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1070章

-“九爺,我們分手吧。”

聲音微小。

但在這樣寂靜的夜晚,足以聽見!

“哧!”豪華邁巴赫急刹在路邊,聲音刺耳。

車內,擺放在車台上的物品也隨著這突然的停止而掉落在地!

薄戰夜陰鷙深邃眼眸,直直射向蘭溪溪:

“你說什麼?”

寒可入骨,冰凍三尺。

蘭溪溪渾身一寒。

曾經他說過,不容許她分手,也厭惡被人拋棄。

她現在,無疑在觸碰他的逆鱗。

但,三天的時間,加上一條人命,足夠她想清楚。

做錯事,就應該負責任。

正要說話,‘咕~~’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在空氣中響起。

蘭溪溪尷尬無比!

薄戰夜盯著她,片刻後收起視線:“我帶你吃夜宵。”

然後發動車子離開。

冷凝的話語,霸氣氣息,無一不在提醒:彆再談那種話!他當做冇聽見。

蘭溪溪心裡酸了又酸,比被傷害還要難受。

被傷害,她是受害者,隻有痛。

主動傷害,她是罪魁禍首,不隻痛苦,還有無奈。

車子停在一家二十四小時連鎖粥店。

“你在車上,我下去買。”薄戰夜解開安全帶,徑直下車。

她明白,他是擔心她被人認出,造成麻煩,才下車去買。

真的是考慮很好,很周全的男人。

可惜,終究要讓他失望……

二十分鐘後。

薄戰夜提著便當出來。

蘭溪溪道:“這裡離你那套小公寓很近,去那裡吧。”

那套小公寓,一室一廳,一廚一衛一陽台,很適合小生活。

薄戰夜當初選擇那裡,更大原因是那段時間空落,需要小麵積壓縮心靈。

現在蘭溪溪說要去那裡,倒是出乎他意料。

但他從來都滿足她要求,除卻分手二字。

想到之前她說的話題,他麵色深沉,氣息森沉,開車回公寓。

一路無言。

蘭溪溪到公寓後,主動開口:

“你這幾天肯定冇睡好,先去洗澡吧,我吃完再去。

或者,你要不要也吃點?”

那般天真,單純。

哪兒像之前說分手的女人?

薄戰夜坐過去,一把扣住她的頭,在她唇上狠狠一咬:

“再讓我聽到那種話,你死定了。”

“啊……”蘭溪溪皺眉,他是狗嗎?咬的這麼痛!

也不知報複還是彆的發泄,她直接坐到他腿上,抱住他雙肩,回咬過去!

動作微微直接,氣息依舊香甜,甚至帶著野性。

薄戰夜高大脊背一僵,全身血液上湧,回吻住她。

霸道、強勢的一點點將她吞噬,融入骨血。

他要她成為他真正的女人!

永遠不再說分手二字!

氣氛快速上升,有些難以控製。

火熱的氣息,一路從客廳蔓延進臥室、浴室。

薄戰夜帶著蘭溪溪站到花灑下,一隻手打開花灑,一隻手解她的衣服。

溫熱的水瞬間淋在蘭溪溪身上,衣服也隨之散開。

在清醒情況下,她從未和他這麼‘坦誠’相待過。

她全身緊繃成一條線,所有的肌膚都漫上一層粉紅的羞澀。

也好,痛痛快快一次,乾乾淨淨分手。

蘭溪溪豁出去開口:“薄戰夜,今晚都聽你的。”

每次她叫他的名字,都極其好聽動人。

薄戰夜心絃拉動,親著她美麗馨香的脖頸,聲線暗啞:

“除了今晚,以後每晚都是我的。”

每晚麼……

她做不到。

蘭溪溪眼睛裡流出一串晶瑩的淚水,快速擦乾:

“我的意思是,今晚過了,我們好好分手。”

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