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1071章

-薄戰夜偉岸身姿一僵,停頓動手抬眸,異常深邃漆黑的眼睛望著她:

“什麼意思?還是要分手?”

氣息冷的要吃人。

蘭溪溪點頭,不怕死說道:

“嗯,我已經決定了。

我不能再毫無壓力地忽視燕阿姨的死,繼續和你在一起。

我還要工作,現在正是我的事業上升期,不宜爆出任何戀情和黑緋聞,這種地下戀情,說實話,真的很累。”

前麵一句,真心話。

後麵一半,加重分手的決心。

薄戰夜聞言,劍眉如刀般冷厲:

“燕夫人的死和你冇有關係,過了這兩天,我也會和秦千洛官宣分手,到時不需要再地下戀情。”

是嗎?

她終於等到可以名正言順做他女朋友的日子?

可這來的不是時候!

燕阿姨剛剛去世,怎麼能再拋開秦千洛?若燕阿姨還有靈魂,會憎恨她的!

還有秦千洛,她現在情況那麼糟糕,在麵對分手,萬一再次自殺怎麼辦?

蘭溪溪理智道:

“其實,秦小姐挺配你的,她不僅工作好,人長得漂亮,還很懂你,是你的百分百適合戀人。

你們在一起,會……”

“閉嘴!”薄戰夜打斷她話語,最聽不得她把他和彆的女人湊到一起!

他看著她,足足五秒,柔和下氣息,耐著性子開口:

“不要企圖用我彌補秦千洛,彆說不是你的錯,即使是,我也不是你的犧牲品。

如果你愧疚,我在其他方麵彌補她。”

這完全是生氣,同時商量的口吻。

任何時候,他都在給他天大的包容,耐心。

蘭溪溪不想讓自己動搖好不容易做下的決定。

他根本不懂,親人的死,是任何物質都彌補不了的!

而她欠燕夫人的,也是難以償還!

“薄戰夜,要我吧。”蘭溪溪直接抱住薄戰夜,再次主動親吻上他。

水幕下,他氣息清冽好聞,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任憑她怎麼親,怎麼撩,他也隻冷淡淡看著她:

“我不會碰你。

分手,想都彆想!”

丟下話語,薄戰夜推開她,徑直洗澡,換上浴袍走出去。

一連串動作,優雅極致,尊貴無比。

而蘭溪溪在他眼裡,直接成為空氣。

諾大浴室,隻剩下她一人,她站在那裡,無比尷尬又無比紮心。

尷尬的是她都做到那種地步,他居然還無動於衷推開她!

紮心的是她已然確定分手,他憑什麼不同意?

快速洗完,蘭溪溪連頭髮都冇吹,走出去:

“九爺,我是認真的。”

薄戰夜斜靠在床上,翻閱著財經報紙,淡淡瞥她一眼。

小女人隻著浴袍,濕漉漉的頭髮誘人至極。

他道:“認真什麼?

如果是分手,再回答你一次,我不同意。

如果是認真睡我,那你再來一次,我不介意。”

轟!

再來一次!

他怎麼這麼耍流!氓!

蘭溪溪被氣的無語,走過去:

“那如果是我單方麵宣佈分手呢?”

認真,清晰有力。

飄蕩在不算寬闊的臥室裡,富有迴音。

薄戰夜眸光一冷,盯著她,有一道危險的暗芒要傾瀉而出。

不過最終,他掀開薄唇:

“不管結婚還是戀愛,都是雙方的事,若單方麵可以宣佈分手,那我是不是可以單方麵讓你結婚、懷孕。

你覺得呢?嗯?”

高高在上,風度翩翩。

明明在說著優雅極致的話語,意思卻殘冷到極致。

蘭溪溪:“……”

哪兒有他這樣的道理!渣男要和女人分手時,還從不會說什麼單方麵雙方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