

薄戰夜眸光一眯,起身走過去:“她累了,讓她睡會兒。”

說著話,身上西裝外套落在她肩上,無形之中帶著一抹保護氣場。

一眾人:“……”

誰不知道,這種聚會實則是交友規則……

可九爺這樣一來,誰敢再碰蘭溪溪?

這到底什麼鬼?

薄戰夜不理會他們的目光,坐回自己位置,隨意給盛琛發訊息:

【四嫂還冇醒?讓她過來接小溪。】

叮!

盛琛:【她今天都不便,我派人過去。】

薄戰夜:“……”

都是成年男人,自然明白‘不便’兩個字是什麼意思。

他不竟挑眉,罪不可赦的盛琛都修成正果,他和小姑娘……

最後,是盛琛派來的酒店女助理接走蘭溪溪。

薄戰夜不方便離開。

再怎麼說,今天讓郎譜森給蘭溪溪開綠車,剛剛他又插手蘭溪溪一事,不好再駁麵子。

“九爺,玩幾局?”

指得自然是牌。

國外牌法與國內不同,並且賭注重大,稍不注意輸掉一個項目。

薄戰夜卻是不以為然:“郎總有雅興,自然奉陪。”

一桌人打起牌,女伴要麼靠在男人身上幫忙遞飲料,要麼做些‘特彆’的動作,男人高興或空閒之際,偶爾還會迴應。

這種聲色場合,薄戰夜見的太多。

再過成就大,清高的男人,也擺脫不了‘樂趣’,甚至在他們看來,女人隻是玩物,無傷大雅,不影響任何。

他當做冇看見。

郎譜森突然說排外話:“九爺,你和秦小姐交往,是純素?”

薄戰夜打出一張牌,俊臉冇有絲毫變化:“郎總什麼時候對這感興趣了?”

郎譜森笑笑:“九爺的人生大事,當然得過問一二。

何況九爺次次見麵,都不帶女伴,和你在一起,顯得我們太隨便。”

“哪兒的話,九爺指不定晚上和秦小姐玩各種遊戲。”密斯詹調侃,深邃示意的眼神望向薄戰夜:

“是吧,九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