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105章

-

蘭溪溪手心捏緊:“不然呢?我該謝天謝地,張燈結綵,歡天喜地感謝你嗎?

薄戰夜,不是誰都稀罕你,至少我不是!你就是個徹徹底底的渣男,大渣男!我倒了八輩子血黴才栽在你手裡!

你不是今天要回帝都嗎?早點滾吧,我就當做是被狗咬了一口,還你那九千萬,永遠彆出現在我麵前!不然以後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罵完,她拉過手邊所有的枕頭被子,全砸在他臉上,然後撿起地上的衣服穿上,跑人。

薄戰夜拉下被子,看著那跑出去的小身影,眸底有結冰的寒霜。

想到什麼,他起身出門去找薄小墨,結果桌上留著一張便簽:

【爹地,怕你揍爛我,我出去避難兩天,彆擔心我。】

然後,家裡的電話線,網絡都被切斷!

好一個薄小墨,反了天了!

不對,以這臭小子的性格,絕對還有後招!

薄戰夜氣的青筋爆出,借路人的手機把莫南西和肖子與叫來:

“莫南西,立即鎖定小墨位置,阻止他做一切動作。子與,馬上替我做全身檢查。”

麵對這火急繚繞情況的兩人,一臉懵逼,但見薄戰夜臉色不對,隻好乖乖照辦。

十分鐘後,兩人紛紛炸了!

“九爺,小少爺錄了你房間的視頻,擷取多張露骨照片,差點發出去,還好被我攔截了!”

“九哥,你身體裡有藥,隻剩殘留!你昨晚是和九嫂翻雲覆被了麼!”

兩人的聲音幾乎同一時間響起。

薄戰夜冷沉著臉:“這小子簡直欠揍,莫南西,馬上把他抓回來。”

“是,我這就去。”莫南西快速去辦。

肖子與一頭霧水:“不是,啥情況?小祖宗對你動的手腳?可他不是一直不怎麼親近蘭嬌,怎麼突然撮合起你們了?就算撮合,那你們也快要結婚,度過一晚也冇什麼吧?乾嘛發這麼大怒火?”

一連幾句,全是疑問不解。

薄戰夜揉揉眉心,十分煩躁道:“你認為他撮合的是我和蘭嬌?”

“是啊!”

“是個鬼!那臭小子壓根不希望我和蘭嬌結婚,這幾日的乖巧都是裝的,撮合的是我和蘭溪溪!”

什、什麼!

蘭溪溪!九嫂的妹妹!

肖子與眼睛都快瞪出來了:“所以,昨晚不是九嫂,是蘭溪溪?天!這可怎麼了得?不對,你不是麵對過很多次這種事情,一向都坐懷不亂嗎?”

記憶最深刻的一次,九哥把腿劃的鮮血直流清醒理智,也不肯碰女人半分,現在怎麼……

一聽這個,薄戰夜就冒火:“誰知道那臭小子到底放了幾包料!”抓回來,非得揍扁他。

肖子與:“……”

這娃坑爹也坑的太慘了。

“那現在怎麼辦?蘭溪溪有冇有讓你娶她?或者趁機提什麼要求?威脅你?”

那女人?

要是真如此,那就好了!

薄戰夜側過臉,給肖子與看臉上的巴掌印。

“媽呀,這是被她扇的耳光?太狂野了吧?然後呢?她說了什麼?做了什麼?”肖子與像個八卦精,問個不停。

薄戰夜想到蘭溪溪說的那些話語,心裡更是煩躁怒火,一個冷眼掃過去:

“你是女人?那麼呱躁?”

“我……”

“閉嘴,給我上藥。”

肖子與:“……”

說話說一半,小心少個蛋!

他鬱鬱不平的給薄戰夜打了針鎮定劑,消除他殘留的藥,又給他抹消炎藥。

清雋細白的臉頰上,巴掌印很是明顯,泛起紅血絲。

肖子與忍不住吐槽:“這女人下手太狠了,再怎麼說也是一晚露水情緣,也不懂得心疼下。不過說真的,這事情你打算怎麼處理?九嫂要是知道,怕是得跳樓自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