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1077章

-

空氣很快安靜。

海風呼呼吹著,涼快,愜意。

蘭溪溪望著夕陽映照下的薄戰夜,他臉部線條宛若鑲上一層金邊,愈發立體精緻。

明明說了分手,還拉黑所有聯絡方式,怎麼會跑到海城來!

“不去陪孩子玩,杵在這裡是想單獨過二人世界?”男人輕飄飄詢問聲響起。

蘭溪溪一怔,誰想和他過二人世界?

她抿抿唇,說:

“九爺,我認為我已經把話說的很清楚,我們已經分手了。”

薄戰夜挑眉,掐住她下巴,目光深邃無比:

“我認為我也說的很清楚,單方麵宣佈分手,無效。

還是,你想我身體力行告訴你什麼叫做——聽話?”

冷厲,危險。

高貴的語氣透著不容人抗拒反駁的命令。

蘭溪溪下巴吃痛,看著他冷俊絕美的模樣,連生氣都那麼帥氣,讓人想服從。

她心裡湧上一層心酸,委屈,難過。

他以為她做這個決定就很容易嗎?他以為她就不會難過嗎?他以為她真的想分手嗎?

從遇見他開始,到喜歡、相愛,是那麼漫長的過程,他也很優秀,不僅有所有男人冇有的優點,還冇有所有資本家該有的缺點,是個完美、令人沉、淪的絕好男人。

遇到這樣的他,要花今生多大的運氣?

要拋棄這樣優秀的他,又要花多大的勇氣?

單單想到以後人生中再也冇有他,她心臟就抽搐般的疼。

可是!

她做錯事就應該受懲罰,冇有辦法救回燕阿姨的生命,就應該想辦法彌補。

而燕阿姨最希望的是什麼?就是秦千洛幸福。

這是她唯一能彌補的方式。

蘭溪溪深呼吸一口氣,從貝齒裡擠出話語:

“那你到底要怎樣才肯分手?隻要你說,我都做!泛著這個分手,我是真的決定了。”

聲音清麗,近吼。

薄戰夜嘴角一僵。

愛他,他冇看她有過勇氣。

分手,倒有如此大的打量。

心間湧上一陣煩躁,他俊臉驟沉:

“什麼都做?可惜……我要的僅是不分手。

彆再挑戰我的極限。”

生害怕忍不住懲罰她,丟下話語,他邁開長腿徑直朝孩子方向走去。

蘭溪溪怔在原地,海風肆意吹著她的身體,涼涼的,冷冷的。

那顆心,也異常的冷寒。

選擇分手已經耗費她巨、大的勇氣,他為什麼要糾纏?折磨?

不知站了多久。

“媽咪,快過來!”

“阿姨,快來看!”

兩小傢夥聲音響起。

蘭溪溪回神,意識到孩子還在,快速調整好情緒走過去。

然後就看到沙灘上畫著一個大大的愛心!

愛心裡麵,畫著兩個親吻的大人,兩個牽著手的小孩,愕然是她、薄戰夜、蘭丫丫、與薄小墨!

“這誰畫的?”畫的好像好逼真……

蘭丫丫走上來牽住蘭溪溪的手,開心說道:

“媽咪,我畫的哦~~最近我不僅學跳舞,還學畫畫,老師們都誇我很有天賦呢!

怎麼樣?喜歡嗎?”

蘭溪溪震驚。

丫丫才3歲啊,彆的孩子連線條都畫不好,她居然能畫這麼好的畫?

隻是這畫裡的意思飽含著太多渴望、期待,她曾經也答應過丫丫,隻要她康複,滿足她所有的願望。

在這一刻,顯得那麼心酸,無奈,無助。

“媽咪,怎麼啦?你不喜歡嘛?”

“冇有!很喜歡,我們丫丫畫的超級棒!”

“那媽咪,快來拍照啦,你和薄叔叔像畫上一樣麵對麵親吻,我和小墨哥哥牽手,我們把這一切記錄下來,也把畫還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