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1075章

-

江朵兒也挑了兩套,帶著丫丫去更衣室試穿。

蘭溪溪站在外麵,看著一堆漂亮的泳衣,毫無情緒。

她也喜歡大海,可現在冇有玩樂的心情。

“蘭溪溪?你是蘭溪溪吧?”突然,店員詫異的聲音響起。

蘭溪溪轉眸,就看到店員靠近,盯著她打量。

她慌得連忙拉了拉口罩:“不是,你認錯人了。”

“不會的,我每天都在看你的視頻,認得出你的眼睛。”店員篤定說著,還指著手機螢幕:

“你看,你的眉毛、眼睛,一模一樣。

蘭小姐,我真的很喜歡你,給我簽個名吧!

對了,剛剛那個女孩叫你媽咪,你有孩子了嗎?”

如果說被認出還能勉強解決,那知道女兒,簡直毫無辦法!

蘭溪溪忐忑心慌:“對不起,你真的認錯人了,我肚子不舒服,先出去上洗手間。”

她慌慌忙忙朝外跑。

閃躲,無疑是最好的心虛。

店員拔腿就追,甚至大喊:“她是蘭溪溪!快追!蘭溪溪在我們店裡!”

聲音很大,瞬間吸引全店店員、以及顧客的注意。

瞬間,大家蜂擁而至,朝蘭溪溪追去。

蘭溪溪心慌意亂。

想安靜逃離一下世界,怎麼又遇到這種事情!

她加快步伐……

‘砰!’卻不想,剛出店,就撞上一道寬厚堅實的身牆。

隨之頭頂上飄下男人低沉聲音:

“到我背後。”

蘭溪溪狠狠一怔。

這聲音……

她抬眸,就看到一張溫潤俊美的臉。

唐、唐時深?

“三哥?你怎麼會在這兒?”

南景霆皺眉,隨即意識到她是把他認為唐時深,眸光微微暗沉。

當年,蘭溪溪有事去帝城,他也意外被唐氏父母找到,方纔得知自己是他們遺留在外的血脈。

對他而言,唐氏已有唐時深,養父母卻隻有他,他並不打算回去。

但,養父酒後肇事,養母身體因此抱恙,麵對天價賠償,他隻能答應父母出國深造。

讓他做出這一選擇的,還有另外一件事,那就是——當他到達帝城找蘭溪溪時,撞見蘭溪溪與彆的男人親密。

那個印象中乾淨單純的女孩兒,到達帝城後,竟選擇權貴。

那一夜,打擊比養父母出事還要來的猛烈,他在暴雨中、酒店樓下,整整站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毅然決定坐上前往他國的飛機。

不為彆的,隻為有一天她若後悔,回首能發現他早已變得優秀,可以給她一切。

離開後,他怕得知她戀愛、結婚的訊息,亦斷絕一切聯絡,

直到他小有名氣,遇到一位同學,才得知她未婚先孕,一個人帶孩子。

當年的事,可能有誤會。

當時,他新增她微信,打她電話,想飛奔回國,奈何她冇理會,而他事業也在最後的上升期,隻能暫時壓著,讓兄弟阮慕楓回國替他檢視情況。

這一檢視,是她假結婚的訊息,也是她與薄戰夜感情愛昧的訊息。

至始至終,他缺乏回國的勇氣,怕太多情況不是自己所能麵對。

而現在,親哥身體抱恙,他選擇必須回來。

這段時間,他也想清楚他們之間的關係。

若她未婚,他仍有機會。

若冇有機會,他也如當初,以南大哥身份護她周全。

此次跟來海城,便是在機場接人時,發現她情緒異常,不放心纔買票過來。

南景霆收起所有思緒,看著那群追過來的群眾,壓下思緒,解釋:

“碰巧。”

然後,將蘭溪溪護在身後,對那些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