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104章

-“放心,我在房間安了全方位監控,明天一早就發出去。”

“小哥哥你真聰明。”

“為了爹地的幸福,那是當然。”

薄小墨自豪又驕傲的背起小書包,關閉彆墅所有燈光,溜出去,打車離開……

任何人看到彆墅,都會以為睡覺了,不會有人知道,裡麵是怎樣如火如荼的景象。

第二天早上。

明媚的陽光透過窗灑進房間,照著一地淩亂的衣服。

蘭溪溪醒來,頭疼欲裂,她揉揉腦袋,睜開眼,就看到一張男人鬼斧神工的臉、和精赤細白的胸膛!

薄戰夜!!!

“啊!”尖叫聲劃破雲霄,相當刺耳。

薄戰夜睜眸,在看到女人後,深邃的眸子逐漸變得清亮,視線落在她胸前的一顆痣上:“你……”

“啪!”話未出口,一巴掌就重重落在他乾淨不染纖塵的臉上。

力道特彆大,當即起了一個明顯的巴掌印。

蘭溪溪無比生氣的拉過被子捂住身子,歇斯底裡罵道:“你為什麼和我睡在一起?你這個變!態!混蛋!無恥的王八蛋!我要告你!!”

當年一次毀她人生,現在又來一次,他是上天派來折磨她的嗎!

她愈發覺得生氣,抬手又要給他一巴掌!

“夠了!”薄戰夜抬手抓住她細小的手腕,起身,犀利的視線與她平視:“想清楚,是誰先在我房間!”

冷厲的話語令蘭溪溪一怔,她轉眸一看,發現這是薄小墨和薄戰夜的房間,猛然想起什麼,臉白:

“小墨讓我留下來陪他,給我喝了杯牛奶後,我什麼都不記得了……我不是故意留在你房間的。”

薄戰夜冷冷掀唇:“是小墨,牛奶有問題。”

“什、什麼?小墨為什麼要這樣做?”蘭溪溪驚詫不解,隨即又暴怒:

“牛奶有問題,你又冇有問題,你腦子瓦特了嗎?我看分明就是你教唆小孩,對我下手!薄戰夜,我冇想到你是這樣的人!你個人麵獸心的禽!獸!無恥的下!賤!之徒!王八蛋!”

薄戰夜:“……”

很好,一大早把他徹徹底底罵了個遍。

“罪名安的不錯,信不信,我一一坐實?嗯?”

蘭溪溪嚇得臉一白,氣急:“你!”

完全委屈,下一秒,她眼眶一紅,直接抱頭痛哭。

“嗚嗚嗚~~~”哭聲瀰漫,充滿悲哀。

薄戰夜看著她哭泣的樣子,總算明白蘭丫丫為什麼那麼愛哭了,跟什麼人,學什麼人。

他拉過一旁衣服穿上,煩躁道:“哭什麼?都是成年人,你想要任何條件,我都可以給你。”

低沉磁冽的聲音飄蕩在空氣裡,毫無情緒起伏。

也對,他這種男人,指不定和多少女人有過關係,哪裡會在意!

蘭溪溪想著第一次第二次,都是他這種隨隨便便的男人,心裡就愈發委屈,冒火:

“給你麻痹!你以為有錢就了不起?以為有錢就可以買到一切?我告訴你,我不需要任何條件,你給我任何條件,都彌補不了對我的傷害,減輕不了我對你的討厭!

我討厭你!”

聲音歇斯底裡,撞擊在空曠的牆壁上,發出一陣陣迴音,十分清晰有力。

她的眼眶緋紅,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不斷掉落,甚至由於太過生氣,身子也在瑟瑟發抖。

薄戰夜眯眸,眸底似墜入無儘的冰冷深淵,彆的女人千方百計想和他發生什麼,她倒好,像要了她命一樣噁心。

他聲音染上怒火:“跟我睡,就讓你這麼委屈?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