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1062章

-對,肯定是我的噩夢,我給媽媽打電話,告訴媽媽我馬上回家,陪她看電視,做美容。”

曾經,媽媽最喜歡的就是等她下班,兩人一起相處。

可惜她工作很忙,很少有時間陪她,現在,她要好好彌補媽媽!

“手機呢?我的手機。”

薄戰夜看著秦千洛失控模樣,長眸一暗,伸手按住她雙肩:

“你需要冷靜,即使不願意,也要接受事實。”

接受事實?

媽媽真的死了是嗎?

不!

“不可能!媽媽還那麼健康漂亮,不可能死的!你在騙我,你讓開,我要跟媽媽打電話!”

“秦千洛。”薄戰夜冷厲打斷她,幽黑深邃眼睛直直望著她:

“自欺欺人隻會讓自己更痛苦,你母親還需要處理你後事。隻有你冷靜,才能讓她安息。”

語氣冷凝,沉重。

說完,他拿過一旁檔案袋以及照片:“這是事故詳細報告,以及現場照片。”

一張張照片落在床上,有燕黛婉被砸的、受傷的、躺在移動床上毫無生氣的……

全是刺眼刺心的事實!

秦千洛狠狠一怔,世界如同天崩地裂。

媽媽死了……

真的死了……

她眼淚一串串掉落,如斷了線的珠子,濕浸衣服,足足五分鐘,她才哽塞擠出聲音:

“媽媽現在在哪兒?我去看她,九爺你回去吧。”

她身姿單薄,麵容淡涼悲傷。

薄戰夜怎放心她一個人行動?“就在醫院屍檢室,我帶你過去。”

他帶她走出病房,去屍檢室。

屍檢室。

燕黛婉安安靜靜躺在床上,身上蓋著一張白布,麵容安然,膚色冰白。

蘭溪溪站在一旁,情緒很是沉重。

因為她看到燕黛婉手腕上,還帶著她送給她的手鍊。

就在一個小時前,她們還見過麵,和她和藹悅色說話……

怎麼轉眼就變成這般模樣?

“媽!”這時,秦千洛聲音突然響起。

她衝進房間,直接撲跪在床邊,抱著燕黛婉失聲痛哭。

哭聲很大,伴隨哽塞,那是痛苦至極纔有的情緒。

蘭溪溪太明白。

當初奶奶去世時,她就是這樣的狀態,天崩地裂,世界再無光明。

醫生走上前,對秦千洛禮貌尊敬道:

“逝者有急性心臟病,應該有特彆原因超出她接受範圍,導致病情複發,之後遭遇石塊襲擊,連喘、息緩解的機會都冇有,以至氣短、死亡。”

特彆原因?

那種情況下會有什麼原因,能讓母親氣到發病?

秦千洛不解,更心痛媽媽怎麼能這樣說走就走?

“媽……對不起,是我冇照顧你,是我冇好好陪著你,媽……”

哭聲瀰漫空氣,滿是酸澀。

蘭溪溪看的心痛,心酸。

世界上,大概冇有什麼比親人離開還要難過的事情。

她想安慰,卻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因為這時候說什麼都很蒼白。

薄戰夜將蘭溪溪情緒看在眼裡,上前,低聲道:“我先讓人送你回去。”

發生這種事情,記者一定很多,不適合她出現。

蘭溪溪點頭。

她在這裡隻會多餘:

“嗯,你好好安慰秦小姐,我去看蘭嬌。”

雖說蘭嬌很殘忍,冇有給予她絲毫姐妹情,但畢竟血濃於水,又善心救人,她去看一眼也是應該的。

哪兒想。

剛走到手術室外,就被蘭富城斥責:

“你來做什麼?不是口口聲聲對外宣稱你日子過得艱難?蘭家虧待你,才讓你吃苦直播?

你這種不知感恩的不孝女,我們蘭家不想看到你,嬌嬌也不需要你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