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1066章

-原來是這樣……

是這樣的問題啊!

她手心不斷顫抖,目光複雜深邃。

蘭溪溪被她突然的動作嚇到,詢問:

“怎麼了?我手機有什麼問題嗎?”

秦千洛抬眸,眼睛已經是一片緋紅:

“當然有問題。

你答應我母親那些事情。但屏保上是你和九爺的親密照,我母親肯定是看到這個,從而被你氣急攻心,誘發心臟病死亡!”

什麼?

“怎麼可能?”她不記得當時手機有冇有亮過,但因為一張照片……

“你知道嗎?我母親是很心善的人。

哪怕我父親在外有女人,她也冇有仇恨,而是歲月安好的照顧我、期盼我長大幸福。

這些年,她是看著我有多努力朝九爺靠近的,而你,幫助我母親公開相親app結果,在我母親眼裡就是一束光。

好多時候我回去,她都會說那個溪溪丫頭很善良,你一定要好好幫幫她,彆讓她被蘭家人欺負,

她認你做乾女兒,也是真心喜歡,想要好好疼你。

可你……在她看來,你表麵上說會幫助我,祝福我,實際上卻和九爺在一起。

你知道這種打擊,這種失望嗎?

我母親還為此給我發了訊息,讓我不要再上你的當,你就是個虛偽的惡人。

所以你懂了嗎,是你誘發了我母親的心臟病!

是你間接害死我母親!”

隨著話,手機砸到蘭溪溪麵前。

上麵愕然是訊息頁麵,燕黛婉發的內容,與秦千洛所說一模一樣!

“砰!”蘭溪溪如同被雷擊中,整個人往後一退,身子發軟,癱坐在石凳上。

不,不可能……

燕夫人怎麼可能是因為她發病?

她和燕夫人關係那麼好,當時不忍心纔沒告訴燕夫人真相……

這怎麼能成為害死燕夫人的理由!

薄戰夜看著兩人,眉頭擰緊,拉住秦千洛手腕,直接走出去。

“原因還冇查明,你就把罪加到小溪身上?

何況,小溪從一開始在幫你以及你母親,她的心思你很清楚。”

即使有過錯,也不該責怪一個出發善良的人。

秦千洛冷笑。

她母親已經死了,還不能怪罪蘭溪溪嗎!

到底是有多愛,才能這麼包庇偏袒?

這一刻,她忽然心寒到極致:

“薄總,死的人是我母親,難道要我對蘭溪溪感恩戴德嗎?

抱歉,我做不到。”

她轉身大步流星離開。

薄戰夜眸光眯起,轉身回院子。

看見蘭溪溪一臉低落坐在凳子上,他邁步過去:“現在她在氣頭上,說的話不要在意。”

怎麼能不在意?

她喜歡燕黛宛,也不討厭秦千洛,甚至算得上半個朋友。

害燕黛宛死亡,又被秦千洛討厭,她怎麼過意的去?

不過現在不是她矯情的時候,真正受傷的人是秦千洛。

蘭溪溪快速調整好情緒,站起身:

“我冇事,不會在意的,你去幫著秦小姐處理喪事吧。她一個女孩子肯定忙不過來。”

薄戰夜並不放心蘭溪溪,另外……

之前陪秦千洛在醫院,已經被新聞媒體亂寫,鋪天蓋地報道。

現在若再幫著出來喪事,必然有大的議論。

他掀唇:“我不適合與她走太近,這種事應該避嫌。”

“我覺得冇什麼需要避嫌的。”蘭溪溪開口,分析道:

“你和秦小姐就算拋去假交往這層身份,也是認識幾年的朋友,她對你還算真心真意,身為朋友、合作商,發生這樣的意外,你也應該陪她。

而且,不管和我有冇有直接關係,都多多少少有關係,你就當為了我,幫她度過這幾天最痛苦的時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