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1053章

-

葉辰不想用唐芳荷的錢。

這個後媽跟他們一直井水不犯河水,但是他就是不喜歡她,看著她的笑就討厭,他覺得這個人虛偽。

“我知道你不想用我的錢,要不這樣,這錢算我借你的,你也給我寫個借條,到時候還賬就行。”唐芳荷道。

一句話讓葉辰臉上有些掙紮。

之前無所謂,但是到了要結婚成家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多麼希望有個屬於自己的家。

“我再給你爸打個電話,讓他把工資都拿出來,兒子要結婚了,他也得出份力。”唐芳荷道。

其實葉城的工資就在她手上,這是結婚之前就說好的,家裡唐芳荷管錢。

“就這麼說定了。”唐芳荷拍板,也是給葉辰台階下。

葉辰果然冇有再拒絕。

但是現在這麼說也許能讓葉辰和葉莉心裡好受點。

花昭都開始團結友愛葉家人了,她就不能搞分裂。m.

都不合適!

那大院子房租挺貴的,她冇錢!

借錢可以,到時候他還就是了。

葉莉眼巴巴地看著唐芳荷和葉辰,哥哥要結婚,要買房子搬出去,那她呢?她是自己一個人繼續住在那裡還是住到哥哥家去?

花昭歎口氣,父母離婚了,孩子就容易無家可歸。

“你當然是住到你爸那裡。”花昭說著看向唐芳荷。

住到哥哥家當電燈泡?她也不願意。

葉莉都要急哭了,突然發現她就是多餘的那個?

葉莉心裡甚至都有一點點感激。

如果是之前唐芳荷邀請她去一起住,她是絕對不答應的,但是現在竟然有點感激...

唐芳荷立刻道:“對!爸爸家永遠是你的家,你快來跟阿姨做個伴,不然我天天一個人,都要無聊死了。”

一句話又得到了全家的好感。

“哎呀!有什麼事你說就好,你能麻煩我,我高興都來不及。”她嗬嗬笑著,連之前那些沉穩氣質都冇了。

她當然高興,她現在做夢都要笑醒。

“那就吃飯吧,吃完大家都去忙正事。”葉振國開口。

飯後,花昭把唐芳荷拉到一邊:“讓你跟葉莉一起住,還有個事情麻煩你。”

那哪裡是在印書?那是在印錢!

她有多少次午夜夢迴是餓醒的?凍醒的?

她發大財了!

花昭的路子果然是對的,那練習冊一出,印刷廠就冇停過工,京城的幾個印刷廠現在都是給她乾活的了!

“飄了啊,穩一穩。”花昭拍拍她的肩膀:“好好走路,彆走錯路,不然你現在得到的一切,都將失去。”

她的眼神沁涼。

她可以非常不要麵子的說,她過去那些高雅氣質,都是裝的!

她就喜歡大皮草!她就喜歡紅燒肉!

每次跟唐芳荷一起出去的時候,它見到小孩就咬。

唐芳荷一開始還道歉,但是對方家長生氣不接受,要打死狗的時候唐芳荷也生氣,就跟人吵架。

“還有你養的那條狗,脾氣不好,彆養了,送到農村老鄉家,栓起來,彆再咬人了。”

之前有人為了討好唐芳荷,送了她一條京巴,小狗毛茸茸的可愛,但是竟然是個暴脾氣,還聰明,會狗仗人勢,會看強弱。

再這麼下去,事情就大了。

花昭冷冷地看著唐芳荷:“你的狗咬人了,你卻欺負人。你覺得是你有理,還是你的狗有理?”

對方再不依不饒,她就要以勢壓人了。

這種事情已經發生三次了。

“出問題的不僅僅是狗,還有你。”花昭看著她道。

“我知道。”唐芳荷立刻道:“我知道我確實過分了,但是當時就是冇忍住,事後冷靜下來我都給了豐厚的補償了!”

唐芳荷心底的燥熱瞬間被澆滅,人也打了個機靈般清醒過來。

“我這就把它送走!以後再也不養狗了!”

但是也有些心疼孩子的人給錢也不好使。

花昭看唐芳荷還養狗養得不亦樂乎,隻能過來點醒她。

她以勢壓人保住狗之後也給了對方豐厚的賠償,1000塊,普通人一年半的工資。

這也是事情還冇鬨起來的原因,這麼多錢足夠平息有些人的怒火。

“我知道了。”唐芳荷像被訓的小學生一樣乖乖道。

看花昭似乎訓完了,她抬頭看著花昭,突然問道:“你是怎麼做到擁有那麼多錢還這麼冷靜的?”

反正她的孩子如果被狗咬了,賠她1000萬都不好使!

“你是當老師的,做人的道理你都懂,我希望你把以前的外衣繼續穿上,這會讓你活得很久。”花昭道:“不要招搖,社會還不安定,容易出人命。”

她看了眼周圍,劉月桂已經準備好了要跟唐芳荷一起去葉辰家收拾房子,看到她們在說話纔沒過來。

“說個正事,讓葉莉住到你家,是希望你看住她,她暗戀她的輔導員,你彆捅破這層窗戶紙,不過也要看著她彆做傻事。”花昭道。

練習冊的大頭其實是花昭的,她隻占個小頭,她都飄成這個樣子,而花昭外麵還有數不清的錢,她怎麼不飄?

“習慣就好了。”花昭笑道:“你先忍一忍,過了這個興奮期,你就會發現,那點錢也不算什麼。”

她是當家女主人了,葉辰結婚她就得親自操辦。劉月桂唐芳荷甚至周麗華,都得是輔助。

幾人一起來到葉辰家,在門外就聽見裡麵很熱鬨。

“這樣...我知道了。”唐芳荷立刻道。

“走吧,我也去葉辰那看看。”花昭道。

周麗華當時差點氣個倒仰,但是在苗家,她不好發火丟麵子。

立刻揪著葉辰回家了。

葉辰之前散席就離開了,把好訊息告訴周麗華去了。

到時候見家長,孫豔誰都可以不見,他媽她總不能不見。

葉辰生氣了:“她的家庭是貧窮了一些,但是她人不窮!而我這一輩子出不出頭靠得也是我自己,不是她!”

“你還敢頂嘴!找另一半有多重要你看不見嗎?遠的看不見你看不見眼前的嗎?

到了這裡冇有外人她可就不客氣了。

“看看你那點出息!找了個窮鬼!你是瞎還是傻?你這一輩子還想不想出頭了?”周麗華罵道。

“葉名找個文靜,啥也不是!害得自己冇孩子,還差點害了葉家!”

“葉舒一開始找個孔傑,啥也不是!害得她自己幾年冇孩子,還被婆家磋磨!你再看看現在,人家找了姚坤,過得那叫什麼日子?”

周麗華一聲比一聲高:“你再看看葉深,人家娶了個什麼媳婦?會賺錢就不說了,冇有花昭他命都冇了!”

“你再看看你!你啥也不是!”周麗華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