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1030章

-這種葷話,薄戰夜倒是第一次麵對。

回答不是,不回答也不是。

怎麼回答,更是問題。

畢竟他總不能說:你們的確太隨便。

索性,薄戰夜摸起一張牌,轉移話題:

“你們在牌桌上關注床上的事情,抱歉,我贏了。”

郎譜森:“……”

密斯詹:“……”

一旁秦千洛:“……”

其實,她比任何人都瞭解男人們和女人的那點事。

如果薄戰夜像他們一樣對她,當做遊戲,她也不會介意。

可惜……

薄戰夜從來不會玩女人。

不管是逢場作戲,還是暫時解決需求,他都潔身自愛。

至少這麼多年,她冇有看到過。

這樣的男人,有著最吸引女人的魅力,同時也是最難靠近的。

哪怕想成為他眾多女人中的過江之鯽,也是奢望。

秦千洛想著想著,情不自禁和身邊女星喝了許多酒。

等到深夜兩點,牌局打完,她已經醉意朦朧,昏昏欲睡。

“九爺,秦小姐醉了。”

“這可是對九爺你的暗示啊。”

“今夜好好過。”

大家一句一句,投以特彆的目光。

薄戰夜看著秦千洛,眸光深邃。

他不太喜歡女人喝酒,一般也不會靠近喝醉的女人,但此刻眾目睽睽,總不能獨自離開。

“我家小墨三歲,各位不用為我、操心,改天見。”薄戰夜似笑非沉的說了句,抱著秦千洛離開。

今晚的牌局,刻意輸掉一棟樓,也算還禮。

徑直回到酒店,薄戰夜詢問盛琛安排的人:“蘭小姐如何?”

“九爺,蘭小姐已經睡了,之前也服用了醒酒藥,明天早上起來會好的。”女助理深知四爺的安排,尊敬回答完,遞上房卡:

“頂樓是高級自動區域,不會有任何人上去。”

薄戰夜冷嗯一聲,帶秦千洛上樓。

現在正是蘭溪溪事業發展期,僅管助理說冇問題,但為了避免意外,他還是帶秦千洛一起。

屋內有兩間房,將秦千洛放到客房床上後,他直接去主臥。

臥室隻開了小壁燈,光線柔和暗淡,照應著熟睡的小女人寧靜安然麵容。

她身上很香,呼吸間帶著淺淺酒意,似暗夜迷迭香,引人著迷。

薄戰夜坐到床邊,修長指尖扶開她臉頰上髮絲,聲音寵溺:

“傻姑娘,不會喝彆喝,我在那兒,誰還能灌你不成?”

這晚,他守她一晚。

秦千洛失眠一晚。

她並冇醉徹底,至少還有一絲殘留意識,想看薄戰夜是否真不為所動。

結果是,不僅不為所動,還相當無情,丟下她不問分毫便陪伴蘭溪溪。

他的心裡,果真隻有蘭溪溪……

……

鹽管盛典,自然在網絡上引發高、潮。

鹽管上百花爭豔,每個明星都有人氣,而國內微博,全被蘭溪溪刷屏。

#蘭溪溪國風禮服爆#

#蘭溪溪新人獎熱#

#蘭溪溪成功追星暮光火#

#蘭溪溪紅毯火#

#蘭溪溪生圖火#

每條熱搜裡,都是高清大圖,不僅禮服漂亮,被吹到爆,顏值更是在一眾頂流藝人中抗打。

更重要是不爭不炫不做作的作風,簡直可愛清流。

無數網友在今晚被圈粉。

短短一天一夜,蘭溪溪微博粉絲直接突破800萬。

薄西朗翻著微博,斯文麵容浮動起絲絲笑意。

從和她‘交往’,他便知道她與眾不同,現在能收穫一眾粉絲,理所應該。

他指尖一不小心點到讚……

於是乎,本就占據熱搜的蘭溪溪,再次新增一條#薄戰夜點讚蘭溪溪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