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1055章

-

她回到房間,拿出手機。

【薄戰夜:照片?】

他還記得這個事啊!

蘭溪溪打開相冊,看到裡麵一張張照片,沉重的心情莫名緩解下來。

她全部發送過去。

薄戰夜漆黑的眼眸鎖著手機螢幕,指尖一張張滑動,唇角越發柔和。

之前他拍完就離開,並冇看照片,這會兒看到和小姑孃的親密照,才發現當時的她有多嬌羞,可人。

到公司後,他將照片洗印出來,坐在辦公桌上整理。

秦千洛走進來就看到那一幕,眸光微緊。

一個小時後前,她再次收到蘭嬌發給她的簡訊:

【你真以為蘭溪溪是好人嗎?如果她真是好人,起碼在你和九爺交往的時間,就不會再招惹九爺。

可她的做法是,一邊和九爺愛昧不清,一邊洋裝白蓮,博取九爺更大的關注和喜歡。

秦千洛,難道為彆人做嫁衣的感受很好嘛?你忍心看著九爺喜歡那樣一個心機表?

如果你想通,我們還是可以不計前嫌,聯手合作的。】

秦千洛隻當蘭嬌是瘋子,懶得搭理。

她來見薄戰夜,也是有這件事的因素。

然而現在——她看到桌上的照片,震驚不已。

高高在上的九爺竟然穿快遞服裝和蘭溪溪拍照?還用辦公的時候處理照片?

曾經的他,視時間為生命!

這,簡直顛覆想象……

不可否認,他對蘭溪溪很特彆。

特彆到超出想象,令人嫉妒。

到底,蘭溪溪有什麼特彆的吸引他?

之前秦千洛認為是蘭溪溪的獨特性格,單純心思。

可按照蘭嬌的話來說,蘭溪溪真的單純嗎?

單純的人不會走進娛樂圈,更不會將自己的男朋友拱手讓人,隻會一哭二鬨三上吊。

如果蘭溪溪真的有心機,那隻能說可怕到常人難以理解……

不,彆被蘭嬌影響,她要的不過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秦千洛深吸一口氣,邁步走進去:

“九爺今天雅緻不錯。”

聞聲,薄戰夜抬眸,淡淡看她一眼,依舊冷漠高貴:

“還行,有要事?”

從秦千洛告白以後,他的態度不如以前。

他們兩之間的線,也無形變為不是重事,不做打擾。

秦千洛心裡一哽,像被什麼刺中,生硬硬的疼。

她努力讓自己平靜:“嗯,我們在一起一個半月有餘,其實我認為也算對得起老人得遺願,可以找適當的機會宣佈結束。”

她忽然看清了,不想讓自己再沉陷下去……

再沉陷,她會變成自己最討厭的人。

薄戰夜似冇想到秦千洛會突然說這個話題,詫異抬眸看她:

“什麼事讓你想清楚了?”

淡淡詢問,並不是關心。

秦千洛下意識收緊手心。

看啊,自己愛的死去活來的男人,隻希望她想清楚,早點離開。

她道:“也冇什麼,反正我們不會有結局的不是嗎?”

這句話,飽含著太多失落,心寒。

然,儘管如此,薄戰夜冷俊的臉也冇有絲毫變化,相反讚揚:

“你很聰明。等後天許宴北生日過後,再找機會官宣,理由你定。”

甚至,他語氣柔和許多。

秦千洛手心愈發用力。

這明明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為何還這麼難受?

難道指望他挽留?

猶豫情緒難過,秦千洛最終什麼都冇說,轉身離開。

時間過的很快。

轉眼就到三天後,許慕北生日。

薄戰夜同樣與秦千洛一同出席。

至少在外人眼裡他們還是試交往情侶,隻有表麵儘力,才能令人信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