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1065章

-

對不起,我不知道她有心臟病,如果知道我當時一定一個字也不說的。

還有很抱歉……我冇能救回你母親。如果我當時跑快點、在快一點就好了。”

她哽塞難過,自責崩潰。

一臉的淚水的惹人心疼。

秦千洛無比深邃的視線落在她身上,再次響起母親離開時的畫麵,眼裡噙滿淚水。

她道:“不用,你已經儘力了。你好好休息,等我忙完母親的後事再來謝你。”

話落,她轉身離開。

蘭嬌等人一走,立即收起所有表情,擦乾眼角:“快給我拿紙,拿眼霜,哭多了會長皺紋的!”

“好。”米樂宜立即遞過去:“嬌姐,你這招真高,讓秦千洛去對付蘭溪溪,以蘭溪溪的能力,根本不是秦千洛的對手。

到時候蘭溪溪一死,秦千洛也自然會被九爺嫌棄憎恨,一箭雙鵰!”

蘭嬌冷笑:“自然,也不看看我是誰。”

外麵,秦千洛進入電梯後,也收起所有的客氣。

她認識蘭嬌五年有餘,怎會不瞭解蘭嬌的人品?

她能為她母親哭哭啼啼?假之又假!

不過,蘭溪溪見過母親,她自然是要調查的!

但凡傷害母親的,她一個都不會放過!

……

蘭溪溪自從昨天回家後,就在家裡收拾院子,打掃衛生,外加擼貓。

據科學研究調查。擼貓可降低焦慮,讓情緒放鬆,很適合現在的沉重心情。

“蘭小姐。”突然聲音響起。

一身黑裙的秦千洛出現在院門口。

蘭溪溪無比詫異:“秦小姐?你怎麼會來這裡?”現在不是應該很忙很忙……

秦千洛直言道:“隻是想查清楚母親去世的真實原因,好讓母親安心下葬。”

話語冷淡,客氣。

蘭溪溪感受到寒意,大概意識到她要問的問題和她有關,禮貌道:

“秦小姐你裡麵坐吧,要問什麼儘管問,知道的我一定一字不漏告訴你。”

秦千洛:“好,你告訴我,你見我母親,說了什麼,做了什麼?”

這次,是直接質問,不容抗拒。

蘭溪溪:“……”

這語氣該不會懷疑她吧?

正要說話,薄戰夜高大矜貴身姿從屋內走出來:

“她是你的調查參考人,不是審問犯人。”

自帶氣場,語氣微微不悅。

他昨晚陪秦千洛一晚,直到今早纔過來看蘭溪溪,小憩片刻,結果被吵醒。

秦千洛微驚,他居然在這兒?

在她痛苦難過的時候,他睡在蘭溪溪家裡!

而且,她媽媽死了,蘭溪溪作為接觸人,她質問一下又如何?

太多心酸心痛氾濫,秦千洛緊捏手心,隨後鬆開:

“好,蘭小姐,請問一下你和我母親當時說了什麼?”

蘭溪溪很想哭。

雖然薄戰夜是想維護她,可她感覺秦千洛更恨她了。

無奈,她隻能一五一十說出情況,消除誤會:

“我在花園意外遇見燕夫人,她拉著我感謝當初幫忙,我將之前冇送出去的親手製作手工禮物送給她。

之後,她說如果你和九爺結婚,要我做你們的伴娘,你們的孩子叫我乾媽,我不忍打破她的希望,便點頭答應,然後聊了會兒天離開。

從始至終,冇有發生過任何不愉快的事情,夫人身上也冇有不尋常的地方。”

秦千洛斂眸。

答應做伴娘,乾媽?

“叮!”詫異間,蘭溪溪手中的手機閃進一條10086提醒簡訊。

螢幕螢幕愕然是一張照片!

秦千洛快速拿過來,當看到上麵是蘭溪溪和薄戰夜的親密合照後,臉色驟然蒼白,後退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