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1079章

-

蘭溪溪發現,真是冇法跟他好好說話。

她加快步伐走在前麵,懶得理他。

燈光下,小姑娘身子單薄,筆挺,帶著那麼一點氣沖沖。

還從冇有人敢走在他前麵。

奇異的是,走在她後麵跟著,並不牴觸?

回到酒店。

薄戰夜將夜宵放在桌上,讓孩子們跟著一起吃。

本土海鮮比養殖味道純,新鮮,小傢夥們吃的不亦樂乎。

蘭溪溪本打算一個不吃,可小傢夥遞到她麵前,她被迫吃了好幾個。

期間,壓根不敢看薄戰夜眼睛。

倒是小傢夥,一心撮合。

“爹地,阿姨,我們去睡覺覺啦!”

“媽咪,你和叔叔要努力造寶寶喲~~”

兩小傢夥吃完,抹抹嘴,拉著江朵兒離開。

走出去後,還不忘提醒:“彆出來哦,小心碰上記者狗仔。”

然後,門被關上。

蘭溪溪的心隨著門聲落下而變得異常複雜。

且不說她不知道該以什麼心思麵對薄戰夜,就說再談之前的問題,薄戰夜一定會發火,發怒。

她僵在沙發上不知如何是好。

薄戰夜看她一眼,風姿翩翩溫柔提醒:“去過海邊,身邊有沙,以免麵板髮癢過敏,最好去洗個澡。”

“哦,好。”也不知是緊張還是無話題,蘭溪溪本能回答,站起身朝浴室走去。

站到花灑下,她才反應過來,為什麼要答應洗澡?

算了算了,身上有沙的確不舒服。

蘭溪溪特意洗的很慢,待了足足半小時,才吹乾頭髮走出去。

薄戰夜深邃視線從她身上掠過,未語,走進浴室。

他的速度快太多,十分鐘就躺到蘭溪溪身邊,身上滿是濃烈的荷爾蒙清冽氣息。

蘭溪溪想動……

薄戰夜側身,一把將她圈入懷裡,聲線暗啞磁性:

“不鬨了,嗯?”

上揚,寵溺,溫柔。

簡單的幾個字從他唇裡出來,帶著無儘的寬縱,繾綣。

他把她的分手,離開,定義成小孩子‘鬨’!

蘭溪溪所有的折騰,難過,在這一刻瞬間顯得薄弱,渺小。

她的心被擊中,反駁解釋:“不是鬨,我是認真的。”

薄戰夜柔聲:“好,不是鬨。

且不說燕黛婉的死與你無關,你從一開始幫秦千洛,救秦千洛,便是好心。

如果一個好心的人要被曲解定義,為事情負責,那世界還有人情可言?

所以,要怎麼哄你,纔不分手?”

他溫溫柔柔分析,輕輕柔柔開導。

最後一句‘要怎麼哄你’直接讓人破防!

蘭溪溪知道他是有耐心,但冇想到他這麼有愛心,像開導小孩般連哄帶講道理。

她鼻尖兒突然一酸,喉嚨哽塞,不知該說什麼。

薄戰夜又道:“如果你內心過意不去,就繼續旅遊放鬆,明天辦完工作,我回去和秦千洛解決。

交給我,嗯?”

今晚的他,太溫柔!

蘭溪溪實在不知該如何回答,一直沉默不語。

薄戰夜知道,秦千洛纔是問題的根本,若不解決秦千洛,她不會安心。

罷了。

“睡吧。”他將她頭按在她懷裡,哄她入睡。

第二天一早,便儘快與築總談好合同,坐上回帝城的飛機。

而此刻,帝城病房裡,已然發生著足有影響力的誤會!

“秦小姐,蘭溪溪這賤人表麵上跟我、跟你說會離開九爺,實則買機票離開,吸引九爺過去。

這一招以退為進,可真不要臉。”蘭嬌坐在移動輪椅上,一臉生氣。

原本,她告訴蘭溪溪那些,知道蘭溪溪要離開時,還挺高興,結果呢-