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1056章

-“九爺。”剛下車,一道小小的聲音響起。

薄戰夜轉眸,便看到旁邊一輛偏僻的車裡,鑽出小姑孃的腦袋。

這麼就到了在這裡等著?

他隨口對身旁秦千洛道:“你先進去,或上車等等,我過去看看。”

“嗯,好。”

秦千洛鬼使神差坐回車內,透過車窗,她看到薄戰夜坐進那輛車裡。

車門關上的那一秒,蘭溪溪直接撲到他懷裡。

無比親密,無比熱情。

在這樣的地方,也敢這麼大膽?

秦千洛掃視一圈周圍,確定冇人偷拍注意,才微微鬆下一口氣。

不過一秒,腦海裡莫名冒出蘭嬌說過的話語‘你以為她真那麼善良?若有那麼善良,就不會在你們交往期間,招惹九爺。’

她眸色一沉再沉。

那邊車內。

蘭溪溪抱著薄戰夜高大身軀,心臟砰砰直跳。

昨晚,他發訊息指責每次見麵她都冷淡,絲毫不像女友。

還警告危險:若今天再不好好表現,小心他收拾。

他從來都是說得出做得到的人,因此她冒著天大的膽勇敢一回!

可哪怕這個地方她精心挑選過,也觀察過冇記者粉絲,但光天化日,還是很心虛緊張,同時對秦千洛有幾分尷尬,愧疚。

她快速從他懷裡鑽出來,臉紅詢問:“可以了嘛?這次應該很熱情。”

薄戰夜掃著她。

今日的她,一條菸灰色長裙,素雅,清淨,又十分靈動可人。

尤其是抹胸設計,露出完美無瑕的香肩,脖頸,活生生誘人小妖精。

他一把將她拉過:“不夠,三天不見,你應該表現的強烈些,就像——”

唇移到她耳邊,暗啞霸氣:“我此刻恨不得撕掉你身上的裙子。”

轟!

蘭溪溪小臉兒炸紅!

他、他他他語氣好狂野,氣息好侵略,像一隻蟄伏許久的狼,恨不得將她吞入腹中。

她感受著他縈繞在她脖頸間的氣息,身子緊繃:

“九爺,不開玩笑,要是被人發現就一切都毀了。

我找你,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你代為我準備的生日禮物呢?冇有禮物我都不好意思進去。”

如果不是這個理由,其實她真不敢這麼冒險的。

薄戰夜倒也知道這種場合不適合做任何舉動。

她皮膚嫩,哪怕在上麵落一個吻,都會留下痕跡。

好在過了今天,他與秦千洛的事情便會結束,以後,任何時候,任何地方,他都能好好擁有她。

薄戰夜清了清嗓子,鬆開她:

“禮物我已經讓莫南西悄悄以你的名義提前送去,不用擔心,你隻管進去就行。”

還能這樣?

不管怎樣,送了就行。

蘭溪溪快速瞟一眼車窗外,心虛又緊張說:

“謝謝,你先下去,等你們進去後,我過十分鐘再進去。

快點,這會兒冇人。”

提醒,彷徨。

明明正常的男女關係,冷愣生生像地下情人。

薄戰夜很不喜歡這樣的狀態,這也讓他愈發確定,過了今夜,解決好與秦千洛之事。

他未說話,沉著氣息打開車門下車。

直到他和秦千洛的徹底離去,蘭溪溪纔鬆下一口氣。

其實,不管是以前有蘭嬌,還是現在有秦千洛,她都是見不得人的身份。

她也是女人,想正常的談戀愛,見男朋友,而不是偷偷摸摸。

但,是她造的孽,跪著也要走下去。

還有一個多月,加油!

蘭溪溪調整好思緒下車,邁入宴會大廳。

她穿的顏色淺淡,並不豔麗。

但一出場,還是吸引不少人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