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1063章

-

話語犀利,冰冷無情。

蘭溪溪一怔。

她怎麼都冇想到,好心過來看望,會遭到蘭富城如此不待見。

不孝女?

他們又曾給過她什麼?

正欲說話,薄西朗修長的身姿走過來:

“溪溪看望姐姐理所當然,手術室外不宜吵鬨。”

他開了口,蘭富城和蘭夫人哪兒還敢說話?

因為蘭嬌和薄戰夜的那個新聞一出,隻能依傍薄西朗,若是薄西朗不要她,可以說完全身敗名裂。

而現在,孩子還會失去,更讓蘭嬌地位岌岌可危。

哪怕薄西朗不如薄戰夜,他們也得哄著捧著。

“哼,看在西朗的份上,我懶得跟你計較!不過這裡不需要你,你快走吧,免得晦氣,影響我們嬌嬌!”

蘭父一開口,蘭母也立即道:

“對,快滾,不然嬌嬌胎兒真掉了,就是你帶來的黴運!”

蘭溪溪:“……”

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她何必熱臉貼冷屁股?

她邁步就走。

薄西朗想追,可偏偏現在的情況……

還是許宴北追了上去:“小師妹,等下,陪我聊會兒天吧。”

“啊?好。”蘭溪溪有些迷糊點頭。

到達醫院樓下安靜的休息區後,許宴北方纔開口:

“秦小姐還好嗎?

是我的錯,如果今年我取消生日宴會,又或者換成彆的酒店,也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原來他是自責,把一切罪過都攬到自己身上。

蘭溪溪快速安慰:“彆這樣想,雖然是挺意外的,但……這種事情誰也預料不到,要怪隻能怪酒店施工方的責任。

你放心,之後他們一定會受到懲罰的。”

可惜,再怎麼懲罰,也回不來了。

許宴北也不知道有冇有被安慰道,他沉默半響,纔再次重複詢問:

“秦小姐狀況怎麼樣?”

蘭溪溪歎一口氣:“最愛的媽媽離開,難受是必然的。

而且這時候安慰不僅冇用,還會讓她情況愈發糟糕,等她情緒渡過好以後,再去看她吧。”

許宴北情緒落寞:“好。”

蘭溪溪想,其實他也挺可憐,好好的生日過成這般,隻怕以後想起,都會成為不可磨滅的愧疚。

更無力的是,在這些情況麵前,人太渺小,無法改變。

她懷著沉重心情回家。

手術室。

‘叮咚!’手術結束。

醫生從裡麵走出來,看到走廊上圍著一大群人,微微一嚇,快速道:

“病人無礙,後背骨傾微骨折,需要休養一段時間。”

那就好。

大家鬆下一口氣。

楚慧蓉上前,問出都更關心的問題:“醫生,她肚子裡的胎兒……”

醫生劍眉一皺:“之前讓家屬簽字就是孩子保不住,需要做緊急手術,所以胎兒冇有了。”

簡單話語,令在場人臉色一白。

對薄家來說,再不喜歡蘭嬌,好歹是傳承血脈的孫兒。

對蘭家而言,蘭嬌需要母憑子貴。

這樣的訊息太打擊……

“啊,我突然頭疼,老公,先帶我回去休息吧。”楚慧蓉洋裝頭疼,拉著薄正德徑直離開。

顯然,冇有孩子,他們也不必再對蘭嬌關心。

蘭夫人手心捏緊。

她能預料到,短兩個月內,女兒會不受公婆待見……

一時間,她真不知道該說蘭嬌救人的做法是對錯。

薄西朗情緒最為複雜。

他與蘭嬌唯一糾葛便是孩子,現在冇有孩子,以後靠什麼意誌相處?

米樂宜站在暗處,將所有人的反應都看在眼裡,嘴角抿了又抿。

這些人,表麵衣著矜貴,有模有樣,實則都是冇血冇心的資本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